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转型“送外卖”?剧本杀老板艰难求生....

转型“送外卖”?剧本杀老板艰难求生

2022-08-12 11:25:14 浏览: 68 作者: 万物云联网
摘要:剧本杀到底是不是适合创业的好生意。剧本杀创业者们正在自救。辰柒的剧本杀门店已经三个月没有“正式”营业。从今年五月开始,店铺所在的北京东四环外区域,因为疫情反复受到影响,开店基本成了奢望。为了创收,辰柒开始拓展发行剧本业务。“要想做这个行业,光靠门店的支撑不够,发行剧本抗风险能力更强,一般发300本就能回本。”对于剧本杀……

转型“送外卖”?剧本杀老板艰难求生

剧本杀到底是不是适合创业的好生意。

剧本杀创业者们正在自救。

辰柒的剧本杀门店已经三个月没有“正式”营业。

从今年五月开始,店铺所在的北京东四环外区域,因为疫情反复受到影响,开店基本成了奢望。

为了创收,辰柒开始拓展发行剧本业务。“要想做这个行业,光靠门店的支撑不够,发行剧本抗风险能力更强,一般发300本就能回本。”

对于剧本杀创业者,更常见的自救方式是“剧本杀”外卖。现在火爆的剧本杀+露营,就是疫情下拓展的一种“剧本杀外卖”形式。辰柒告诉创业邦,“就是上门‘带本’,收取一般费用外,还需要付DM车马费”。

年轻人喜欢的“剧本杀”,曾被认为是创业新风口,涌入大批“淘金者”。但辰柒的遭遇掀开了当前线下剧本杀开店的隐秘一角:

一方面是肉眼可见的“倒闭潮”:出店、出剧本、出桌椅板凳,给钱就卖——诸如这样的“甩卖”场景在各大平台比比皆是。

转型“送外卖”?剧本杀老板艰难求生

另一方面,剧本杀从来不缺“接盘侠”:

“我家附近的剧本杀店‘黄’了,a老板便宜兑出去,b老板接手,还开剧本杀,b亏了兑出去,c接手,开的还是剧本杀!”网友@姜四顾说。

百度指数显示,无论搜索热度还是资讯热度,关键词“剧本杀”从去年10月开始一直居高不下,远超开店热的2019年。

转型“送外卖”?剧本杀老板艰难求生

叫好不叫座,有热度却难变现。剧本杀到底是不是适合创业的好生意?

剧本杀会成为下一个KTV?

辰柒对于线下剧本杀门店的坚持,来自于她对年轻人社交娱乐方式转变的判断。

“现在零零后很少去KTV,剧本杀填补了当代年轻人线下娱乐、社交方式的空白,会是下一个KTV”,辰柒说。

剧本杀资深玩家三舟的观点略有不同。“KTV是可以即来即走”,他说,“但是玩剧本杀中途‘下车’别人就没办法继续了,更像是上一代人的棋牌室”。

受访者的共识是,如果时间允许,剧本杀会是都市年轻人首选的线下娱乐方式之一。

据《2021 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我国剧本杀消费者人数达到近千万人,其中超七成为30岁以下的年轻人群。根据艾媒咨询的调研报告,36.1%的人群会选择剧本杀作为日常娱乐消遣方式,仅次于电影、运动健身。

2015年,横空出世的剧本杀成为碾压密室逃脱的新兴线下娱乐方式,备受当代年轻人追捧。2019年开始呈现“井喷”。到2021年,短短两年时间,剧本杀门店数从2400家发展至4.5万家。

有媒体形容在一线城市的剧本杀一条街,“每10步就有一家门店”、“苹果社区一栋楼有七八家剧本杀”。

三舟已经刷了60余本剧本杀。作为一个三岁孩子的父亲兼资深玩家,他和妻子会在每年暑期送孩子回东北避暑的两个月疯狂刷本。

像三舟一样沉迷的人不在少数。此前也有新闻爆出,哈尔滨一位新冠确诊的年轻女孩,三天连刷N场剧本杀。

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玩,剧本杀魅力何在?

一个标准的剧本杀局一般以5-8人为主,耗时在 4-6个小时之间。在一线城市,客单价基本在百元以上,如果涉及到场景和演绎,动辄三五百元,时间成本和消费成本都不低。

作为十多年的桌游爱好者,在三舟看来,剧本杀是桌游的一种形式,但相较于种类繁多、学习成本较高的广义桌游,更具沉浸感,玩家可以在DM的带领下,分饰剧本中的角色,围绕剧情展开推理和讨论,操作门槛低、社交属性更强。

艾媒咨询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剧本杀市场规模已达117.4亿元,预计到2022年将增至238.9亿元。

剧本杀生意的火热,也吸引来投资机构的关注。自2020年下半年起,金沙江创投、梅花创投、五源资本、源码资本等都已入手布局,甚至有投资人亲自下场开店。但由于剧本杀尚未真正破圈,成为大众化产业,所以大部分投资机构还是选择观望,目前仍以个人投资创业者居多。

自救之外

剧本杀生意没“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疫情黑天鹅事件,辰柒认为自己的门店已经渐入佳境。

“剧本杀的收入水平和门店大小、翻台率息息相关。业内正常的估算一般第四个月成本逐渐回正,如果扛过了第六个月,基本都可以开始盈利。”

