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我国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回顾与展望....

我国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回顾与展望

2022-08-02 10:18:11 浏览: 21 作者: 出淤泥而不染
摘要:内容提要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秉持“先放开货币市场利率和债券市场利率,再逐步推进存、贷款利率市场化”的总体思路,本币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是总体改革的最后一环,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环。人民银行2022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专栏形式介绍了近两年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在人民银行的指导下在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方面取得的最新成果……

内容提要

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秉持“先放开货币市场利率和债券市场利率,再逐步推进存、贷款利率市场化”的总体思路,本币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是总体改革的最后一环,也是最为关键的一环。人民银行2022 年第一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以专栏形式介绍了近两年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在人民银行的指导下在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方面取得的最新成果。本文梳理了我国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分析了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并从金融从业者角度对未来改革方向做出展望并提出建议。

一、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回顾

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可追溯至1999年,在此之前,金融机构存款利率锚定人民银行公布的存款基准利率。

1999-2003年: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早期的有益尝试

1999年10月,人民银行批准中资商业银行法人对中资保险公司法人试办由双方协商确定利率的大额定期存款。2002年2月、12月,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已完成养老保险个人账户基金改革试点的省级社会保险经办机构分别试点协议存款。2003年11月,国家邮政局邮政储汇局获准与商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开办邮政储蓄协议存款。

2004年:实现存款利率“放开下限,管住上限”目标,利率市场化改革迈出重要一步

2004年10月,人民银行在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上限的同时,允许存款利率下浮,所有存款类金融机构对其吸收的人民币存款利率,可在不超过各档次存款基准利率的范围内浮动,同时政策明确规定“存款利率不能上浮”。

2012-2014年:允许存款利率区间内上浮,区间上限逐步扩大

实现存款利率“放开下限”阶段目标后,我国利率市场化改革重点落在货币市场基准利率体系建设等工作上,直至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基本平息后,于2012年在取消存款利率上浮约束上取得突破。2012年6月、2014年11月,人民银行先后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1.1、1.2倍。2014年11月,人民银行对基准利率期限档次适当简并,不再公布人民币五年期定期存款基准利率,金融机构自主定价空间进一步扩大。

2015年: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存款利率上限全面放开,利率市场化改革取得关键性进展

从利率市场化的国际经验来看,存款利率上限放开后,金融机构有高息揽储、高风险投资倾向,需要建立起以存款保险制度为代表的金融安全网防范风险。因此我国在存款保险制度上做出先行建设,2014年10月国常会通过《存款保险条例》,2015年4月国务院批复同意《存款保险制度实施方案》,同年5月1日起《存款保险条例》正式施行。

随着改革安全网的推进落地,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进入快车道。2015年3月、5月人民银行先后将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基准利率的1.2倍调整至1.3、1.5倍。6月人民银行颁布《大额存单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大额存单发行利率以市场化方式确定。8月人民银行决定放开金融机构一年以上定期存款利率浮动上限。10月人民银行决定,放开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村镇银行、财务公司、金融租赁公司、汽车金融公司等金融机构活期存款、一年以内定期存款、协定存款、通知存款利率上限。

2019年至今: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对存款利率自律管理明显加强

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于2013年9月成立,通过行业自律监管,激励约束金融机构利率定价行为。2019年以来,利率自律机制在存款利率定价自律管理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2019年12月,人民银行组织利率自律机制提出自律倡议,将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纳入自律约定。2020年3月,人民银行指导利率自律机制加强存款利率自律管理,包括将结构性存款保底收益率纳入自律管理范围。2021年6月,人民银行指导利率自律机制优化了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确定方式,将原由存款基准利率一定倍数形成的存款利率自律上限,改为在存款基准利率基础上加上一定基点确定。2022年4月,人民银行指导利率自律机制建立了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利率自律机制成员银行参考以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为代表的债券市场利率和以 1 年期 LPR 为代表的贷款市场利率,合理调整存款利率水平。

二、对深化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展望与建议

随着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的不断深化,存款利率市场化程度逐步提升,但当前仍存在存款利率对市场利率变化不敏感,存款利率市场化程度不够深入等问题,笔者建议在以下两方面进一步深化改革。

进一步理顺利率传导机制,完善存款利率形成机制

2022年4月,利率自律机制建立了以 10 年期国债收益率和1 年期 LPR为参考的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笔者认为该调整机制有两大特点。第一,以市场化程度更高的资产利率为参考基准,调整市场化程度更低的负债利率,既符合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总体方向,又体现商业银行资产负债管理中“以资定负”的创新型思路。第二,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以“压舱石”存款基准利率为定价基准,将政策导向与市场反馈相结合,以MLF利率反应最新政策利率导向,以LPR、国债利率对MLF利率利差反应当前贷款与债券市场风险溢价的存款利率定价体系。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完善了存款利率市场化定价机制,但仍存在堵点。

