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这届创业者练习低欲望营业....

这届创业者练习低欲望营业

2022-10-24 10:45:59 浏览: 70 作者: 心如荒岛
摘要:techsina在下行周期下,对企业主来说,保持一定的现金流支付企业运转,不做主业之外的业务尝试,节约成本,是现阶段经营发展的关键。创业圈里有句话,北京谭拓寺上山路的堵车情况,大约能体现出当时的创业环境。被誉为中国求事业比较灵验的寺庙之一,梦想进入新富阶层的群体,总愿意到这儿来,把自己的困境和盘托出。融资不顺利,开车来……

这届创业者练习低欲望营业

techsina

在下行周期下,对企业主来说,保持一定的现金流支付企业运转,不做主业之外的业务尝试,节约成本,是现阶段经营发展的关键。

创业圈里有句话,北京谭拓寺上山路的堵车情况,大约能体现出当时的创业环境。

被誉为中国求事业比较灵验的寺庙之一,梦想进入新富阶层的群体,总愿意到这儿来,把自己的困境和盘托出。融资不顺利,开车来烧柱香,客户大单签不下来,到这里来问问。以至于创业的朋友们,约着去谭拓寺徒步,往往会成为一种敏锐的信号,对方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这座千年古寺见证了太多人世间的愿望和渴求,青烟缭绕的檀香里燃烧着人们滚动向前的欲望,它们是时代机会的组成。

只是“人事有代谢,往来无古今”,去往谭拓寺求佛问路的人,一茬接着一茬,愿望却变得一再朴素。从祈求抓住时代风口,到现在许愿能稳定的“活下去”。

在投资人捂紧钱袋,市场难觅新方向的阶段,还有什么比留住账户现金,活下去更为实际。

于是,求稳高于一切,经营欲望一再降低。毕竟,每位创业者都不想自己的创业经历,像扔出去又飞回原点的回旋镖,在外面“盘旋”许久,最终却是绕了一大圈,又回到起点。

01

缩减

三季度,亏损。

看着报表上的赤字,李媛没有太多惊讶。结果是预料之中,公司签了多少单子,回了多少款,她很清楚。但是,一份按照现代财务制度出具的报表,可以展示亏损来自哪儿。

这届创业者练习低欲望营业

公司三条业务线,两条都在萎缩,中小企业项目组,今年就签了60万的单子,不及去年的零头;服务企事业单位的部门,情况好一些,订单740万,跟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7%。至于新业务线,业绩增长越多,亏损越多,只能贡献现金流。

这些就是李媛公司,过去9个月经营的全部情况:83名员工,工作270天,挣不到1000万。

其实,对创业者而言,无需看报表,便能清楚感知经营情况。田野,从事会展营销策划、今年前9个月,公司取消的会展比成功举办的多。周华,开了五年美容院,看老客户和朋友今年的续费率,便能感知,生意难以坚持。张超,外贸,盯着原材料平滑向下的售卖价格,已然清楚,形势艰难。

创业是考验创业者平衡收入和支出能力的风险测试。一位长期创业者,总会经历艰难时刻。

2020年,李媛的企业前三个季度的业绩,比今年更糟,订单量不到400万元,现金流吃紧,公司6位股东,以借款的形式为公司紧急输血。当年年底,公司中标6000万的项目,才终于缓过来一口气。

田野从事的展会行业,属于预付费模式,客户办展,需要提前支付部分费用,田野的公司再进行场地预定、材料购买。经营支出可以控制,没有收入,就极力压缩成本,比如更换办公场地、员工实行最低工资等等。

这届创业者练习低欲望营业

周华也进行过成本管理,去年将美容院的地址换到同楼层面积更小,租金更少的场地,并更换了工资更低的店长和美容师。

张超控制经营成本的时间就更早了,从2018年行业进入下行周期开始,公司四年间换过3个办公地点,从北四环到北清路,最终换到通州。

企业收入减少的情况下, 创业者可以通过减少经营支出,进入低欲望的经营状态,降成本、不扩张、维系只要能活下去就行的目标。但是,然后呢?

