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鑫宏业:数据“打架”坏账风险高....

鑫宏业:数据“打架”坏账风险高

2022-07-21 22:01:17 浏览: 59 作者: 见贤思齐
摘要: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无锡鑫宏业线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宏业”)将于近日首发上会。公开资料显示,鑫宏业主要从事光伏线缆、新能源汽车线缆、工业线缆等特种线缆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工作。产品广泛应用于光伏、新能源汽车、充电枪、充电桩、储能、工业控制设备等领域。1信披数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无锡鑫宏业线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宏业”)将于近日首发上会。公开资料显示,鑫宏业主要从事光伏线缆、新能源汽车线缆、工业线缆等特种线缆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工作。

产品广泛应用于光伏、新能源汽车、充电枪、充电桩、储能、工业控制设备等领域。

1

鑫宏业:数据“打架”坏账风险高

信披数据存疑

本次IPO,鑫宏业拟向社会公众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不超过2427.47万股,拟募集资金4.46亿元,其中2.63亿元用于“新能源特种线缆智能化制造中心项目”,1.33亿元用于“新能源特种线缆研发中心及信息化建设项目”,以及5000万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在招股书中,鑫宏业有多项数据与公开信息不一致,信披数据存疑会让鑫宏业的诚信大打折扣。有关募投项目“新能源特种线缆研发中心及信息化建设项目”的差异出现在招股书和环评文件中。

据该项目环评文件(2020年编制)显示,鑫宏业现有项目及设计能力为光伏线缆30.00万公里/年、电器电缆23.00万公里/年、车用新能源线缆2.00万公里/年、线束组件7.00万套/年、插头连接件8.00万套/年。但是在招股书中,鑫宏业2019年及2020年主要产品的产能分别为21.95万KM和27.11万KM。同时,环评文件中鑫宏业特种电缆在项目扩建前的产能达到55.00万KM,是招股书中报告期前两年所披露数据的2倍,而招股书中则显示,到2021年,鑫宏业特种线缆的总产能也尚未达到30.00万KM。

招股书内容还显示,2021年度,鑫宏业新能源汽车车内高压线缆销售金额为44425.84万元,其市场占有率仅为12.53%;而据无锡市锡山区人民政府官网新闻内容显示,2022年年初,鑫宏业获得了729.85万元的现代产业发展资金。“扎根锡山18年,鑫宏业的电动汽车高压线缆在国内市场占有率超过25.00%。”真正的市场占有率到底是多少,截至目前,还没有定论。更重要的是,市场占有率的数据不能是没有出处的数据,更不能自说自话,而应该出自行业权威机构的调查,这样的数据才有可信度,更容易被大家认可。

此外,采购数据方面鑫宏业也存在不一致的情况。鑫宏业第一大供应商均为江苏鑫海高导新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海高导”)。2018年至2021年,鑫宏业分别向鑫海高导采购原材料20345.70万元、18842.56万元、20310.22万元和53989.65万元。招股书内容显示,该采购额为鑫宏业对受同一实际控制人控制的供应商采购金额合并计算的数据。公开资料显示,鑫海高导是上市公司楚江新材的控股子公司,楚江新材与子公司合计持有鑫海高导80%的股权。楚江新材年报数据显示,2021年,楚江新材对第三大客户的销售额为60255.42万元,对第四大客户的销售额为47261.08万元,与鑫宏业招股书披露的同期53989.65万元交易金额有不小差距。

2

鑫宏业:数据“打架”坏账风险高

同业竞争疑云

招股书内容显示,卜晓华与孙群霞是鑫宏业的共同实控人,其二人合计控制鑫宏业64.78%的股份。公开信息却显示,实控人的亲属所控制的企业与鑫宏业子公司或有同业竞争的风险。卜晓华配偶颜春月是江苏卡兰特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兰特”)的实控人,持股70%,卡兰特主营业务为有机硅新材料、硅酮密封胶、门窗幕墙配件等各种胶粘剂的研发、生产与销售。此外,其经营范围还包括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的研发、设计、销售、安装、售后服务及相关技术咨询和光伏发电系统元器件材料销售与服务。巧合的是,鑫宏业的全资子公司无锡日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无锡日源”)的经营范围中也有太阳能光伏组件及相应配套设备和辅材的销售。

实际上,太阳能光伏发电系统主要由太阳能组件、太阳能控制器和逆变器三大部分组成,它们主要由电子元器件构成,不涉及机械部件。光伏组件由光伏电池组件按照系统需求串、并联而成,在太阳光照射下将太阳能转换成电能输出,是太阳能光伏系统的核心部件。从经营产品和范围来看,卡特兰与鑫宏业子公司涉嫌同业竟争。不仅如此,除卜晓华的配偶持有卡兰特70%股权外,剩余股东姓氏均为卜,其中就包括卜晓华的兄弟卜亚华。而卡兰特股东之一卜亚伟还持有常州市益球中亚干燥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球中亚”)60%的股份,其余40%的股份由一位名为莫祥妹的自然人股东所有,这与鑫宏业股东之一、卜晓华堂哥的配偶莫祥妹重名,但是,招股书中并未将益球中亚比作关联方披露。

