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科技 > 手机数码 > 现场手记:久违了,WWDC

现场手记:久违了,WWDC

2022-06-07 11:04:51 浏览: 19 作者: 第一财经
摘要:本站科技郑峻发自美国硅谷久违了,WWDC。走进苹果太空飞船总部,穿过巨大的玻璃幕墙,沿着空旷的过道来到中厅。这里摆着一排排的座椅,今天的WWDC主题演讲就在这里进行露天进行。六月的加州阳光肆意倾泻,抬眼就是蔚蓝通透的天空。苹果给所有参会者都送了一瓶防晒霜,不想变成烤虾,就乖乖抹上吧。穿着黄色T恤与蓝色夹克的苹果工作人员……

本站科技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久违了,WWDC。

走进苹果太空飞船总部,穿过巨大的玻璃幕墙,沿着空旷的过道来到中厅。这里摆着一排排的座椅,今天的WWDC主题演讲就在这里进行露天进行。六月的加州阳光肆意倾泻,抬眼就是蔚蓝通透的天空。苹果给所有参会者都送了一瓶防晒霜,不想变成烤虾,就乖乖抹上吧。

现场手记:久违了,WWDC

穿着黄色T恤与蓝色夹克的苹果工作人员站在通道的两排,用欢呼、掌声和手势迎接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开发者和媒体记者。脸上挂着微笑,不少人随着现场的音乐载歌载舞起来。这里看不到矜持和羞涩,处处都是热情和鸡血。

前些年iPhone首日发售的时候,这倒是常见的场景。但在经历了两年的新冠疫情后,再次看到这一幕,显得格外亲切。本站科技现场询问得知,一些工作人员是从纽约等其他地区抽调过来支持活动的。一位从纽约过来的工作人员特别兴奋地表示,“WWDC回来了。”

这是疫情爆发之后的第三次WWDC,也是疫情爆发之后苹果首次恢复线下活动,更是第一次直接在苹果太空飞船总部露天举办活动。尽管今年WWDC依然以线上为主,但苹果邀请了开发者和媒体来苹果总部,现场感受主题演讲。本站科技现场目测,大约有上千名观众参加了这一活动,其中有至少两百名媒体记者。

现场手记:久违了,WWDC

尽管这个活动规模与疫情之前的盛况相去甚远,但依然令开发者、媒体以及苹果工作人员感到异常兴奋,毕竟这代表着苹果发布会向回归正常迈出的第一步。一位来自阿根廷的开发者告诉本站科技,过去两年他一直都在期待来到硅谷亲自参加WWDC,“没有到这里,就总是觉得没有真正感受到苹果的魅力。”

虽然美国已经取消了疫情限制措施,出行和商家都已经恢复到疫情之前的人流,但疫情并没有结束,每天依然有数万人感染。这次苹果也要求所有参会者在前一天晚上进行新冠快速检测,两次核实阴性证明才能在发布会早上领取胸牌,而且活动期间还要求佩戴口罩。虽然加州户外活动基本没人戴口罩,但既然主办方明确提出了要求,现场绝大多部分人还是都尊重了苹果的规定,戴上了苹果提供的纯白色口罩。

2020年3月疫情在美国全面爆发后,苹果就将所有发布活动转为线上。苹果每年大致有四次发布会,“三硬一软”,3月的平板发布会、9月的手机发布会、10月的笔记本发布会以及6月的WWDC全球开发者大会。过去两年,这些发布会全部改成了在线播放预先录制视频,虽然苹果的视频一向制作精良,但没有了场下观众的欢呼,却总是让人感觉缺失了什么。

今年的WWDC说是回归线下,但库克和软件部门老大CraigFredrighi也只是出来致了开场白,整场活动依然还是播放预先录制的视频。继此前库克Cos了《碟中谍》经典造型之后,今天Craig也过了一把“超级英雄”的瘾,疯狂给自己加特效耍酷。他还在展示iOS的时候秀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屏保,两个天使般的宝贝女儿,毕竟女儿永远是爸爸的最爱。

今天的WWDC两个小时安排得满满当当。手机、手表、桌面和平板,四大操作系统都进行了更新,发布了不少更加人性化和个性化的功能。M2芯片的首次亮相以及两款笔记本新品也成为了今天的最大亮点,尤其是新设计的MacbookAir更是吸睛无数。苹果生态里面最边缘的TvOS甚至没有了展示时间。但是外界最期待的AR/VR以及传说中的苹果汽车,苹果依然是只字未提。

现场手记:久违了,WWDC

发布会结束之后的产品展示厅,几乎所有的媒体记者都围着新发布的Air,尤其是最为炫酷的午夜黑色。这是多年以来苹果粉丝一直梦寐以求的配色,上一款黑色笔记本已经是Powerbook的时代。更轻薄更强劲更持久成为了这款产品最大的卖点。

