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通胀高企IMF再降增速预期,美联储加息溢....

通胀高企IMF再降增速预期,美联储加息溢出效应应警惕

2022-07-27 20:11:45 浏览: 77 作者: 全球财经社
摘要:在美联储7月加息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再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速预期。26日,IMF在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基于基准情境,将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较4月时下调0.4个百分点至3.2%,并将2023年经济增速预期也从4月的3.6%大幅下调至2.9%。IMF指出,全球经济前景的风险压倒性地倾向于下行。这些挑战包括全……

在美联储7月加息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再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速预期。

26日,IMF在最新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基于基准情境,将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预期较4月时下调0.4个百分点至3.2%,并将2023年经济增速预期也从4月的3.6%大幅下调至2.9%。

IMF指出,全球经济前景的风险压倒性地倾向于下行。这些挑战包括全球通胀飙升、亚洲地区经济增速低于预期以及俄乌冲突的持续影响等。IMF称,随着物价上涨继续挤压全球各地的生活水平,抑制通胀应该是决策者的首要任务。紧缩货币政策将不可避免地产生实际经济成本,但拖延只会加剧这些成本。同时,有针对性的财政支持也会有助于缓解对弱势群体的影响。

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在北京时间28日凌晨宣布再度加息75个基点,但市场越来越担心美联储可能难以在控制通胀和避免经济衰退间保持平衡。IMF首席经济学家古林查斯还对第一财经表示,美联储等全球主要央行收紧货币政策对新兴市场及发展中经济体的溢出效应“实际上是我们最担心的事情之一”。

年内连续第三次下调全球增速预期

此次是IMF年内连续第三次下调全球经济增速预期。古林查斯指出,这一增速下调主要反映了世界三大经济体美国、中国和欧元区的增长停滞对全球前景产生重要影响。

在美国,家庭购买力下降和紧缩的货币政策将使今年和明年的经济增速分别下降到2.3%和1%,比4月分别下调1.4和1.3个百分点。在欧元区,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速预期分别下调至2.6%和1.2%,比4月分别下调0.2和1.1个百分点,反映出俄乌冲突和紧缩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

其他发达经济体今明两年的经济增速预期也被全面下调。比如,日本今明两年增速预期均为1.7%,分别被下调0.7和0.6个百分点;英国今年增速预期为3.2%,但明年增速预期骤降至0.5%,分别比4月下调了0.5和0.7个百分点。

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中,亚洲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修正幅度相应较大,今明两年分别被下调0.8和0.6个百分点。其中,印度今年的经济增速预期被下调了0.8个百分点至7.4%,主要反映不利的外部条件和更快的货币政策紧缩影响。而其他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今年经济增速预期整体被上调,新兴和发展中欧洲、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中东和中亚地区的增速预期分别比4月上调了1.5、0.5和0.2个百分点。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今年的增速预期与4月时持平。

无独有偶,世界银行上个月也将2022年全球增长预期从之前的4.1%下调至2.9%,理由与IMF所陈述的宏观经济压力相似。不过,IMF称,基准情境预测中虽然今明两年全球GDP或全球人均GDP都出现下降,但并不会出现全球经济衰退。

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甚于以往的背景下,IMF此次同时给出了另一种可能的替代情境下的预测。也就是包括俄罗斯对欧洲切断天然气供应在内的一些风险成为现实后,2022年和2023年的全球经济增速更将分别下降到2.6%和2.0%左右。在这种情境下,美国和欧元区明年的经济增速都将接近于零,并因此给全球其他地区带来负面影响。

通胀高企IMF再降增速预期,美联储加息溢出效应应警惕

美联储等全球主要央行收紧货币政策对新兴市场及发展中经济体的溢出效应,也是外界的一大担忧。

古林查斯解释,主要央行的紧缩政策主要通过三重方式,对全球其他地区产生持续的外溢影响。首先,紧缩政策将导致全球层面的需求和经济活动减少,这将给依赖出口增长的国家带来沉重负担。其次,美国和其他主要央行的紧缩政策,将导致美元对新兴市场经济体货币大幅升值,进一步加剧上述经济体的通胀压力。鉴于美元走强,使得所有以美元计价的进口商品价格迅速走高,输入性通胀使得上述进口国面临更高的通胀压力。最后,每当此类周期发生时,往往导致资本涌入避险资产。投资者更倾向于撤出新兴市场经济体,寻找安全的避风港,例如投资美国国债或其他避险资产。在过去的4至5个月间,已经观察到新兴市场持续且较大规模的资本外流情况。

古林查斯表示,截至目前,资本外流情况仍较为有序。但它将增加上述经济体国内和主权利率的压力,进一步减少财政政策空间,同时导致私营企业部门融资难度加大。这些都将拖累新兴市场经济体的表现。

在此次报告中,IMF还认为,紧缩的金融状况或将引发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债务危机。因为国际债务以美元计价,本币对美元贬值会导致这些经济体的资产负债表估值受损。60%的低收入国家已经处于或面临政府债务困境的高风险。10年前,这一比例仅为20%。

骏利亨德森新兴市场企业策略投资组合经理库特尼则对第一财经称,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大体上很好地承受了与疫情和乌克兰局势有关的压力。由于其GDP主要依赖于基本制造业和初级商品,而这些部门在疫情期间仍然运作良好,许多国家的经常账户余额有所改善。“但贸易条件严重恶化的国家面临的潜在违约风险最大。斯里兰卡就是这种情况,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边缘国家似乎也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

、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