田野的公司从17名员工,到现在只剩6个人,周华的美容院,从两间屋子7个美容床位,到现在只剩一个房间,三个床位。张超的企业,已经换到距离发货仓库不足3公里的位置办公。很多创业者的经营成本,已经缩到墙角,减无再减。

就像高速旋转的陀螺,失去外力抽打,依然能够旋转一段时间。但持续的力量消耗,最终会让陀螺停下来。

02

现金流

今年最后一个季度,李媛给自己列了两个重要事项:找钱、控制现金流。

李媛做企业技术服务,早些年,公司有银行、研究所、医院等优质项目支撑,接一些利润不高的大项目,就当做在行业内打认知度,李媛对项目收入没有过多要求。

这届创业者练习低欲望营业

但眼下客户选择偏谨慎。9月的一次周会,公司两位副总和三位部门经理坐在一起,复盘新产品的推广情况。新品发布三个月,拜访了十几位客户,没有一家表现出强烈的购买意愿,说辞也都惊人一致的相似,今年预算有限。高管们也搞不清楚,究竟是产品不行,还是大家真的没有钱。

收入锐减,企业的经营成本却没能同比例下降。公司在北四环边租用300平米的办公场地,每平米11元/日,一年租金接近120万,加上80名员工和部分外包人员的用工费用,一年营业成本接近2000万元。而今年截止到9月份,公司签订的合同金额,不超过1000万元。即便加上之前项目的回款,凑够2000万元,也是不小的挑战。

首要工作是找钱。下半年,李媛频繁去客户企业做拜访,积极见人、在朋友圈刷存在感。之前一些毛利不高,回款周期长,核算下来利润率比银行理财产品高不了多少的项目,现在也签,为了补充现金流。李媛觉得“虽然不必向管理类书籍说的,留够18个月的现金流,但半年,或者一年的准备应该有”。

十一期间,李媛去谭拓寺烧香,祈求公司年底前,能成交几个千万大单。赶在年底前冲一冲业绩,另外,有订单在手,也可以预测明年的用工规模,借此决定年底前是否需要裁员。

量体裁衣,是创业者的生存本领。

今年,田野的企业规模缩小一半,他没裁员,员工都是自己离职的。

从5月份开始,公司只发放5000元的基本工资。年轻的员工很快就离职了。留下的都是有几年工作经验的员工,转行不容易,他们不敢轻易离职。田野也不会辞退他们,支付不起N的离职补偿。双方就耗着,就看是公司先挺不住,还是员工先扛不住。

这届创业者练习低欲望营业

9月初,公司一度有好消息,在北京的一个展会,已经完成了场地预订和物料采买,消防、公安也都上报完成,就等着展会开完,客户付全款。结果,疫情原因,临开前两天被叫停。虽然是不可抗力,客户还是很不高兴,因为前期已经付了成本。

田野去处理场地延期,又给客户让了折扣,事情最终解决。不过,员工的士气更低落了,展会没开,项目奖金又得延期。最近,田野不爱去公司,没钱赚,老板和员工相看两厌,互看不顺眼。

03

舍弃

10月中旬,李媛将财务报表呈报董事会,并且给股东、董事、监事逐一发微信,提出召开董事会,商议发展方向。

除了创业头两年,李媛没在公司召开过董事会。这种基于现代企业制度而设计的架构,对于一家高峰期也只有120人左右的企业而言,并无确切需要“劳筋动骨”在董事会上讨论的事情。但此番情况特殊,公司成立18年来首现亏损。需要向股东解释,情况出现的原因。

此外,李媛还想调整分红方案,她想今年不分红。目前为止,公司没有明确的迹象显示下半年可以扭亏为盈。如此看来讨论分红似乎是略显超前的乐观,但“丑话要说到前头”。李媛希望股东们同意不分红,将利润留在公司账面。毕竟公司的现金流,勉强能够维持半年,抗风险能力偏弱。

公司成立18年,每年都能保证股东有至少六位数的分红,这也是李媛虽然只占公司27%的股份,却凡事都能拍板的原因,她能给公司、给股东带来利润。但眼下最紧要的并不是股东满不满意,而是保持现金流,让公司能够活下去。

不然,等待企业的不仅仅是取消分红,还会有大规模裁员,甚至是变更办公地点。已经有好几位朋友跟李媛提过,要不要考虑租金便宜些的地段。北京东边和南边的写字楼租金下调,望京的写字楼,租金每平米8元/日,也有很多空置。某些好位置的写字楼,虽然租金不肯调整,但是给的免租期可以延长。

这届创业者练习低欲望营业

早几年李媛和创业的朋友聊天,不是分享孩子的教育、工作,就是讲行业趋势,风向变化。大家相信人际关系可以带动生意,好多人的朋友圈都包装的挺“高级”,比如在论坛上讲话、在政协开会、在国外调研等等,几个月不见的朋友,就有很多变化可以分享。不像现在,朋友几个月不见,一开口,很可能是对方想来借钱。

