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证券股票 > “一苗难求”的九价HPV疫苗灰产乱象:技....

“一苗难求”的九价HPV疫苗灰产乱象:技术抢号、黄牛分发、高价倒卖

2022-05-31 20:03:20 浏览: 40 作者: 轻吟那首歌
摘要: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智飞生物代理的默沙东九价HPV疫苗自2018年4月上市以来,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近日,一则“程序员靠编程抢挂HPV疫苗号牟利40万”的消息,引起舆论热议。红星资本局调查发现,程序员编程抢九价HPV疫苗的背后,一条“技术抢号、代理分发、高价倒卖”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智飞生物代理的默沙东九价HPV疫苗自2018年4月上市以来,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近日,一则“程序员靠编程抢挂HPV疫苗号牟利40万”的消息,引起舆论热议。红星资本局调查发现,程序员编程抢九价HPV疫苗的背后,一条“技术抢号、代理分发、高价倒卖”的灰产产业链渐渐浮出水面。

在这条灰产产业链上,技术团队专门负责全国各地“抢号”,抢到HPV疫苗号源后,再通过黄牛“出货”。黄牛每个号源可以拿到300-600元的提成费,还能将号源转卖给下级代理。

一位黄牛告诉红星资本局,靠倒卖HPV疫苗号源,平均一个月能收入上万元。

“一苗难求”的九价HPV疫苗灰产乱象:技术抢号、黄牛分发、高价倒卖

微博有账号兜售湖州长兴九价HPV疫苗号源

为何自己抢不到的九价HPV疫苗,却在黄牛这里大量出售?一个月后,王秋从“长兴公安”的官方通报中找到了答案。

5月19日,“长兴公安”发布消息称,接到医院报案后,发现有一个固定IP,对预约疫苗的接口有超高频率的访问。通过一步步的侦查勘验,发现深圳一家智能物流公司的技术开发人员李某彬通过编写计算机脚本等方式,实现对在线平台预约接口的高频率访问,对疫苗进行抢挂号。

同时,李某彬联系了一批线上的黄牛,以每个挂号600元至800元不等的价格,对这批挂号进行倒卖。

长兴公安已于5月9日将嫌疑人李某彬抓捕归案。“长兴公安”表示,自今年1月至5月初,李某彬在多省市县的妇保院的九价HPV疫苗预约平台抢号500余个,非法获利40余万元。

“一苗难求”的九价HPV疫苗灰产乱象:技术抢号、黄牛分发、高价倒卖

图片来自“长兴公安”微信公众号

红星资本局发现,利用技术手段非法抢九价HPV疫苗的不止这一起。今年1月,南方都市报曾报道,江西南昌一研究生编写代码,帮人在医院网站、APP抢九价HPV疫苗牟利,后被公安机关依法刑事拘留。

“非法抢苗”事件屡屡发生的背后,是近年来“HPV疫苗热”的一道缩影。红星资本局了解到,九价HPV疫苗自2018年4月在内地上市以来就“一苗难求”,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红星资本局调查发现,“一苗难求”的现状,也催生出“HPV疫苗抢号”灰产乱象。

疫苗灰产浮出水面

黄牛称月入上万、可招代理

在微博“HPV”超话区,不少网友表示预约时间长达一两年,直到超过最佳接种年龄上限,依然没有打上疫苗。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超话区除了有接种疫苗需求的网友,还浮现出不少黄牛的身影。

红星资本局联系上了一位黄牛刘星。刘星自称是HPV疫苗“代理”,只要有苗的城市都可以提供“代抢”“代约”甚至“现苗”服务,范围涵盖全国多个省市。

刘星声称,“代约”“代抢”服务需要根据不同地区、难易程度来收取手续费,价格在1600-1800元之间,只需要提供接种者的基本资料,再通过医鹿、知苗、约苗等平台绑定身份信息,就可以帮忙抢号。而“现苗”的价格则贵得多,以深圳市为例,“现苗”的价格基本都在2000元以上。

“一苗难求”的九价HPV疫苗灰产乱象:技术抢号、黄牛分发、高价倒卖

黄牛在朋友圈兜售九价HPV疫苗号源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在约苗APP上,进口九价HPV疫苗的价格为1318元/针,接种三针需花费3954元。如果通过刘星这样的黄牛渠道来接种疫苗,代抢费用已经到占疫苗费用的近一半。

值得一提的是,刘星这样的“代理”只是HPV疫苗灰产产业链中的一环。刘星告诉红星资本局,其背后有一个技术团队,专门负责全国各地“抢号”,抢到HPV疫苗号源后,再通过代理们“出货”。“代理”每个号源可以拿到300-600元的提成费,还能将号源转卖给下级代理。

通过刘星的描述,一条“技术抢号、代理分发、高价倒卖”的灰产产业链浮出水面。

靠倒卖HPV疫苗号源,刘星称平均一个月能收入上万元,4月的收入为1.7万元。其还向红星资本局展示了月流水账单:“每个月流水二三十万打底,万把块钱赚不到还干什么。”从上述长兴公安的通报中也可以看出,技术团队同样获利不菲。

