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花钱流汗的打工人:被推销、被跑路、被....

花钱流汗的打工人:被推销、被跑路、被忽视

2022-08-30 16:52:56 浏览: 98 作者: 财经视界
摘要:techsina想安安静静运动一下都不行。撰文/星晚编辑/陈邓新曾经那批听到“健身、游泳、瑜伽了解一下”就仓皇逃走的社畜,如今却愿意主动报课流汗了。除了在近段时间走红的飞盘、腰旗橄榄球、陆地冲浪、浆板等户外运动之外,走进瑜伽馆、舞蹈室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一些商场更是以“百人瑜伽”、“随机舞蹈”等活动作为噱头招揽人气。随着……

花钱流汗的打工人:被推销、被跑路、被忽视

techsina

想安安静静运动一下都不行。

撰文/星晚编辑/陈邓新

曾经那批听到“健身、游泳、瑜伽了解一下”就仓皇逃走的社畜,如今却愿意主动报课流汗了。

除了在近段时间走红的飞盘、腰旗橄榄球、陆地冲浪、浆板等户外运动之外,走进瑜伽馆、舞蹈室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一些商场更是以“百人瑜伽”、“随机舞蹈”等活动作为噱头招揽人气。

随着这些运动的走红,形形色色的机构也如雨后春笋般涌出,有的卷价格、有的卷颜值,但其中更不乏卷款跑路或师资水平差的情况。

结束“996”之后的社畜,想要好好流一场汗,似乎也总是逃不开套路。

“只想简单跳个舞,但动不动就要我报教练班”

《这!就是街舞》第五季近日开播,一年一度的街舞庆典再度来临。自第一季开播以来,街舞在国内的普及度、受欢迎程度就有了质的飞跃。

“第一季的石头和王子奇battle的时候就让我垂直入坑了,相比其他运动来说,街舞看起来更有趣味性。”27岁的晶晶从那时开始,便萌生了学街舞的想法。不过直到两年后,中途经历疫情、工作地点的变化,晶晶才最终下定决心报名。

晶晶告诉锌刻度,在疫情期间,她关注的一间舞室一直在线上开设免费课程,几节课跟下来,她也对学习街舞有了初认知。于是在解除隔离后,晶晶第一时间报了一年的课程,两个月后,又追加了两年的课程,从jazz、urban到hip hop均有覆盖。

尽管几乎身边所有人都认为晶晶一下子报三年的课程太冲动,但晶晶却认为自己从跳舞的过程中收获了无数多巴胺,尤其是遇到任何不愉快的事情,跳一场舞就好了,如果不行,那就两场。

从一开始,连基本功都难以坚持下来,到现在,一星期就能学完一整支舞。“很多人认为学街舞的大多是小孩子或者至少是学生,但其实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打工人爱上跳舞了。”晶晶说道,“打工人通常是工作日晚上来跳舞,周末出去玩,而学生党主要是周末和寒暑假来跳舞。打工人把舞室当做加油站,每天晚上跳一小时,就又能充电使用一整天。”

在晶晶的舞室里,甚至不乏40岁以上的中年打工人,越是压力大,越是将跳舞当做释放压力的地方。所以可以说,如今的舞室除了具备健身属性之后,还额外被打工人赋予了治愈属性。

花钱流汗的打工人:被推销、被跑路、被忽视

这是好的一方面,而另一方面,正是由于疫情之后对跳舞产生兴趣的人越来越多,市面上的机构和师资也变得鱼龙混杂。

22岁的申乐刚大学毕业,在校期间,她曾经在几间街舞机构兼职做舞蹈老师,她发现,大量招兼职老师是不少街舞机构的通用运营方式。但这对于机构的学员来说,不仅上课质量得不到保障,而且很难产生持续学习的动力。

与此同时,申乐告诉锌刻度,不少全国连锁的街舞机构都有一项惯用套路,就是大量推销教练班。“教练班价格动辄2、3万,销售会承诺学完之后工资上万,但实际上很难达到。最重要的是,学完之后的水平根本不足以成为一名合格的街舞老师。”

“报名的水灵子悄悄倒闭,跑路前什么都没说,后来几经波折找到了负责人,说是让我们转校,但附近根本没有可以接收我们的校区,拖了几个月,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了。”“幼幼”表示,和她一样遭遇机构跑路的学员不在少数,但即使他们联合起来维权,也还是吃了哑巴亏。

当街舞成为热门运动,参差不齐的师资水平和急于捞快钱的连锁机构,也开始成为行业里的耗子屎。

“招生推销无节制,学员被拉伤也顾不上”

你有没有见过各路明星热衷于晒出的瑜伽照?各种花式体式,难度越高,收获的点赞就越多。而除了拍出好看的照片之外,瑜伽课程往往也宣传能够解决长期困扰打工人的肩颈、腰椎等病症。