同李媛还在挣扎着寻求平稳过渡相比,张超早已多次“断臂求生”。

张超做大宗商品贸易,属于周期型行业,押对行业周期,便是顺着上升期,日进斗金,押错周期,就需要承受漫长的下跌趋势。他对此经营方式总结为,谨慎判断、赌性坚强。

他押对过周期,2016年到2018年,张超在原油和金属镍上赚了几千万。给女儿存了一大笔教育资金,也在顺义买了别墅。不过,做贸易有升有降,2018年年中,张超跟朋友合伙做农资,却赶上原材料的下降周期。一笔氨基酸的交易上,损失了近千万。从购买就开始下跌,跌了近两年。

当时,张超做一单生意,就得亏损一单,但也不能不卖。资金押在货上,不卖,就没有足够的资金用来维持日常运转。张超只能咬牙坚持,高买低卖,前两年赚的钱,吐回去大半。

利润流失的压力像一声清亮的短哨,叫醒了张超。他将过去几年的工作与生活归结为:自己经营的不错,企业经营的一般。

资本周转困难之际,张超抵押过房子,还借过高利贷。经营压力让他产生健康危机,很长时间左胳膊是麻的,不能打字,就像有上千根细小的针扎在上面,又酸又胀。医生说是神经丛损伤。经过大半年治疗,病情缓解,但左胳膊抬起依旧略显吃力,也不能抬重物。

这届创业者练习低欲望营业

也正是经历过现金流临近断裂的压力,张超坚定推崇“低成本经营”。公司四年间换过3个地点,从跟朋友合租600平米的平层,到只剩一间,总共70平米的办公室。员工从50多人,一路裁员到只剩7人。留下的员工基本都是跟张超工作多年的老员工,裁掉他们赔偿太高,有位工作近10年的员工,N的赔偿接近20万,裁不起。另外,多年相处,也得顾及感情。

自己身体力行之外,每逢跟朋友交流,张超也是毫不犹豫的劝对方砍掉不赚钱的业务,辞退人效不高的员工,甚至是办公地点,也劝朋友能退租就退租。压缩一切支出,保住现金。

熬着,只要账面有钱,就有机会。

04

抉择

低欲望经营是一步步根据“收入——成本”模型调整出来的。

李媛前半生的轨迹,跟着时代脉络起伏上扬。小镇出身,考学去往大城市。高考成绩不是同学中最出挑的,没能如愿念上当时特别火的中文、历史、数学等基础学科,最后报考了财经专业。反而阴差阳错的成为中国较早一批接触到外贸专业的人才。

大学毕业之后,李媛被分配到一家日资企业做管理,是中国较早一批接触到日本管理经验的人。也很幸运,赶上中国企业学习日本企业管理经验的热潮,较早接触到企业管理咨询业务。李媛说,她赶上了好时代,当年办企业不用精挑细选抉择方向,市场缺什么就做什么。挣钱不是什么难事。做了三年管理咨询后,李媛联合6位股东成立了如今的服务企业。

创业18年,李媛没为企业的日常周转,跟银行借过钱。也没有对外融过资,她学不会融资、做模型、发展业务那套经营方法。公司接项目,每个项目都要独立核算,保证有盈利。不赚钱交个朋友的事情,他们不做。

她也从没想过企业有一天会亏损,2020年,经营艰难之际,她顶住压力,保留足够的预算去做人工智能方向的新业务,她认为那是公司的未来,进入智能化时代的机会。现在她很犹豫,公司要运转,员工要奖金,股东要分红,每一个目标达成,都需要金钱支撑。但是,企业缺钱。

下半年开始,李媛跟管理层,数次讨论过新业务的未来发展,卖掉,还是继续自己做。他们去外面询过价,出售卖不上1000万。继续自己做,李媛就得说服股东卖掉早年间买的2间办公室,补充流动资金。

无论是哪种方案,内核是一样的,舍弃一个才能保住一个。只是保哪个太难选择,要发展还是活着?

这届创业者练习低欲望营业

两年前,李媛选择发展,没等到结出“果实”,2022年的又一次疫情,再次打乱经营节奏。5月份北京疫情,部分客户的办公地点进入临时管控状态,导致项目无法进场,耽误进展和回款速度。解封之后,大家都在找回过往状态,却要面对一些细微的新变化,比如中小企业项目部的合同续签率,不足60%。几家成立没几年的企业,倒闭了,项目款都没结清。

早几年,张超也一定选择发展,那时候,他愿意承受更高的风险换取更多的收益。他曾借过很多钱,进行逆周期抄底,结果原材料价格是一跌再跌,五年最低、十年最低、最后跌出了二十年最低。他认了,企业和人能够抓住的机会并不多。有时候,企业经营发展,不做什么比做什么更重要。

如今捂紧口袋的不一定是打工人,很可能是创业者。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相关阅读创业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