那么,这一大家子人以及相关控股公司之间是否存在同业竞争,恐怕需要相关机构进行审查。

3

鑫宏业:数据“打架”坏账风险高

原料价格“拖累”毛利率

报告期内,鑫宏业采购的主要原料为铜丝、胶料和聚乙烯、阻燃剂等化工原料,原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例较高,其中报告期各期铜丝采购金额占原材料总采购金额的比重分别为81.20%、84.31%和86.16%。。2020年下半年以来,铜材受大宗商品供需关系影响,铜材市场价格持续上涨,原材料采购资金需求量有所增长,同时对毛利率等经营业绩指标具有一定影响。如果未来受行业政策、经济环境、市场供求关系等因素影响,导致铜丝的供给受限或价格大幅波动,将会对鑫宏业的生产经营产生较大负面影响。

其实,不良影响已经显现。报告期内,鑫宏业剔除运杂费后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0.80%、21.13%和17.72%,2021年主营业务毛利率降幅显著。鑫宏业主要产品中的光伏线缆毛利率分别为17.69%、18.09%以及12.02%,新能源汽车线缆的毛利率分别为25.82%、25.35%以及21.49%,工业线缆的毛利率分别为29.38%、28.74%以及23.44%。除2020年度光伏线缆的综合毛利率略微上升外,报告期内,鑫宏业所有主要产品的毛利率均呈现下降趋势,且2021年度降幅显著。对此,鑫宏业解释称,公司各类线缆铜丝材料成本占比较高,对销售单价及单位成本均有影响,铜价波动对毛利率产生一定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面对铜价上涨的情况,鑫宏业的综合毛利率却低于同行均值。报告期内,鑫宏业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0.65%、19.18&以及15.94%。剔除运杂费的影响后,其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0.65%、20.94%以及17.52%。而同期同业综合毛利率的均值分别为21.27%、20.13%以及19.00%。除2020年剔除运杂费影响的综合毛利率略高于同行均值外,其余报告期,鑫宏业的综合毛利率水平均达不到行业均值。

4

鑫宏业:数据“打架”坏账风险高

坏账风险大偿债能力弱

招股书数据显示,报告期各期末,鑫宏业应收账款账面余额分别为2.64亿元、3.89亿元和5.92亿元,应收账款余额同比增幅分别为15.04%、47.26%以及52.07%,同期营业收入同比增幅为-1.46%、29.75%以及74.11%。除2021年之外,鑫宏业应收账款余额同比增幅均远高于营业收入同比增幅。对此,鑫宏业表示,2020年下半年以来,在下游应用领域光伏及新能源汽车产业持续向好、比亚迪及晶科光伏等重要客户订单量大幅增长、铜丝市场价格上涨较快等因素综合影响下,公司2020年第四季度营业收入较2019年第四季度增幅为68.34%,远高于2020年末应收账款余额增幅,部分客户应收账款尚在信用期内,导致2020年末应收账款余额同比增幅高于同期营业收入。

但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鑫宏业逐年上账的应收账款面临无法收回的风险。报告期各期末,鑫宏业应收账款逾期金额分别为9486.10万元、1.01亿元以及1.53亿元,占应收账款余额的比例分别为35.89%、25.93%和25.89%。其中,逾期1年以上的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1779.22万元、2874.04万元以及2759.21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比例分别为6.73%、7.38%以及4.66%,逾期1年以上应收账款金额较高。鑫宏业表示,各期末逾期1年以上金额主要是无锡开普、安靠电源等客户因经营不善等原因,导致鑫宏业对这些公司应收账款未能收回导致,并已对上述客户应收账款计提坏账准备。坏账数额的增加意味着鑫宏业的现金流情况会受到影响。

此外,报告期内鑫宏业流动比率分别为1.45、1.56以及1.31,同期同行均值为1.78、2.43以及2.71;速动比率为1.22、1.28以及1.15,同期同行均值为1.40、2.04和2.21;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7.89%、55.43%以及66.08%,同期同行均值分别为47.87%、40.82%以及42.12%。不难看出,鑫宏业流动比率与速动比率均低于同行均值,而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均值。鑫宏业方面认为,报告期内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低于同业均值,主要原因是同业公司新亚电子流动比率及速动比率较高,流动负债金额远低于同行可比公司平均水平。此外,随着鑫宏业经营规模扩大,资产负债率有所提高,2021年末其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均值主要是因为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金额增幅较大所致。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鑫宏业:数据“打架”坏账风险高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相关阅读无锡市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