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抖音距离上市还有多远?

抖音距离上市还有多远?

2022-05-10 21:00:35 浏览: 45 作者: 往事随风
摘要:近日,全球最大的独角兽科技公司,凭借其一系列更名动作,在市场中引起了不小的波澜。中国香港公司注册处网站信息显示,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日前已正式更名为抖音集团有限公司,生效时间为2022年5月6日。而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及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也均完成了“抖音”式更名。上述密集变更曝光后,旁观者纷纷为这家公司添加了即将重启IP……

抖音距离上市还有多远?

近日,全球最大的独角兽科技公司,凭借其一系列更名动作,在市场中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中国香港公司注册处网站信息显示,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日前已正式更名为抖音集团有限公司,生效时间为2022年5月6日。而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及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也均完成了“抖音”式更名。

上述密集变更曝光后,旁观者纷纷为这家公司添加了即将重启IPO的注解。结合半个月前,字节跳动高调宣布高准担任首席财务官的消息,这样的转变来得既迅速又耐人寻味。上一个加入字节后引发类似猜测的重要人物,则是曾经操盘小米上市,目前已担任TikTok首席执行官的周受资。

在首席财务官悬空长达5个月后,4月25日,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梁汝波在内部信中宣布了这一职位的任命。

梁汝波表示,“从2016年开始,Julie就跟我们在公司的收购和融资项目上有很多合作,对我们的使命、文化、团队和业务都很熟悉。Julie对公司治理、企业发展有很多经验和思考,对很多处于不同阶段的公司提供过咨询和帮助,相信她的加入会给公司带来很大帮助。”

“熟悉”和“帮助”,成了这位新晋CFO或被寄予操盘上市重任的关键词。曾深度参与Musical.ly等字节多个重要收购案的高准,熟悉美国、中国香港等地IPO的规则,与各大投行长期打交道,美团、京东等多家中国科技公司的IPO项目中亦有她的身影。这样一位知根知底、履历丰富的CFO,似乎是字节重拾上市雄心的不二人选。

相比周受资,高准未来在字节的上市计划中发挥的最大作用,或许是从法律层面解决制约字节奔赴港交所的合规问题。

5月9日,沪指险守3000点关口,而近10只字节跳动概念股爆发式涨停,涵盖广告、游戏、版权内容等与字节相关的多个战略合作伙伴。尽管抖音相关负责人对上市传闻依旧“不予置评”,更名举动叠加人事任命,敏感的投资者难免将其视为一致信号,市场也迎来了一阵短暂的望梅止渴,翘首盼望这只蛰伏的巨头入场。

但当下,对于字节来说是一个上市的好时机吗?

全球范围内正蔓延着对科技股的悲观情绪。在刚刚过去的4月,纳斯达克指数跌幅达到13.3%,创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月度跌幅。亚马逊、奈飞等科技巨头的业绩远低于预期是其中的关键原因。字节在多个领域对标的Meta,曾短暂加入万亿美元俱乐部,最新市值仅为5310亿美元。

目前,中美审计监管合作的靴子尚未落地,未来中概股科技巨头回港上市的趋势仍在持续。若是选择拥挤的港股赛道,较低的市场流动性,也会成为这只估值一度高达2.3万亿元的巨兽的隐忧。

抖音在国内最大的竞争对手、短视频第一股——快手,其市值已从2021年1.78万亿港元的高点,跌至如今的2500亿港元附近。尽管抖音连同其他垂直业务的体量显然大于快手,但在当前港股科技互联网企业估值整体偏低的背景下,恐怕很难满足原始投资人的预期。

虽然上市的时机不那么美妙,但留给字节的时间或许并没有想象中充裕。这只庞然大物背后,也林立着亟待退出的投资者。公开资料显示,字节跳动至少完成过9轮融资,参与投资的机构包括红杉资本、老虎环球基金、泛大西洋资本、KKR、软银、DST等,累计融资数百亿美元。

而“抖音”从产品—事业部—集团的重要性在近半年内稳步提升,这家曾被业界调侃“开发了全宇宙所有APP”的公司,显然正在达成一个共识:发挥优势的最大化。

2021年11月,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经历了一次大型调整:CEO梁汝波通过内部全员信宣布成立6个业务板块,即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核心业务如今日头条、西瓜视频也并入了抖音BU。

就现金牛广告而言,据彭博社消息,字节跳动2020年广告收入1831亿元,其中抖音贡献了近60%的广告总收入,今日头条占20%,西瓜视频的占比不足3%。

同样在去年11月,字节跳动商业化产品部会议确认,其国内广告收入在过去的半年中面临停止增长的瓶颈,广告收入停滞或意味着其总收入增长全面放缓。相应地,抖音的日活跃用户数停留在6亿左右已经超过一年。

近期刘畊宏等现象级主播的爆火,能够为抖音这类短视频平台带来一波可预见的流量增长,但长期来看,当国内用户规模逐渐饱和,进入成熟期的短视频赛道,增长红利见顶是难以规避的宿命。

盘踞在身边的竞争对手,也令字节处于不进则退的位置。快手2021年财报显示,其全年电商GMV为6800亿元,同比增长78.4%。今年3月,腾讯在其发布的财报中提到,接下来,视频号将提供重要的商业化机会,包括短视频流广告、直播打赏及直播电商。

凭借算法+流量,抖音逐步剥离了第三方平台,从内容、社交、电商逐步构建自己的闭环生态,但相比2021年宽口径GMV达到近万亿元的抖音电商,被寄予厚望的本地生活板块,似乎还没有形成具有真实说服力的商业逻辑。

后疫情时代,如何利用抖音这一核心产品,打通内外部渠道,在增长瓶颈下和有限的时间内再度掘金,提升变现能力,将成为抖音必须认真思考的问题。

除了拆分抖音单独上市,更名背后或许存在另一层深意。

在全球化背景下,字节作为一家真正意义上的跨国公司,TikTok和抖音将分别成为该公司国际和国内业务的代表品牌,专注于各自的土壤,有助于隔离风险。由处理公共关系实力较稳的周受资掌舵TikTok,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掣肘;而在国内从“字节跳动”向“抖音”的业务聚焦,也为TikTok未来潜在的上市机会积攒了筹码。

今年以来,多项监管措施剑指直播行业,短视频业务中的灰色空间正在被逐渐洗去,走向规范。4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提出要促进平台经济健康发展,完成平台经济专项整改,实施常态化监管,出台支持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具体措施。政策面向利好发展,使得字节面临的内部监管风险也在进一步降低。

从字节跳动过往的风格来看,认准的赛道就全力投入,风向有变也会及时作减法。这家公司在用人事布局、组织架构调整以及业务聚焦等行动证明,如今的抖音集团,要打的是一场认清现实的有准备之战。上市的筹码真正备足之前,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相关阅读抖音 字节跳动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