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长短视频大战难歇

长短视频大战难歇

2022-07-20 21:10:17 浏览: 12 作者: 财经论天下
摘要:腾讯不放弃。“感觉就像在夜里顺着碗边往下滑,不知道碗底在哪。”在谈到爱奇艺最艰难的一段时间,该公司CEO龚宇对外如是称。那段时间是在去年10月至12月中旬,爱奇艺正在经受融资困难、广告承压、内容断供、行业身陷短视频和直播双重夹击。眼下,爱奇艺做出了一大改变。“7月19日,爱奇艺和抖音集团宣布达成合作,将围绕长视频内容的……

长短视频大战难歇

腾讯不放弃。

“感觉就像在夜里顺着碗边往下滑,不知道碗底在哪。”

在谈到爱奇艺最艰难的一段时间,该公司CEO龚宇对外如是称。那段时间是在去年10月至12月中旬,爱奇艺正在经受融资困难、广告承压、内容断供、行业身陷短视频和直播双重夹击。

眼下,爱奇艺做出了一大改变。

7月19日,爱奇艺和抖音集团宣布达成合作,将围绕长视频内容的二次创作与推广等方面展开探索。

依据合作,爱奇艺将向抖音授权其内容资产中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的长视频内容,用于短视频创作。双方对解说、混剪、拆条等短视频二创形态做了具体约定,将共同推动长视频内容知识产权的规范使用。

一年前,龚宇还在公开炮轰切条搬运式短视频内容泛滥,侵犯影视作品著作权。

但这并不意味着长、短视频大战进入缓冲期。

长短视频大战难歇

爱奇艺收缩

事实上,爱奇艺本来是打算自造短视频平台的。

2020年4月2日,“爱奇艺随刻”APP在全渠道正式上线。随刻APP内既有影视、综艺、动漫等爱奇艺自制及版权长视频内容,也有创作者分享的短视频内容,覆盖了娱乐、明星、开箱、游戏、搞笑、知识等众多垂类。

对随刻来说,爱奇艺的剧集版权至关重要,乃至核心优势。无独有偶,腾讯视频也推出了微视。

但遗憾的是,两家都没有成功。

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在短视频前十大应用中,随刻与优哩视频并列倒数第一,月活仅为900万,同比下滑。微视稍好一些,月活3100万,排名倒数第二。

且随着大环境变化,爱奇艺被迫选择收缩,再往短视频平台投钱是种奢侈。

去年,爱奇艺总营收 305.5 亿元,仅同比增长 3%;净亏损61.09亿元。随着融资困难,爱奇艺现金流所支撑时间有限,盈利成为活下去的唯一选择。

终于,在今年一季度,爱奇艺首次实现季度盈利。当期,其营收73亿元,同比下降9%;净利润1.691亿元,去年同期为净亏损13亿元。

但这种盈利又是相对脆弱的。一季度,爱奇艺第一大收入来源会员服务同比增长4%至44.71亿元。但其日均订阅会员数1.014亿,同比去年的1.054亿,略有下滑。会员收入增长来自涨价,但本身涨价又很可能限制会员规模,这让会员业务潜力显得有限。

此外,受外部环境影响,爱奇艺一季度广告收入13.37亿元,同比下降30%;内容分销收入6.26亿元,同比下降20%;其他收入8.42亿元,同比下降12%。

其盈利主要推动力来自降成本。

一季度,爱奇艺收入成本为60亿元,同比下降16%,其中,内容成本为44亿元,同比下降19%。同期,其销售、一般和行政费用为7.448亿元,同比下降38%;研发费用为4.75亿元,同比下降29%。此前,爱奇艺进行了一轮大规模裁员。

于是,爱奇艺选择“牺牲”随刻利益,向抖音开放。一方面,此举能增加版权收入,对长期盈利是个利好。

另一头,从流量上,抖音也会对爱奇艺的项目宣传有所加持。据 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抖音APP保持增长,今年5月,抖音月活为 6.75 亿人,同比增长 7.23%。从人均单日使用时长来看,5月抖音达到100分钟,接近单APP单日使用时长的天花板。

同期, 爱奇艺月活为4.4亿人,与抖音存在相当差距。

当爱奇艺对抖音开放“二次创作”版权,对项目宣传作用将是巨大的。事实上,长视频平台与短视频尚未开放版权合作时,已有剧方透过自身抖音账户传播内容。“抖音渠道不可或缺。”多位电影、剧集公司项目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强调。

对爱奇艺来说,通过抖音引流,对会员、广告等业务都有帮助。

视频号扩张

腾讯则明显不愿意追随爱奇艺的“开放”策略。

针对腾讯将向快手开放版权合作的传言,7月19日,腾讯视频火速回应,称此为谣言。值得注意的是,腾讯为快手最大单一股东,持股17.24%。

背后是,虽然微视“失利”,但微信视频号依旧在快速发展,且承担了腾讯很大一部分想象空间。

从2020年1月开始上线内测,仅半年多,微信创始人张小龙便透露视频号的日活突破2亿。据视灯研究院数据,2021年12月,微信视频号DAU已达5亿水平,同比增长78%,其用户体量已介于抖音与快手(主站+极速版)之间。

据中信证券测算,依托微信流量池,视频号潜在活跃用户仍有可观增长空间,可以参考朋友圈DAU约7.8亿水平。

更关键的是,在商业化上,抖音、快手与视频号已进入存量竞争。

据中信证券,参考朋友圈广告和快手广告量级,在中性假设下测算,2023年视频号广告全年有望贡献370亿元左右量级增量收入弹性。

在电商端,视频号亦大力入局。据2022年微信公开课数据,2021年视频号直播带货GMV较年初增长超15倍,其中,私域占比超过50%,平均客单价超200元,整体复购率60%。

视灯研究院数据显示,2021年小程序GMV规模已达2.8万亿元水平。该机构预计,未来3年,微信电商(含小程序电商、视频号电商、公众号电商、社群电商等)有望达10万亿量级。

随着大环境日渐进入存量市场,视频号发力的直播、广告、电商等方向,处处均击向抖音们的要害。

因此,腾讯很难开放关键的长视频版权,帮助对手们流量成长。且战事还将加剧。

回到长视频,其想象空间越发有限。

“头部项目超溢价情况下,基于发展阶段及用户付费意识,我看不到国内长视频盈利模式。”曾有排名靠前的长视频前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

这似乎正成为一种世界性趋势,被龚宇奉为圭臬的奈飞,随着付费用户持续下滑,正打算开放广告模式。

至少从向抖音开放版权来看,爱奇艺选择了一条相对务实的道路 ,想象力相对有限,但能活下去。腾讯视频则依托自有生态,选择另一种方向,也是基于中国市场特性。

此种局面意味着,长、短视频大战将进入更高维度阶段。

相关阅读长视频 短视频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