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爽文被搬上小程序短剧:3天拍100集,45天....

爽文被搬上小程序短剧:3天拍100集,45天赚1300万

2022-12-19 11:52:04 浏览: 75 作者: 浩然文史
摘要:以保安、外卖员、快递小哥等为主角的男频短剧,开始风靡微信小程序。剧本靠洗稿,制作粗劣,一部剧成本不足10万元。眼看造富的浪潮即将变成湍急的旋涡,但游泳的人们顾不了那么多,他们只想在被卷入漩涡前拼命赚钱。横店影视城,凌晨3点钟,制片人大树的剧组刚刚收工,门口的保安大哥笑嘻嘻地凑过来搭讪。“你们是在拍短剧吧?我最喜欢那玩意……

爽文被搬上小程序短剧:3天拍100集,45天赚1300万

以保安、外卖员、快递小哥等为主角的男频短剧,开始风靡微信小程序。剧本靠洗稿,制作粗劣,一部剧成本不足10万元。

眼看造富的浪潮即将变成湍急的旋涡,但游泳的人们顾不了那么多,他们只想在被卷入漩涡前拼命赚钱。

横店影视城,凌晨3点钟,制片人大树的剧组刚刚收工,门口的保安大哥笑嘻嘻地凑过来搭讪。“你们是在拍短剧吧?我最喜欢那玩意!”他拿出手机,熟练地点开微信小程序,上下一滑,各式各样的短剧小程序占了两三屏。

一集短剧收费一元。为了在小程序上追剧,这位保安大哥最多的时候一天能充值600块钱。金钱从无数个类似用户的口袋里,源源不断地流向短剧公司。月入百万甚至千万的传说,在这个崭新行业的淘金客们之间流传。

大树是短剧的承制方,负责统筹导演、演员、摄影、后期等,把拍好的成片卖给短剧公司。他听说做这门生意能赚大钱,也曾多次旁敲侧击地打听过用户从哪儿来,他们为什么心甘情愿掏钱,但这些问题的答案被视为短剧公司的“核心机密”。

保安大哥捅破了这层神秘的窗户纸:被长期忽略的下沉市场中年男性,正在成为新的财富密码。他们有闲,也有一定的消费能力,对短剧内容的要求不高,更容易被满足。

就像被打了一针兴奋剂,这重新激起了大树一夜暴富的幻梦:“挤破脑袋,我也要进入这个行当。”

当爽文被搬上屏幕

一天豪掷600元刷剧的中年保安大哥爱看什么?热播的小程序短剧《豪门快婿》是一个值得参考的样本。

为了和财阀父亲斗气,穿着华丽的女主角跑到路边,一把拉住准备取餐的外卖员,眼神和语气同样坚定:“对!我就是要嫁给他。”毫不起眼的外卖小哥在一旁手足无措,目瞪口呆。

镜头一转,“嫁入”豪门的外卖小哥已经梳起了油头,身边还带着三名保镖。他西装革履地出没于高档西餐厅和豪华KTV,一边摇晃着红酒杯,一边豪掷千金买下上市公司,或者把女主角的高富帅前男友们踩在脚下,泼对方一脸啤酒。

做过20年传统影视编剧和近4年抖音快手短剧的王冕,花4个月时间看了上千部剧本,总结了一套小程序短剧的“万能公式”:以经典男频网文作参考,故事原型主要有三种——赘婿、都市战神和特种兵,而且一定要有穷人逆袭、豪门落难、重生复仇这三个必备元素。

与《豪门快婿》类似题材的小程序短剧,还有《上门贵婿》《我不仅仅是赘婿》《都市至尊豪婿》《超级赘婿》等。

爽文被搬上小程序短剧:3天拍100集,45天赚1300万

当抖快创作者绞尽脑汁地想击中女性用户的芳心,以保安、外卖员、快递小哥为主角的微信小程序“爽剧”,正在以逆袭、打脸等剧情,让三线及以下城市的中年男性沉迷其中。

大树认真分析过这个群体。十多年前网文风靡的年代,他们是活在爽文世界里的忠实粉丝;如今年龄渐长,生活变得安逸或无望,他们又试图从逆袭的爽剧中找回自己的乌托邦。

过去被忽略的群体和需求,正在酝酿出一个全新的蓝海。

雪豹财经社曾在微信端内搜索“短剧”“剧场”等关键词,有上百个平台提供类似的微短剧观看服务。在一些火爆的剧集中,单集短剧的点赞和转发高达几十万。

当爽文被搬上手机屏幕,市场突如其来的火爆,让一批网文公司看到了新机会。短剧公司野象剧场背后是中文在线,墨墨言情网也开始征集小程序短剧的剧本。在小红书、贴吧、公众号等渠道,充斥它们“重金求本”的帖子。