得益于M2芯片,Air的续航时间长达18个小时(以持续播放视频衡量),而半小时即可充电50%。刘海屏的设计则是个人口味不同,个人在平时使用中其实很少注意到那个缺口,毕竟那里原本也是状态栏。

现场手记:久违了,WWDC

就在大家围着Macbook Air体验的时候,库克悄悄从地下通道来到了体验厅,和几位YouTube数码网红博主简单寒暄了几句,又匆匆离去。看起来他对今天的活动非常满意。七八位苹果工作人员围在库克的身边,挡住其他人靠近苹果CEO,但依然有几位媒体记者成功挤进去和库克自拍合影。当然,是戴着口罩的合影。

现场手记:久违了,WWDC

WWDC对苹果和开发者来说,都有着特殊意义。每年6月举办的WWDC已经有30多年的历史。在iPhone崛起之后,这一活动也变成了全球移动互联网最大的开发者盛会。尽管门票价格高达1599美元,但挡不住开发者们的高涨热情,近6000张门票总是刚开始发售就一抢而空。

从2014年开始,苹果开始采用抽签制发售门票,并保留部分门票邀请女性、学生、儿童等群体,以鼓励这些群体投入到移动应用开发中去。2016年一位澳大利亚的9岁女孩更成为了最年轻的WWDC参会者,她是通过苹果的“奖学金项目”获得WWDC邀请票的。

为什么全球开发者对WWDC如此热情高涨?原因很简单,iOS生态平台是全球移动开发者最看重的移动平台。移动生态市场调研公司BusinessofApps的统计显示,虽然iOS去年全球市场份额只有16%,但却给开发者贡献了全球应用营收的63%。如果不包括游戏类别,那么iOS的营收贡献值更是高达76%;如果计算订阅营收,那么iOS的营收贡献占比是79%。

过去十年,全球移动生态市场规模保持着迅猛增长,应用与游戏营收从2016年的435亿美元持续增长到2021年的1330亿美元。即便2021年营收增幅出现下滑,同比增幅从24.7%下滑到19.8%,但这主要是受2020年对比基数太高影响。疫情爆发之后的居家生活,刺激2020年全球消费电子产品的旺盛需求,也带动了移动生态营收的蓬勃商机。

而iOS的应用营收也从2016年的286亿美元增长到2021年的851亿美元,过去两年保持着23.8%和17.7%的增速。另一方面,iOS生态的繁荣也给苹果带来了丰厚的营收,30%的应用内分成让苹果赚得钵满盆满。2019年行业研究专家巴恩斯(NedBarnes)预计,苹果AppStore的运营利润率甚至高达78%。

往年的WWDC不仅是苹果和开发者的盛会,也是硅谷本地商家的收获季节。他们同样热切盼望着WWDC的回归。苹果高级副总裁席勒(PhilSchiller)透露,疫情之前苹果每年要在WWDC上投入5000万美元。此外,还有近万名来自全球的参会者以及家人赶到旧金山湾区,他们也带来了酒店、餐饮、购物、出行等相关的丰厚营收。

2017年苹果将WWDC从旧金山转移到圣何塞举办,部分原因是为了回报自己总部所在地的商家,给当地政府带来税收。2020年3月因为疫情爆发,苹果宣布当年WWDC首次转为线上活动,失望的不仅是苹果和开发者,还有硅谷南湾的本地商家。作为补偿,苹果宣布捐出100万美元给本地商会,算是聊表心意。

疫情已经爆发两年多了,苹果正在努力让业务回归正常。过去一年时间,苹果已经多次提出回公司上班的时间表,希望推动员工每周至少回公司上班三天,但每一次都遭到不少员工的强烈抵制甚至是辞职抗议,最终只能一次次推迟全面返工计划。苹果不是谷歌或Meta那样的互联网公司,可以全面普及远程办公。软硬件一体化研发的协同性以及高度保密的公司纪律都让库克等苹果高层希望尽可能推动员工回到办公室。

疫情给苹果带来的麻烦还有中美通行不便。在疫情之前,苹果每天(没错,是每一天)都会预定50张美联航从旧金山到上海的商务舱机票,以供自己员工的随时出差需求。苹果是美联航的最大客户,每年单是这笔机票费就高达3500万美元。

之所以要预定这么多机票,因为中国是苹果最重要的供应链基地。因为疫情的原因,苹果无法像往年那样频繁派遣工程师到中国出差,远程办公暂时无法保证以往的工作效率,直接拖累了苹果新品的研发与量产速度。2020年的iPhone12更是因此推迟了整整一个月时间。

同样因为疫情的关系,此次WWDC的线下活动中,没有了原先的参会大部队——中国开发者和媒体的身影。并不夸张的说,没有中国元素就没有苹果供应链和生态圈,而没有中国参会者的WWDC同样是不完整的。苹果同样热切盼望着明年的WWDC能见到更多的中国面孔。

共同期待吧。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