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证券股票 > 蹭概念成瘾的中装建设

蹭概念成瘾的中装建设

2022-01-07 18:02:55 浏览: 8 作者: 仪态万千
摘要: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来源:证券市场周刊区块链、IDC、云计算、新能源,中装建设这几年涉及了不少受到资本市场追捧的热点,但声势浩大的跨界之后,从营业收入来看,装饰施工依然是中装建设最主要的收入来源。本刊特约作者路漫漫/文中装建设2016年11月首次公开发行募集资金7.6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区块链、IDC、云计算、新能源,中装建设这几年涉及了不少受到资本市场追捧的热点,但声势浩大的跨界之后,从营业收入来看,装饰施工依然是中装建设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本刊特约作者 路漫漫/文

中装建设2016年11月首次公开发行募集资金7.67亿元,并在深交所中小板挂牌交易。之后至2018年是公司增收难增利的阶段,而到了2019年业绩大增,股价翻倍,禁售期三年的大股东迎来减持套现的好时机。

好业绩知时节

2019年,中装建设实现营业收入48.59亿元、同比增长17.21%,实现净利润2.48亿元、同比增长48.19%,实现扣非净利润2.47亿元、同比增长48.68%。装饰施工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6.67亿元,同比增长18.14%,毛利率提升2.66个百分点至17.01%。

当年12月,中装建设发布公告称,直接持公司股份1.98亿股的实际控制人庄小红女士计划以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2656万股。此前,庄小红自2019年4月17日至4月18日累计减持中装转债120万张,占中装转债发行总量的22.86%。

2019年3月26日,中装建设公开发行了总额5.25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股价翻倍轻松逾越6.19元的初始转股价格,转股自然大受欢迎,一共转股8454.98万股,占转股前总股本的13.95%。

利好频频套路多

目前,中装建设恐怕将迎来上市之后首个净利润下滑的年度,2021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41.83亿元、实现净利润1.72亿元、实现扣非净利润1.73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1.97%、-17.10%、-11.58%。

2021年4月16日,中装建设公开发行总额11.60亿元的可转换公司债券。10月,中装建设发布《关于中装转2开始转股的提示性公告》,转股价格为6.28元。

但公司股价从高点下跌了近6成,虽然之后股价有所回暖,但比起转股价格还是低了不少。这个时候,要让可转换公司债券持有人顺利转成股份无疑难度极大。

2021年12月2日,中装建设发布《关于与中山瑞科新能源有限公司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共同拓展光伏幕墙及国内屋面光伏发电项目。

消息发布后,一开盘股票涨停,虽然突破6元大关,但随后又跌破6元。

随即,12月21日,中装建设发布《关于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中装建设与深圳市中装云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墨者安全科技有限公司、深圳鸿蒙时代虚拟现实技术有限公司于近日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各方联合开发建筑装饰行业的楼宇智能大数据信息处理、AI可视化、元宇宙应用、智能建造系统、建筑信息模型、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的集成与创新应用等项目。本协议为框架性协议,不涉及具体金额。

这个协议内容网罗了多个资本市场热点。

但仔细分析这个框架性协议,主要是“共同合作主办、协办或参与各类论坛、研讨会、沙龙、推广会、展会及其他形式的公开活动,并合理分摊活动成本,具体分摊方式另行协商确定”。

内容如此丰富的框架性协议只是为了合作办活动?这样的框架性协议有必要披露吗?

但多篇媒体报道以“华为鸿蒙”“华为引爆”等标题对本次战略合作协议进行解读,中装建设的股价连续三个涨停板,最高涨至7.61元,比6.28元的转股价格高出了不少,可转换公司债券持有人如何选择就不言而喻了。

这个助推上市公司市值突增超过10亿元的鸿蒙时代又是何方神圣?

鸿蒙时代于2019年6月24日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没有实缴。王刚出资800万元持股80%,赵宝建出资200万元持股20%,2021年9月,赵清平全盘接手赵宝建的出资后又当月全部转给了李文清,2019年、2020年均无人缴纳社保。2021年6月,鸿蒙时代的注册地址由“深圳市福田区福保街道福保社区红柳道1号赛格柏狮二期厂房3层302”变更为“深圳市龙岗区坂田街道五和社区雅园路28号荣诚大厦A栋802”。

鸿蒙时代到底是可以让中装建设在合作办活动中圆梦元宇宙的新贵还是一家空壳公司?而深交所立马下发《关注函》,要求中装建设补充说明公司是否存在蹭热点炒作股价的情形。并且,与中山瑞科新能源有限公司的合作也要说个明白。

庄小红、庄展诺母子系中装建设的控股股东,截至2021年12月7日,分别持有上市公司24.40%股份、10.13%股份,质押率分别为62.87%、52.39%。比起2019年末78.04%及86.25%质押率下降了不少。虽然减持股份可以降低质押率,但低迷的股价受频频利好刺激而大涨无疑可以缓解质押方面的压力。

与时俱进还是蹭热点?