据雪豹财经社观察,这些剧本单集要求450~650字,对应短剧时长1分钟左右。一部剧100~200集不等,动辄数万字甚至十几万字的剧本,收上来的价格只需5000~10000元。

“都是洗稿的本子,花点钱买个版权而已。”王冕告诉雪豹财经社,“洗爆款”已经是行业里人尽皆知的秘密,一个剧本他看前三页,就知道洗的是哪部剧。经典男频小说《赘婿》去年被改编成影视剧爆火后,成了小程序短剧当下最流行的洗稿模板之一。

低价买来剧本,接下来的拍摄环节同样靠外包。

短剧公司通常找扎根横店的影视承制方进行拍摄。“90%的承制方在拍短剧,早就有成熟的工业化流程了。”大树做了近10年制片人,去年开始接抖快短剧项目,今年下半年则以拍小程序短剧为主。

从拿到剧本到剪辑出成片,抖快短剧的拍摄周期通常是15天,而小程序短剧两三天就能拍100集,一个月能接十几个项目。甲方对成片质量要求不高,如果说有什么特殊的需求,那就是“总说再low一点”。

市场共识是,男频剧的制作成本低,通常只有女频剧的三分之二甚至更低。

一位在爱优腾、抖快、小程序等多个渠道布局短剧的制片人告诉雪豹财经社,男性用户不太关注演员阵容、服化道、背景乐、调度等,对特效的要求也不高。“我会把这类短剧制作成本控制在6万~10万元,只有抖快短剧的十分之一。”

成本低廉、制作粗糙、内容高度雷同的快餐式小程序短剧,如何吸引大批拥趸,成为一门能获取暴利的好生意?

水面下的流量生意

靠熟人带路,大树好不容易进了一家小程序短剧公司。第一次开报告会,他熬夜准备了内容策划案,但发现根本没人聊内容、制作和用户运营,会议主题简单粗暴——投了多少流量,赚了多少钱。

他这才意识到,虽然都叫短剧,但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商业模式。

在抖音和快手,短剧创作者主要通过平台分账、接广告和带货变现,但要么天花板太低,要么变现路径太长。一位头部MCN公司的创始人向雪豹财经社抱怨,当下短剧创作环境越来越卷,80%的公司赚不到钱。

但微信小程序短剧赚钱,从来都不是靠内容,而是通过背后隐秘的“操盘手”,做纯粹的流量生意,赚的是快钱。

短剧公司将剧集做成切片,在抖快等平台投放信息流广告。用户点击广告后会直接跳转到微信小程序,前5~10集免费观看,后续内容则需要付费,通常是1元解锁1集,或购买包月/包年会员。

爽文被搬上小程序短剧:3天拍100集,45天赚1300万

抖音跳转小程序的路径

据王冕了解,目前收入最高的一部小程序短剧45天赚了1300万元,“后续长尾流量能把收益顶到2000万元”。他告诉雪豹财经社,市面上大部分短剧收入达不到千万级别,但一个月赚一两百万问题不大。

利用好流量杠杆,是小程序短剧撬动千万收益的关键,而其中最核心的岗位就是投手。他们负责投放广告预算,购买尽可能精准的流量,以促成后续交易。

早在两年前,投手们就已经熟练地从抖快的流量池里,揩走一轮又一轮油水。秦萌是其中之一。

2020年,秦萌是某美妆直播间的副播,一天晚上投手临时请假,她被安排接班。从晚上12点到次日9点,GMV罕见地达到170多万元,是平时的近6倍,投流的ROI突破7,是整个公司最高的一次。回忆起自己的投手初体验,她至今觉得像是做梦。

转型做投手这两年来,秦萌就像是蹲在金山旁挖金子的人,眼看着美妆、服装、食品、宠物等矿池接连见底。抖快已不再是昔日的流量洼地,但总有人能找到新机会。

今年7月,抖音打破冰墙,微信小程序可以在抖音投feed流广告,用户也可以从抖音直接跳转至微信小程序。微信小游戏“羊了个羊”的爆火,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在抖音的精准投流。