“瑜伽包含的不仅仅是体式练习,还有瑜伽休息术和简单的冥想练习。清理思绪不是简单将思绪全部清空,而是先将注意力从外面的世界收摄进来,通过呼吸的桥梁,进入头脑,开始观察、觉知,这就是较为基础的冥想练习,收摄感官。”陈妍希的瑜伽老师曾在社交平台上分享到。

从孕期就开始接触瑜伽课程的许迦涵告诉锌刻度,选对瑜伽馆才是开始这项运动最重要的事之一。不同于其他一些在家就能自学的运动,瑜伽需要专业的教练纠正错误体式,传授正确的发力点,以免受伤。

目前市面上的瑜伽馆主要是有小区、公寓、商厦里的小型工作室,这类瑜伽馆家居感比较重,设施可能会有所欠缺;规模稍大的专业瑜伽馆一般会有成熟的品牌和运营方式,例如APP会员约课,拥有较为严谨规范的体系和理疗技术;连锁瑜伽会所往往会与美容护肤美体等项目合开,偏向于商业化;教培学院机构更针对有一定基础,想要学习进阶课程的学员;其他还有与健身房合开的瑜伽室、上门授课的独立瑜伽室等。

花钱流汗的打工人:被推销、被跑路、被忽视

许迦涵曾先后尝试过小型工作室、连锁瑜伽馆和专业瑜伽馆,踩过了其中不少坑。“小型工作室一开始给我的感受是氛围很好,老师能够关注到每一个学员,这让我觉得很受重视。但后来,这样的重视逐渐变成了推销,我今年买的课程明明还剩一大半,但老师已经找到我开始推销明年的课程了。”许迦涵对锌刻度表示,“原本在工作之余还愿意花时间学瑜伽的目的,就是为了放松、为了健康,但是过度的推销让我更累了。”

除了推销之外,部分瑜伽室为了获取更大的利益而无节制的招生,也导致了新的问题出现。“瑜伽大课的人越来越多,原本我觉得没什么,但后来我发现腰变疼了,脖子也会酸,这是因为老师顾不上所有学员,所以很多地方我做错了都不自知。例如我的前屈太差,每次前屈我都是头下去了,背弓着,老师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只一味地让大家把腿伸直,这样练习其实会伤腰。”同样先后在连锁机构和教培机构学习过的陆媛媛表示,瑜伽室本质上是营利机构,但盲目的扩招和推销,最终只会毁了招牌。

卷款跑路的情况也大量出现在瑜伽机构中,部分机构以战略收缩、闭店整顿等理由停止经营后,往往不能给学员一个合理的说法。但由于很难找到真正的负责人,维权也变得难上加难。每每遇到这类情况,原本想要得到放松的打工人,便会更加“emo”。

小众运动遍地开花,强社交才是发展趋势?

近两年,重体验、强社交、低门槛的运动项目逐渐走向热门,打造了全民健身的景象。如果说过去的健身方式已经完成了固定人群的积累,那么如今小众的运动项目则拓展出了一片蓝海,迸发出了“小而美”的新生意。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22年中国年轻人群运动发展白皮书》显示,随着全民运动的兴起,民众运动积极性不断提高。与此同时,随着居民收入水平的增加,对体育消费升级以及体育项目多元化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消费者开始投入到更细分的新兴体育运动中,例如瑜伽、普拉提、攀岩、冰雪运动、露营、徒步、登山、马术、马拉松、漂流、跳伞、潜水、垂钓等。

花钱流汗的打工人:被推销、被跑路、被忽视

数据显示,72.7%的年轻人平时参与的运动项目数量是2-3项,21.2%的用户参与项目数达到4项及以上。从参与频率上看,每周运动4-6次的年轻人比例达46.4%,接近半数;每周1-3次的人群比例也超过30%。

高频次的运动自然带来了更多的商机,除了收费授课的机构之外,一些商场与平台也开始推出适用于年轻人群体的活动。

“随机舞蹈”是一种在韩国流行的娱乐性活动,指随机播放一首韩国流行音乐,会跳该首歌曲的在场参与者即出列开始跳舞,得分最多的参与者获胜。随着街舞普及度的提高,这项娱乐活动如今也开始出现在各城市的商场策划中。

据锌刻度了解,北京、深圳、重庆、成都、湛江等多个城市均有商场推出过随机舞蹈活动,吸引了大批年轻人。处在疫情恢复阶段,这种方式不仅在线下招揽了大量人气,也在线上引发了大量关注。

锌刻度还发现,B站上一位名为“随机舞蹈”的UP主从2019年开始在全国各地发起随机舞蹈,目前B站粉丝数量4万+,每一站都能吸引几百上千人。从其发布的视频中能看出,其中不乏大量合作视频,顺利将流量变现。

如“随机舞蹈”线下活动,对于年轻人来说,具有极强的社交性,同时也能够带来大量受关注的机会,符合其消费喜好。不难推测,未来类似的活动还将大量出现。

面对这样的发展机遇,各式各样的运动机构更应发展创新模式,推动课程线上线下的融合,满足年轻人更偏爱的场景,而不应像以前一样走盲目推销、盲目扩张的老套路。

相关阅读运动 健身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