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互联网+ > 专家解析互联网行业“拆墙”:互联互通....

专家解析互联网行业“拆墙”:互联互通不能仅限于大平台之间

2021-12-29 06:14:30 浏览: 80 作者: 财经共享
摘要:□本报记者文丽娟“给朋友分享好玩意儿时,终于不用复制粘贴‘火星文’了。”近段时间,北京市民荣女士欣喜地发现,她常用的社交平台和电商平台之间不再出现复杂的跳转链接了。这得益于某头部社交平台近日更新了外部链接管理规范,用户在一对一单聊场景和群聊场景中可直接访问外部链接,不再需要复制到浏览器后跳转打开。这场破冰,源自今年9月……

□ 本报记者 文丽娟

“给朋友分享好玩意儿时,终于不用复制粘贴‘火星文’了。”近段时间,北京市民荣女士欣喜地发现,她常用的社交平台和电商平台之间不再出现复杂的跳转链接了。

这得益于某头部社交平台近日更新了外部链接管理规范,用户在一对一单聊场景和群聊场景中可直接访问外部链接,不再需要复制到浏览器后跳转打开。

这场破冰,源自今年9月工信部启动对屏蔽外链行为的整治,同时也意味着互联网平台间互联互通有望进一步提速。

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反垄断”“互联互通”是2021年互联网领域的关键词,横亘在平台间的高墙逐渐被打破,我国互联网流量的割据之势或将偃旗息鼓。但要真正实现联通,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链接开放后面临的数据权属、责任边界等诸多问题不容忽视。

基本政策已然明朗

明确拟定“时间表”

过去十余年间,受股东利益等多方面因素影响,互联网平台“阵营化”明显,各大阵营间互相屏蔽链接,都想把内容和服务圈在自家的“围墙”中,给普通用户造成困扰,也遏制了行业的创新与发展。

比如,此前存在的音乐版权独家授权问题,导致用户听歌时需要切换不同的音乐类App;短视频分享到社交平台后,会出现一堆乱码;在电商平台上使用社交平台的支付方式不畅通等。

7月26日,工信部启动为期半年的“互联网行业专项整治行动”,提出重点整治恶意屏蔽网址链接和干扰其他企业产品或服务运行等问题,包括无正当理由限制其他网址链接的正常访问、实施歧视性屏蔽措施等场景。

8月1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禁止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规定》,首次将“恶意屏蔽网址链接”“恶意不兼容”等行为列为不正当竞争,明令禁止。

自此,互联互通的基本政策方向已然明朗。

9月9日,工信部相关部门召开“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要求各平台限期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

9月15日,中央网信办又发布《关于进一步压实网站平台信息内容管理主体责任的意见》,要求平台开展数据共享、流量合作等跨平台经营应当符合国家相关政策,不得选择性自我优待,不得非正常屏蔽或推送利益相关方的信息。

双重驱动情况改善

真正联通任重道远

在政策指导和用户需求的双重驱动下,互联网企业间屏蔽网址链接现象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善。

近日,记者在某头部社交平台点对点向好友分享某电商平台的链接,点击链接后发现可以直接打开该电商平台的页面。而在该电商平台上购物,支付的方式也变多了,除了可使用其本家的支付方式外,还可以通过“找朋友帮忙付”,在该社交平台端支付。

此外,记者注意到,某头部支付平台与中国银联完成28家银行和机构的开放合作,在全国范围内实现收款码互认,消费者可以通过各银行、云闪付及其他机构的App扫描该平台收款码实现支付。上述头部社交平台也在近期宣布,已与银联云闪付实现线下条码互认互扫。

不过,互联网平台间真正实现互联互通还有一段路要走。

记者近日测试发现,将某头部短视频平台的视频链接分享至某头部社交平台,仍然显示一堆乱码,要想打开视频必须点击链接;在某头部搜索平台中也无法搜到一些电商平台的商品信息;而如果是同一系列的平台上的商品链接,则可不受限制顺利打开。

在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胡钢看来,目前互联网“拆墙”进展缓慢的根本原因在于利益驱动与傲慢:“某些经营者沉醉于自身App‘土围子’式的垄断快感和超高收益,罔顾普通用户的基本权益。”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则认为,“拆墙”缓慢主要是基于安全考虑。

“互联网‘拆墙’会带来互联互通,也推动了便利化,但互联互通跨平台交互本身会带来很多安全问题,比如外部链接可能携带木马病毒或其他不良信息等。由于跨平台,病毒和不良信息可能利用两个平台间的监管死角实现传播。”盘和林说。

制定责任认定机制

联合执法协同治理

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一致认为,互联互通是为了推动开放生态,通过开放生态来推动数据要素流动、用户流量共享,为用户提供便利性,但当前平台的互联互通主要停留在链接开放层面,且主要集中在信息内容可控、内容涵盖比较单一的电商领域。

实际上,早在2000年国务院公布的电信条例中就明确要求互联互通,2016年通过的网络安全法也明确规定要推进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和互联互通。

如今,为了督促互联网平台推进“拆墙”进度,中央网信办11月14日公布的《网络数据安全管理条例》,再次提及“互联互通”,要求互联网平台运营者面向公众提供即时通信服务的,应当按照国务院电信主管部门的规定,为其他互联网平台运营者的即时通信服务提供数据入口,支持不同即时通信服务之间用户数据互通,无正当理由不得限制用户访问其他互联网平台以及其他互联网传输文件。

在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创始人胡延平看来,解除网址链接屏蔽只是解决互联互通问题迈出的第一步,后面的路还很长,在即时通信以外,还有包括电商购物、游戏娱乐、新闻资讯、生活服务、在线视频等主要互联网垂直领域在内的诸多应用服务,其评论区、留言板、论坛、用户信息、账户简介等存在链接屏蔽或不允许用户添加链接信息、添加通讯方式的情况,一样需要解决互联互通问题。

盘和林对此深表赞同。他提出,对于内容领域的全面互联互通,尚需在技术上做更多准备,采取更多安全措施。推进互联互通,需要按部就班,不可一蹴而就,要遵循发展规律,理清权责关系,制定责任认定机制,明确链出和链入双方的责任,比如可以尝试在互联互通平台间签订责任协议,也可以考虑引入保险机制。同时,互联互通也要强调市场公平性,不能局限于大平台的互联互通,也要考虑大平台对小平台一视同仁的互联互通。

胡钢则建议从执法层面加大力度推进互联互通。他认为,目前执法还是以行政约谈指导等柔性手段为主,若相关企业一味故意拖延或无理拒绝互联互通要求,未来不排除依网络安全法、反垄断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开展多部门协同的联合执法,可采取责令改正、高额罚款、停业整顿、吊销证照等处罚。境外常用的强制拆分、强制接管等结构性处置也可探索,以充分彰显法律的刚性。

“未来需要强化协同治理,比如消费者私益诉讼、集团诉讼、消保组织公益诉讼、企业自律、行业规范、行政指导等共同发力,构筑长效机制。”胡钢说。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