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便利蜂“失灵”

便利蜂“失灵”

2022-08-15 08:53:53 浏览: 80 作者: 风生焱起
摘要:曾快速开店的便利蜂,如今或已走在了到处关店的路上。燃次元注意到,从今年三月份开始,常有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门口的便利蜂缩短了营业时间或者已经关门。小红书上,ID为“23:08”的网友写道,原本24小时的便利蜂,现在晚上八点多就锁门,店员每天都不一样,“今天早上和店员聊天,说这家店已经是死店了,店长去别的店了,每天都是……

便利蜂“失灵”

曾快速开店的便利蜂,如今或已走在了到处关店的路上。

燃次元注意到,从今年三月份开始,常有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家门口的便利蜂缩短了营业时间或者已经关门。

小红书上,ID为“23:08”的网友写道,原本24小时的便利蜂,现在晚上八点多就锁门,店员每天都不一样,“今天早上和店员聊天,说这家店已经是死店了,店长去别的店了,每天都是系统排班从别的地方调人来,晚上请假要扣24小时工时。”

居住在天津津滨大道的网友也表示,最近自己家附近的便利蜂外卖关了,小程序停了,甚至有门店已经关门。

便利蜂“失灵”

这样的情况同样出现在了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居住在北京市海淀区、朝阳区,以及上海静安区的多位消费者对燃次元表示,自己家附近的便利蜂均出现“缩短营业时间”、“关店”等现象。

而在今年5月,就有媒体报道称,便利蜂关店规模在700家左右。

燃次元就上述情况向便利蜂相关负责人求证,对方回应称,“此前,因疫情原因,便利蜂在物流、运输等出现困难,临时关闭部分门店。但随着疫情的逐渐散去,和保障体系的逐渐成熟,便利蜂不少‘冬眠’门店已经逐步恢复运营。”

但对关店数据,对方并未给出准确答复,并表示“尚无官方确认的具体关店数据。”

关店之外,便利蜂因坚持自营模式而导致其全国店铺的拓展增速明显放缓。相较于已经扎根中国市场多年的罗森,以及本土品牌全家来说,其在门店总数上仍有差距。而其向下沉市场探索中遇到的挑战也为其“全国万店”的目标增加了难度。

零售电商行业专家、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表示,2021年底便利蜂全国门店2800家,如果按照媒体统计的700家关店数据,目前便利蜂的关店率在25%左右,“对于零售行业而言,30%的关店率是一个门槛,超过30%的关店率说明该企业运营已经释放了极其危险的信号。便利蜂的关店率虽然较高但仍低于安全边际。”

庄帅进一步表示,中国复杂的人口结构以及文化多样性,导致便利店很难成为全国普及的业态。

事实上,不止便利蜂,任何连锁便利店想在全国形成一定规模都是一件难度较大的事情。中国商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委员元赖阳表示,由于跨省市、区市场的较大差异化,便利店在全国快速、规模性地发展难度非常大。

如上述专家所说,包括便利蜂在内的连锁便利店,想要实现全国性拓展,就必须不断寻找竞争优势。

关店、缺货、无人,便利蜂怎么了?

“有时工作休息的间隙,想去楼下的便利店买点酸奶或者巧克力,却发现楼下的便利蜂经常无人营业。”在上海市静安区附近工作的文文告诉燃次元,位于静安寺附近一家写字楼商铺底层的便利蜂,灯是亮着的,但门却锁着也没有人在里面的情况成为了常态。

“写字楼明明属于较为繁华的地带,人流量也一直很充足,不明白便利蜂为什么会经常锁门。”文文不解地表示。

在北京市朝阳区CBD附近工作的菲菲则表示,自己所在写字楼的便利蜂虽然没有关店或者锁门,但却经常缺货。

“已经至少两次我在买早餐的时候发现现制食品货架空空如也,问过便利蜂的店员对方表示‘大区仓库没货,我们也没办法’。”菲菲回忆道,有一次早上九点钟去买早餐,货架上已经没有任何食品,排队的人全部堵在点餐口。

缺货的不只是早餐。菲菲表示,自己有一次在下午的工作间隙去了便利蜂,这次是零食货架大面积的缺货。

便利蜂“失灵”

零售行业持续创业者欧阳告诉燃次元,以便利蜂为代表的“精品便利店”,在探索下沉市场的时候都需要过“三座大山”——本地龙头便利店品牌、本地夫妻店,以及网店。

“不要小看夫妻店的力量,在下沉市场,夫妻店的选品都是经历过长久的消费者筛选而沉淀下来的’正确答案‘。”欧阳解释道,在很多下沉市场,供应链的承销商会上门找到夫妻便利店店主,与他们商定进货数量,如果在一定时间内货品有大量剩余,店主可以进行退货,选品的试错成本通常由供应商承担。

“反观便利蜂为首的精品便利店们则不同。”欧阳表示,“据我所知,大部分连锁的精品便利店会对SKU有要求,比如一个店的选品种类不能少于多少。但是这些单品是否是本地市场真正需要的,则需要一定否认试错时间。”