区块链、IDC、云计算、新能源,中装建设这几年涉及了不少受到资本市场追捧的热点,到底是与时俱进还是蹭热点?

2019年3月,中装建设拟以5.25亿元认缴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35000万股,投资后持股14.95%。后终止。

2019年11月,中装建设与成立于2018年10月的上海玳鸽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签署了投资框架协议,拟以3000万元对玳鸽信息进行增资,增资后公司持有玳鸽信息20%的股权。公告显示,玳鸽信息是一家专注于区块链技术研发与运用的技术公司,为上海市区块链技术协会理事单位。

但据工商登记资料,中装建设仅仅持有玳鸽信息3.23%股权。2020年中装建设将对玳鸽信息的投资计入“其他权益工具投资——非交易性权益工具投资”,该科目在2020年末的金额为749.47万元,扣除2019年投入另一家公司的249.47万元,中装建设对玳鸽信息投资金额只有500万元,无论投资金额还是持股比例与公告相差甚远。

2019年12月,中装建设与恒宇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拟共同出资在澳门设立一家合资公司,致力于应用区块链、物联网等新技术在建筑装饰行业领域的研发及应用。之后没有下文。

在2019年年报,中装建设表示,在科技创新上有所突破,在区块链技术和IDC等新基建业务大力投入资源,践行科技转型战略。

2020年2月,中装建设与安讯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投资框架协议,中装建设拟以5400万元对安讯集团进行增资,增资后公司占安讯集团30%的股权。之后,杳无音信。

2020年3月,中装建设设立全资子公司深圳市中装云科技有限公司。同年7月,中装云科技以自筹资金6000万元通过股权转让及增资的方式获取广东顺德宽原电子科技有限公司60%的股权。随后中装云科技以及佛山市顺德区吉谦文化服务有限公司分别拟以自筹资金4.26亿元、2.84亿元认购宽原科技新增注册资本5325万元、3550万元。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目前宽原科技的注册资本以及实缴资本均为1375万元,双方的增资均未到位。吉谦文化成立于2018年8月,注册资本500万元,没有实缴,也无人参保,无子公司,只参股了宽原科技,是否有能力增资2.84亿元?

2021年1月披露大数据项目进展公告显示,宽原科技拟投资15亿元建设约10000个标准IDC机柜的顺德五沙大数据中心项目已于2020年12月初开工建设。项目预计于2021年4月底完成1号楼主体的施工验收,2021年9月底完成1号楼机柜第三方验收交付。

目前进展如何?只有2021年半年报显示,在建工程中的“佛山五沙数据中心项目”投资预算7.50亿元,计划建设5000个6KW标准机柜,其中4亿元已经通过可转公司债券募集。2021年上半年投入2911.95万元,截至2021年6月末,累计投入4471.73万元,工程累计投入占预算比例5.96%。

2020年,公司因蹭热点被深圳证监局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以及被深圳证券交易所给予通报批评处分。

声势浩大的跨界之后,从营业收入来看,装饰施工依然是中装建设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提升盈利靠跨界物业管理?

2020年8月,中装建设收购深圳市嘉泽特投资有限公司100%股权。嘉泽特为持股型公司,其主要资产为持有深圳市科技园物业集团有限公司51.63%股权。本次交易作价1.68亿元,产生商誉7538.23万元,这是公司上市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

在物业管理行业,科技园物业实力确实比较强,但嘉泽特的盈利并不多,并购草案显示,2017年度、2018年度及2019年前三季度,嘉泽特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3.06亿元、3.53亿元、2.87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032.21万元、936.93万元和896.22万元。转让方给出的业绩承诺:2020年、2021年、2022年,嘉泽特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91万元、1446万元和1601万元。

嘉泽特2020年度净利润为1576.18万元,超额完成业绩承诺。

在建工程资金缺口大

上市以来中装建设在经营活动现金流入不敷出累计高达10亿元,不但没有改善迹象,反而“失血”加剧。但中装建设并没有精打细算。截至2021年6月末,在建工程四大项目预算投资额高达22.35亿元,累计投入9011.88万元,算下来,还需要投入21.44亿元。中装总部大厦投资预算6.58亿元,累计投入1909.34万元,占预算的2.90%。在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并且资产负债率超过50%的情况下,为何还要上马总部大厦?