渴望一夜暴富的人不约而同地聚到这座新矿周围,秦萌也被这股充斥着利益与欲望的浪潮卷了进来。

“和其他品类比起来,小程序投流还处于红利期,ROI最高能做到2。”秦萌告诉雪豹财经社,从她7月底投放第一部短剧到现在,45天一个回本周期,这部剧已经滚了近3轮,ROI能达到1.7。“刚开始一个月只有0.5左右,不断打磨关键词和用户画像包,手感越来越好,流量越来越精准。”

凭借这个看起来简单的玩法,资金实力雄厚的短剧公司不断滚雪球,赚流量生意的钱。

王冕算了一笔账:一家短剧公司至少要储备10部短剧,成本100万元左右,每部短剧预计投放50万元的广告费用,算下来启动资金至少得600万元,这还不包括小程序的制作成本。在他看来,投得多才能赚得多,上不封顶。

大树则告诉雪豹财经社,他们公司这次做小程序短剧的项目,拿出了1000万元。老板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只要有钱就往里烧,ROI做到1.2我们就有得赚。”

当暴富的浪潮席卷而来,人们争先恐后地跳了进去,拼命赚快钱。

但已经有人注意到,前方开始出现水流湍急的旋涡。

“没见血的刀子”亮出利刃

与抖快创作者们致力于孵化达人IP和打造品牌影响力不同,小程序短剧公司选择的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存哲学:低调谨慎、闷声发大财。

大多数短剧公司会将内容装进不同的小程序,一个小程序的上架剧目通常不到5部,只有极少数超过10部。以目前比较活跃的短剧公司南京花笙为例,它旗下有磕瓜、蜗牛、灿烂、热水、宝藏、大海短剧等数十个小程序。

爽文被搬上小程序短剧:3天拍100集,45天赚1300万

同一家公司的不同小程序,产品形态几乎完全一致,部分小程序连上架的剧集内容也没有任何差异。剧集播放页面没有弹幕、评论等互动方式,小程序下方虽然设有推荐短剧、短剧排行、最新短剧等入口,但点进去往往是一片空白。

王冕告诉雪豹财经社,短剧公司之所以“克隆”多个小程序但又疏于运营,一来是为了通过多渠道赚多份钱,二来是因为行业封号的风险高,不得不把鸡蛋分散到更多篮子里。

“小程序都是套模板做出来的,一两万元就能做一个。自己的小程序,想让用户看到什么数据,后台直接刷就可以。”

即便是同一个公司的小程序,会员体系和付费体系也是各自独立,互不相通。小程序内设置了观看、签到、点赞、分享等任务,用户可以通过完成任务来获取金币,并用金币解锁更多短剧内容。这套社交裂变玩法,和拼多多早期抢占下沉市场时的做法如出一辙。

王冕曾经因为用户和同行的举报被封过两个账号,但在小程序短剧这个新兴的行业,被举报封号连绊脚石都算不上,真正的风险在于监管。

目前,在优爱腾和抖快播出的短剧,都需要在广电总局进行备案,而小程序短剧仍然游走在“法外之地”。

11月25日,腾讯官方内容安全沟通平台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小程序“微短剧”类内容的公告》,对短剧小程序中的违规内容持续治理,还封禁、下架了至少30个小程序。

目前,雪豹财经社以“短剧”“剧场”等关键词在微信小程序一栏中检索,已经是“暂无相关结果”。

游戏规则随时可能变化,小程序短剧早期的鱼龙混杂也必将终结,但至少眼下,整个行业仍沉浸在赚快钱的快感中。

“谁会为了一把没见血的刀子,提前抽出捞钱的手呢?”大树心里很清楚,老板赚钱的根基还是在抖快,来小程序做短剧,只是想在草莽时代“干一票就跑”。

但王冕在赚快钱的同时,还是于混乱中窥探到了一线希望。

十几年前,网文平台靠类似的流量玩法和推广路线野蛮生长,但最终走向规范化和精品化。10年前,网络大电影粗制滥造,几万块钱就能拍一部,如今制作成本已达到百万量级。现在看起来“low”的小程序短剧,同样可能有继续做大做精的空间。

在王冕看来,重拳整治是在洗走行业的不良风气,为像他这样的“正规军”铺路。“未来小程序短剧的业态一定越来越繁荣。”

上个月,他从总公司调来专门的运营人员,打算利用微信的社交环境把私域做好,“以后也许能做做电商”。

一夜暴富的故事仍在流传,但通往财富的道路已经开始变得崎岖。当风暴将至、泡影幻灭,会有人坚持到终点吗?

相关阅读拍摄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