1. “一个市场利率基于两个政策利率定价”增加了存款利率形成机制的复杂度

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下,存款基准利率仍为存款利率定价的锚;而以1年期MLF利率为代表的货币市场政策利率可以分别通过LPR报价机制、国债市场运行传导至1年期LPR、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两个存款参考利率,进而引导存款利率定价。因此目前的市场化调整机制虽然通过引入参考利率提升了存款利率定价的市场化程度,但也使得存款利率与政策利率对应关系变得不清晰。

2. 市场化调整机制参考利率与存款利率内涵并不完全匹配

1年期LPR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内涵上与存款利率存在明显差异。1年期LPR包含信用风险溢价,且主要体现为金融机构对实体部门信用风险溢价的评估。10年期国债期限远长于主流存款产品,其利率中包含较多期限溢价,且从信用风险角度来看,该利率反映金融机构对主权信用的定价。长远来看,仍应选取反映金融机构短期信用风险的准无风险利率作为存款利率的定价参考。

3. 存款利率与其他市场化负债利率定价机制尚未统一

人民银行于2013、2015年先后推出同业存单、大额存单,扩大金融机构负债产品市场化定价范围,但长期以来大额存单利率与同业存单利率走势并不一致,有时甚至完全相反。同业存单利率紧密跟随货币市场政策利率变动,体现出较强的市场化特征。人民银行在2022 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报告中指出,“很多银行的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利率接近自律上限”,“存款利率难以跟随市场利率变化”。

笔者认为堵点仍需从深化改革方向突破。第一,优化政策利率体系,完善存款市场利率形成机制。从货币政策实践来看,不同政策利率的时效性、对市场利率的引导效果明显不同。2015年10月至今,存款基准利率长期保持不变,市场机构在实务中很大程度上也仅将这一政策利率作为存款产品的“标价”基础;同一时期MLF利率在人民银行引导下多次调整,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将这一政策利率间接引入存款市场利率定价,也有效带动金融机构调整存款产品利率。货币政策当局可以通过明确重要政策利率的指标性作用、取消缺乏时效性的政策利率等方式,优化政策利率体系,进而完善利率市场化形成机制。第二,持续推进LPR改革,发挥LPR改革效能和指导性。以完成市场化改革的利率引导尚未完成市场化改革的利率是渐进式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常见路径。我国以“先贷款,后存款”的顺序推进改革,因此想要发挥市场化贷款利率对存款利率的有效引导作用,就必须不断加深贷款利率市场化程度,发挥LPR改革效能。第三,发挥其他市场化利率在存款利率定价中的作用。货币市场是我国最早完成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金融市场之一,形成了以DR、SHIBOR等为代表的指标性利率。在存款利率定价中,可探索对此类反映金融机构负债成本变化的市场化利率的应用。

保持对存款利率的合理监管指导,积极引导各类市场参与主体的市场预期

2009年市场利率下行周期中,一些金融机构在当时存款利率“放开下限,管住上限”的政策环境下,主动调整负债结构及成本,对存款利率进行下浮。与之相反,尽管2018年以来我国市场利率总体处于下行周期,但部分存款产品利率反而“逆市上行”。这种变化一定程度上与银行理财、公募基金等金融机构产品对银行存款的分流有关,是我国金融市场产品种类不断丰富,居民与企业投资渠道不断拓宽的体现,但客观上确实加大了金融机构吸收存款的压力。笔者建议在保护市场良性竞争的同时,促进金融市场稳健发展,提高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可持续性。

1. 保持对存款利率的合理监管指导

从国际经验来看,利率市场化伴随着金融深化,存款利率市场化后市场竞争加剧,金融机构普遍存在提高利率、吸引客户的内在诉求,而竞争一旦脱离良性范围将不利于金融市场的稳健发展。因此监管机构应继续加强对存款利率的合理监管指导,继续发展当前行业自律监管、MPA考核等管理机制,同时考虑到机构间的差异,保持当前对存款利率差异化监管的思路,循序渐进推进深化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

2. 积极引导各类市场参与主体的市场预期,加大改革的宣传说明工作

对实体部门而言,存款既是一种流动性管理工具,又是一种资产配置工具,从风险收益角度来看,其低风险、低收益特征明确。可参照其他金融产品的设计营销,做到充分揭露风险收益特征、做好投资者教育工作,使投资者获取与其实际风险偏好匹配的风险溢价。非银机构是货币和债券市场的重要参与者,在货币、债券市场利率定价中起重要作用。当前存款利率市场化调整机制将10 年期国债收益率代表的债券市场利率设为存款利率定价参考利率之一,将发挥非银机构在利率价格发现方面的作用。总体而言,让各类市场参与者准确、全面理解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有助于各市场主体更好地参与到深化改革进程中,也有助于政策当局实现稳定银行负债成本,进而推动降低企业综合融资成本的政策目标。

作者丨张时闰,华安证券固定收益部

原文《我国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回顾与展望》全文将刊载于中国外汇交易中心主办《中国货币市场》杂志2022.08总第250期。

我国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回顾与展望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