“一苗难求”的九价HPV疫苗灰产乱象:技术抢号、黄牛分发、高价倒卖

刘星出示的图片显示,其3月流水累计超过26万元

在刘星看来,HPV疫苗代理没有风险,抢号的技术是违法的。其告诉红星资本局,某新一线城市最近抓了不少抢疫苗的技术人员。

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文明律师向红星资本局表示,通过技术手段抢挂九价HPV疫苗号源,可能会被认定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其违法所得在两万五以上,或者其行为被认定为“致使生产、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或者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的话,量刑可能在有期徒刑五年以上。

倒卖号源的黄牛同样不能免责。陈文明律师表示,倒卖号源的黄牛轻则被认定违反扰乱公共秩序或违反其他《治安处罚法》的规定而被拘留罚款,重则可能被认定为技术人员的共犯。

公立医院“一苗难求”,私立机构高价可打

从业者揭露内幕:提前1-2年就给医院打款排队

“HPV疫苗”灰产为何屡禁不止?其背后还是与市场供需失衡有关。

国家统计局早前数据显示,九价HPV疫苗的适龄人群约1.2亿。

而根据智飞生物公布的数据,2019年国内默沙东九价HPV疫苗的全年批签发量为332.4万支,2020年为506.6万支,2021年为1020.62万支。

显然,这样的供应量还远远不能满足接种需求,这就导致九价疫苗一直十分稀缺。

5月30日,红星资本局在“约苗”APP上搜索发现,海南、甘肃、江西等多地的医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都出现了九价HPV疫苗缺货的情况。而“有苗”的地区,不少接种点显示上万人预约排队。

“现在进口九价HPV疫苗,我们这里已经排了5万多人”,云南省昆明市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不止九价,进口四价HPV疫苗同样需要排队。

“一苗难求”的九价HPV疫苗灰产乱象:技术抢号、黄牛分发、高价倒卖

云南昆明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显示有6万人预约

广州市天河区一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已经不开放“第一针预约”,只对在此打过第一针或第二针的人接种,一个月放苗一次,并且也需要自行预约。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目前,深圳市已采用“摇号”的方式预约。深圳市卫健委3月8日披露的一组摇号中签公开数据可以看出,九价HPV疫苗有多难抢:共有527121人参与,21170人获得接种机会,中签率仅4%。

在这种情况下,不少消费者选择花费高价到私立机构接种。

25岁的陈琦告诉红星资本局,自己迟迟抢不到号,眼看着快要到疫苗接种上限年龄,只好转向私立机构接种。陈琦接种九价HPV疫苗共花费6700元,其中包括三针疫苗费用,代收门诊费、代收注册费、代预约平台的服务费等。这比在公立医院渠道接种贵了2700元左右,但交费第二天,陈琦就打上了疫苗。

但让陈琦不理解的是,为什么公立医院“一苗难求”,私立机构却能够轻松获得?

5月30日,红星资本局在某电商平台搜索“九价HPV疫苗”,一家名叫清宜康疫苗预约的机构客服表示,他们是医院的诸多合作渠道之一,每家医院到货后会有一定比例优先提供给该机构。该机构是提前1-2年甚至更多时间在医院排队预定并提前打款。

“一苗难求”的九价HPV疫苗灰产乱象:技术抢号、黄牛分发、高价倒卖

私立机构提供的九价HPV疫苗接种预约服务

国家卫健委:二价也能预防70%以上宫颈癌

不必因等待更高价型而错过最佳接种时间

5月30日,国家卫健委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目前,我国已有5款HPV疫苗产品获批注册。总体上看,HPV疫苗依然处于供不应求状态,我国适龄女性HPV疫苗接种率较低。

国家卫健委也提到,目前我国可应用的HPV疫苗包括二价、四价和九价,适用的年龄范围为9到45岁,引起宫颈癌HPV高危型别最主要的是16和18亚型,所以二价疫苗就可以预防70%以上的宫颈癌。HPV疫苗越早接种效果越好,在目前HPV疫苗供应紧张的情况下,不必要因等待更高价型的疫苗而错过最佳接种时间。

在红星资本局的采访中,上述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均表示,国产HPV二价疫苗货量充足,不需要排队预约。

此外,HPV疫苗的国产产能也在逐步提升。红星资本局此前曾报道,国内有17款包括瑞科生物等正在进行临床实验的HPV疫苗。

据瑞科生物3月31日公告,核心产品重组HPV九价疫苗REC603已处于III期临床试验阶段,有望成为首款获批上市的国产HPV九价疫苗。此外,瑞科生物HPV疫苗生产基地一期项目预计将于今年底完成,届时将实现每年500万剂HPV九价疫苗或3000万剂HPV二价疫苗的设计产能。

国家卫健委新闻在发布会上表示,下一步,将大力总结推广先行先试经验,促进免费HPV疫苗接种政策覆盖更多人群;同时加大多部门协作力度,努力满足接种需求。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一苗难求”的九价HPV疫苗灰产乱象:技术抢号、黄牛分发、高价倒卖“一苗难求”的九价HPV疫苗灰产乱象:技术抢号、黄牛分发、高价倒卖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