但这门生意并不简单。她坦言,剧本杀和线下所有门店生意一样,要想多赚钱,就要多投入。这一行的主要成本在店租、人工和购买剧本。

剧本很重要。“好的城限本数千元起,独家本更是有钱也买不到”。为了争夺限定剧本,经常有用灰色手段贿赂发行方的事件传出。

对于经营者来说,拿到限定剧本,意味着可以吸引到更多玩家,迅速在所在城市打出名气。从客单价来说,城限本也比普通盒装本高出50%-150%不等,利润十分可观。

另一个关键资源是DM。作为游戏的主持人,DM是串起整场剧本的核心人物。“有的玩家是跟着DM走”,辰柒说,“如果说把剧本杀当作一出戏,DM是集编、导、演一体的角色”。

为了自救,辰柒和三个合伙人都兼职做DM,节省人工成本的同时,也避免了“核心资产”的流失。但北京高昂的店租和极度内卷的行业还是让利润摊得极薄。“我们不擅长表演,主要做推理本,大部分新手想要从情感本、欢乐本入手,这其实对我们的获客很不利。”

因此,在大众点评等平台做投放吸引流量、提高深度用户复购率、社群运营,这些运营方式对剧本杀经营都必不可少。

转型“送外卖”?剧本杀老板艰难求生

剧本杀闭店潮有疫情的直接影响,但更深层原因是剧本杀经营者的良莠不齐。

“开一家剧本杀店铺门槛太低了”,三舟作为桌游爱好者也曾经萌生过开一家剧本杀店的想法,走访了自己常玩的店铺,发现很多经营者在开店之前并没有相关经验,有的甚至都没玩过几次。

准入门槛不高,有一定启动资金就能开,剧本杀门店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各大城市。极度内卷下,一些不良商家为了吸引客流,会提供一些黄色、暴力的剧本,大打“擦边球”。

此前有媒体报道,有学生因迷恋剧本杀,三个月花光父母30万元积蓄。通过调查得知,男孩在玩剧本杀中购买了女仆服务。美女在陪玩过程中,会穿着性感的衣服索要打赏。

去年11月9日,上海率先发布了《上海市密室剧本杀内容备案管理规定》,意味着剧本杀告别野蛮生长、监管时代的到来。

6月27日,文旅部、公安部等五部门发布加强剧本娱乐经营场所管理的通知,首次将“剧本杀”“密室逃脱”等近年来快速发展的剧本娱乐经营场所新业态纳入管理。

伴随着监管的收紧和疫情的反复,剧本杀出现新一波闭店潮。启信宝数据显示,2019年,注销企业数为140家,到了2021年增长至245家,而2022年前3个月,已经有超60家企业注销。

连锁经营会是剧本杀的未来吗?

监管之外,有关部门对线下剧本杀门店同样是“又爱又恨”。

今年四月,海淀警方与中国人民大学联合推出反电信诈骗主题剧本《王诈》,通过美团在北京地区百余家商户正式上架,并同步在北京97所高校发放超过700本。

辰柒告诉我们,在“世界禁毒日”有部门推出过反映缉毒警故事的剧本杀,门店都可以免费申领。在她看来,剧本杀也是时下官方非常看好的公益内容传播渠道。

无论从官方层面还是用户层面,剧本杀的市场需求切实存在。业内人士认为,剧本杀市场会在经过新一轮洗牌后,在今年年底迎来拐点。

对于门店经营者,有几个变化值得关注:

1、高频用户的挖掘,与其做大,不如做精。

三舟介绍,其住所附近有一家藏在小区里的“家庭式改造”剧本杀门店,靠着40元/位极低的客单价吸引了众多高频玩家。店主亲带本,只做简单装修,24小时营业,除去在北京仅需4000元的房租,利润最多时可以达到3万元/月。

在对这家门店的评价中,“性价比”成为核心关键词。“一次几百元的剧本杀店,我们也会去,沉浸感确实很好。但不会是长期的选择”,三舟说,深度玩家主要是为了体验新本,所以这家店复购很高。

转型“送外卖”?剧本杀老板艰难求生

2、下沉市场或将先于一二线城市迎来剧本杀的收割期。

业内人士告诉创业邦,剧本杀动辄需要四个小时起跳的玩乐时间,对于一线城市忙碌的人群来说,是一个低频活动,但对下沉市场则恰恰相反,剧本杀的社交属性发挥到了极致。

反观一线城市,越来越多玩家开始尝试2小时左右时长的“微剧本”,如大热的“K系列”。业内人士表示,微剧本采购的价格远低于传统剧本,且很多不需要DM,店家的成本压低了不少,但另一方面,回报也会降低。

3、连锁经营将带来行业颠覆性的挑战。

“有一家叫来闹的连锁品牌已经接触过我们的股东,希望我们可以挂他们的牌子经营。”辰柒预测,连锁经营会成为剧本杀门店的必然趋势。

这些连锁门店背后有资本支持,致力于搭建一整个剧本杀生态。以来闹为例,除了150家线下场馆,还拓展了门店加盟、剧本杀创作、发行、文旅项目等诸多业务。根据睿兽分析数据,来闹于去年8月获得了近千万天使轮融资。

“现在一线城市几乎见不到单店模式的KTV了,剧本杀也会是这样”,辰柒说,某种程度上,她并不排斥被资本收编,但现阶段还需要更多观望和学习。

相关阅读剧本杀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