再看许昌分散式项目,投资预算2.56亿元,累计投入1832.37万元,占预算的7.15%。涉足新能源风电的中装建设三级子公司许昌许瑞风力发电有限公司在许昌有两个分散式项目,合称“河南许昌许瑞50MW分散式风电项目”。2021年7月,中装建设发布公告称,上述项目拟由许瑞风电与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中南电力设计院有限公司签署EPC总承包合同,项目合同总金额约4.16亿元。同时,一级子公司深圳市中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与中南院签署承包合同,合同金额为8482.75万元。8月,许瑞风电与中南院解除EPC总承包合同,由中装新能源承担工程总承包方。

中装新能源成立于2017年7月,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缴资本800万元,无人缴纳社保,旗下三家子公司同样无人缴纳社保。中装新能源有多大的实力作为工程总承包方?许昌分散式项目又怎样进行?

还有装配式建筑产业基地项目,投资预算5.71亿元,累计投入798.43万元,占预算的1.40%。该项目是2017年筹划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募投项目,拟使用募集资金金额5.25亿元。4年过去了,募集资金也早到位了,为何累计投入才不到800万元?

12月25日,中装建设披露了多个公告称,为满足公司发展计划和战略实施的需要,公司及控股子公司2022年度计划向银行等金融机构申请合计总额不超过人民币10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公司实际控制人庄重、庄小红、庄展诺一家三口及亲属为上述银行等金融机构授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担保期间内不收取任何费用,也不需要公司及控股子公司提供反担保。

财大气粗欠税多

上市后,中装建设的应交税费大幅增加,从2015年末的7947.43万元大增至2020年末的3.93亿元,2015年实现营业收入25.99亿元,2020年55.81亿元,营业收入增加了一倍多,而应交税费增加了四倍多。以一个季度为纳税期限的规定仅适用于小规模纳税人,中装建设绝大部分的收入来自一般纳税人,需要每个月申报缴纳,且公司收入的季节性并不明显,并没有集中在12月,为何会有这么多增值税没有缴纳?是确认收入太着急了,还是资金太紧张了?

过去几年,中装建设拖欠的增值税越来越多,2016年末9827.67万元、2017年末1.50亿元、2018年末1.93亿元、2019年末2.51亿元。但奇怪的是,2017年、2018年、2020年这三年的营业外支出中的“罚款支出、滞纳金”仅仅数万元,2019年为零。2021年上半年,滞纳金突然高达141.08万元。

虽然负债累累,但中装建设账上的资金也不少,2020年末货币资金12.88亿元,其中受限制的货币资金1.89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2974.64万元是投资的理财产品。2021年6月末,货币资金17.36亿元,其中受限制的货币资金1.55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2.04亿元。说明缴纳增值税的钱还是充足的。宁愿让钱趴在银行吃利息,宁愿花钱理财,也不及时清缴税费,利息收入再多,理财收益再高,也比不上每日万分之五的滞纳金,并且还可能因严重拖欠税费上黑名单,这样明显得不偿失的操作实在很蹊跷。

中装建设的营业收入远不如同行的上市公司,应交税费却多出了不少。同行业的金螳螂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312.43亿元,年末应交税费2.17亿元。亚厦股份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07.87亿元,年末应交税费1.80亿元。

2021年1-6月,中装建设、金螳螂、亚厦股份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5.66亿元、136.70亿元、53.08亿元,6月末的应交税费分别为3.51亿元、2.24亿元、1.46亿元。

2016年至今,中装建设营业收入持续增长,净利润年年增加,但经营活动现金流却背道而驰,只有2019年净流入6597.80万元,其余年度均入不敷出,并且一年不如一年。在这5年里,金螳螂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均为正数,亚厦股份四正一负,中装建设四负一正。

瓜分6666元现金红包!领取8%+理财券,每日限额3000份!蹭概念成瘾的中装建设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