“另外,很多零售供货商有最基本的进货数量要求,当地市场对货品的需求是否能够覆盖进货的最低成本?如果不能,那么货品向其他地区的集中调度,以及货品的过期、破损等成本都要由连锁便利店承担。”欧阳补充道。

单从成本以及供应商管理上,便利蜂在下沉市场就已经存在“打不过”小成本、更灵活的本地夫妻店的现象,而互联网消费的发达,以及本地龙头便利店更是”难缠”的对手。

欧阳表示,下沉市场消费者对价格更加敏感,抖音、等兴趣电商、社区App对下沉市场用户的覆盖率也更高,因此他们更倾向于选择网购而非去便利店。即使选择便利店,消费者心智也决定了他们会优先选择本地的连锁便利店而非外地品牌。

精品便利店如何走出一线?

不难看出,不论是经营模式还是市场竞争,便利蜂的扩张计划都充满挑战。

事实上,不仅仅是便利蜂,多年来便利店被“困在”一线城市的问题似乎已成“顽疾”。

对此,李应涛表示,连锁便利店的低性价比是其在下沉市场的处于劣势的因素之一。

“以一瓶可乐举例,可乐在综合超市卖2.5元/瓶左右,但是在便利店可能卖3-5元/瓶。”李应涛分析,这是因为便利店在提供“便利和及时”的附加价值的同时,其商品性价比就会降低。而一线城市消费者消费能力强且时间成本高,相对来说较容易为“便利”买单。但是下沉市场生活节奏更慢,消费者对价格更敏感,也就造成了便利店在下沉市场有天然的“水土不服”的情况。

庄帅则认为,人口结构与零售业态的发展息息相关。

“日本是全球便利店业态最为发达的国家之一,因为其国土面积较小、人口密度高,相比之下地广人稀的美国便利店业态就没有那么发达,反而是大型商超很发达。同理,在中国市场,人口密度较高的上海有较为成熟的便利店业态。相较之下,北京的区域结构和居住结构更为复杂,在商业区选址上由于其行政性质也有更多限制。因此从北京发家的便利蜂在选址和扩张上本身就有天然的局限性。”

庄帅进一步补充道,从全国布局的角度来说,一线城市和下沉市场在人口结构和居住形态上都有较大不同,且每个地区的分布也有较大差异,因此连锁便利店在下沉市场的探索中会遇到很多区域性挑战。

除此之外,庄帅还指出,饮食文化差异是连锁便利店在全国布局中必须面临的另一挑战。

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2022年中国便利店行业发展状况及消费行为监测报告》显示,71.1%的消费者会在便利店消费休闲零食,而54.7%的消费者会消费现制食品。

“显而易见,食品是消费者在便利店较高频消费的商品,而中国各地的口味和饮食文化差异较大,因此在不同地区如何制定商品选择策略也是一个较大的挑战。”庄帅分析道。

便利蜂“失灵”

欧阳则直言,精品便利店到底“精”在哪里?是所有连锁便利店想要成功走向全国所必须思考的问题。

“现在很多连锁便利店只是价格够‘精’,而在选品上只是‘多品’而非‘精品’。在各个区域的下沉市场,如何有效地进行选品试错,去找出和现存货品有差异且同时有需求的商品,才是真正的‘精品’。”

欧阳同时表示,相较于从零到一的探索,本土化收购或更有利于连锁便利店走出一线城市,走向全国。“据我所知,罗森为了加速沈阳市场的布局,与沈阳当地的“每当”便利店合作,而为了鼓励更多加盟商的加入,罗森沈阳还会提供一定的补贴。”

欧阳说道,当地便利店在人员管理、供应商管理、选品以及消费者心智研究中已经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单单一个区域市场可能就要花上3-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如果连锁便利店什么都要亲力亲为,可能会耗费巨大的精力,拖慢发展的进程。

对于连锁便利店如何加速全国布局,庄帅则表示,“中国复杂的人口结构让某一个便利店品牌成功向全国布局增加了很大的难度,但这并不是不可能是的事情,这其中最重要的竞争点,是如何做到‘千店千面’。”

“不同地区、甚至社区如何根据消费者细微的消费差异进行决策的灵活调整。如在商品的摆放、选品、促销定价、增值服务等方面,做到每一个店铺都有细微的差别,是连锁便利店能否成为‘国民’便利店的重要课题。”庄帅补充道,想要做到这点,自动补货系统和结算系统的成熟就必不可少。“机器需要承担大部分重复、简单的工作,来把人力解脱出来去做更高维度的思考。”

庄帅进一步解释,如,机器可以分析某个商品的滞销率是高还是低,而店长则需要去思考为什么这个商品在某家店卖不出去,并做出是寻找替代品,还是利用促销手段增加商品的流通等相应决策。

“把货品分析、结算等功能性系统研发的更加及时、准确、敏捷,并把人员培训得更会利用系统数据进行分析、判断与决策,做到科技与个性的充分结合,或是未来连锁便利店的竞争核心所在。”庄帅如是说道。

*文中佳佳、文文、菲菲、婷婷、欧阳均为化名。

相关阅读便利店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