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去”“留”之间 小贷市场的上半年....

“去”“留”之间 小贷市场的上半年

2022-07-25 00:45:21 浏览: 46 作者: 留给时光遗忘
摘要:2022年过半,小贷市场分化局面愈发明显。一方面,出于监管合规要求与经营需要,包括腾讯、字节跳动、度小满等互联网巨头旗下小贷纷纷增资,向百亿元迈进;另外,360数科、OPPO、vivo旗下小贷年内也传来增资消息,将注册资本金扩至50亿元。“主要还是考虑到今后业务发展的合规性,为了满足基本的门槛要求。”一小贷行业从业人士……

2022年过半,小贷市场分化局面愈发明显。一方面,出于监管合规要求与经营需要,包括腾讯、字节跳动、度小满等互联网巨头旗下小贷纷纷增资,向百亿元迈进;另外,360数科、OPPO、vivo旗下小贷年内也传来增资消息,将注册资本金扩至50亿元。

“主要还是考虑到今后业务发展的合规性,为了满足基本的门槛要求。”一小贷行业从业人士一语见地。不过,前排竞速、“差等生”淘汰。巨头谋合规扩融的另一面,不少地方小贷公司却在大批量出清。仅在7月,就有多地整顿清理了最新一批小贷公司。不难预见,在监管趋严、竞争加剧、获客趋难的行业现状下,后续小贷仍将进一步分化。

巨头“扩融”

“现在为了谋合规、拼市场,大家都铆足了劲增资。”小贷行业人士李力坦言。

近期,互联网平台旗下小贷公司出现增资潮。就在6月,腾讯旗下财付通小贷注册资本从50亿元增资至100亿元,增资完成后,资本金一度跃升为行业第二;此外,OPPO、vivo旗下网络小贷公司隆携小贷也一举增资至50亿元,势在瞄准跨区域展业。

对于增资行为,财付通小贷此前回应北京商报记者称,增资是基于自身经营需要,对公司资本金进行的正常调整,相关申报严格遵循监管合规要求;另外,有知情人士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企业增资主要是考虑到今后业务发展的合规性,为了满足基本的门槛要求”。

事实上,不仅仅是财付通小贷、隆携小贷,今年来,包括字节跳动、度小满等互联网巨头旗下小贷公司也频现增资消息,二者分别增资至90亿元、74亿元;另外,360数科旗下小贷从去年底至今也追加了两轮融资,将资本金增至了50亿元。

有消息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字节跳动此轮增资主要是为了扶持抖音电商场景内的小微企业主,中融小贷主动加大自有资金投入,增资也是更稳健的方式,保持杠杆率处于行业低位,符合监管指导方向”。据悉,该增资事项已获监管部门审批通过。

从头部小贷增资行为来看,一方面是意在满足监管对全国性网络小贷的注册资本门槛,另外也侧面反映出网络小贷业务规模快速增长的需要。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自2020年11月银保监会会同央行等部门公布《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其中提及“注册资本不低于10亿元,跨省公司不低于50亿元”后,小贷行业增资动作不断,一方面为满足新规要求,瞄准跨省经营;另外由于杠杆限制,也在为业务扩展补充更多“弹药”。

“网络小贷相比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牌照,杠杆较低,融资渠道少,融资成本高,但具有跨区域性和业务灵活性的优势,牌照可获得性也可能高一些。因此网络小贷成为一些互联网生态巨头开展借贷业务的着力点。”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分析道。

易观分析金融行业高级分析师苏筱芮也提及,头部小贷纷纷增资扩融,表明贷款类业务仍是巨头金融业务中的重点构成,是巨头利用流量优势切入金融的优质业务,体现出作为股东的互联网巨头对网络贷款业务前景的看好,也能够表明其合规经营和稳步扩大业务规模的决心,能够为后续展业筑牢根基。

差生离场

巨头扩融,差生离场,这样的一个行业分化现象,在今年上半年体现得更加鲜明。

就在近日,成都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布了该市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小额贷款公司名录。其中,有9家小贷公司被责令停业整顿。

另外,海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也发布消息称,拟取消辖区内5家网络小贷公司的试点资格,并强调相关机构要继续承担应承担的债权债务及相关法律责任。

除此之外,包括安徽、江苏、湖南、内蒙古等地,都在持续推进小贷合规治理,一批接一批的地方问题小贷公司,在加速退场。

这些问题小贷公司,有的违规,有的失联,有的已经仅剩个空壳。冰鉴科技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清理小贷其实一直在推进,一方面是市场上小贷公司较多,良莠不齐,很多小贷公司非法发放高利贷,还有一些小贷公司并未开展实际业务,因此,将其清理出市场,有利于促进小贷行业健康发展。

在他看来,随着监管趋严,行业竞争加剧,互联网小贷的红利将越来越少,再加上部分小贷公司的股东主营业务增长乏力,这也或导致更多机构被迫退出小贷业务。

事实上,对于大部分中尾部小贷公司来说,今年的业务开展不容易。从业者李力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上半年受疫情影响,经常会造成公司业务受阻或中断的问题,目前整个公司业务策略趋于保守。“市场需求下降,获客也更难更贵。只能少做点。”他无奈道。

这其实是很多小贷公司面临的共同困境:增长乏力、核心竞争力不足、业务高度同质化下,如何提高获客效率、降低获客成本、留住存量客户,已成为小贷公司的生死考题。

纵观近几年央行披露的全国小贷统计数据,从2015年开始,全国小额贷款公司数量持续下降,近两年有略微加速下滑的迹象。例如到2021年底降至6453家,贷款余额为9414.7亿元,再至2022年一季度,小贷公司数量进一步降至6232家,贷款余额降至9330.49亿元。

对此,于百程指出,全国小贷公司数量众多,特别是地方小贷公司占绝大多数,一方面受当地经济波动和自身实力的限制,另一方面也面临其他金融机构的竞争,因而近几年生存压力较大,还有部分地方性小贷公司存在违法违规现象,因此整体机构数量呈下滑态势。

维持现状不下滑

“下半年,努力维持现状不下滑,就是最好的结果。”谈及后续发展,李力感慨道。

这也是大部分小贷公司的发展目标。多个因素影响下,不难窥出,后续小贷行业仍将持续分化。

正如王诗强指出,获客难且成本不断增加,杠杆限制导致融资难,此外监管要求降低贷款利率,多重不利因素叠加下,小贷发展困难重重,展望后半年依然挑战较多。机构需要提高获客效率,降低获客成本,此外,只有风控较好的小贷公司才能给客户提供更低利率贷款,才能留住客户。因此,在他看来,下半年,小贷公司应该积极与第三方头部智能风控企业合作,提高风控和获客能力,应对激烈竞争。

“如今小贷公司的发展趋势已经形成,预计接下来还将持续优胜劣汰。”于百程说道,下半年有几个点值得关注,一是在网络小贷层面,监管办法目前仍在征求意见中,根据网络小贷征求意见稿,网络小贷门槛较高,全国性的网络小贷因为全国展业,将由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依法批准和监管;另外,今年上半年广东发文开展小额贷款公司不良资产转让试点业务,有利于小贷公司降低不良率,盘活资产,从而开展新的业务,这也是小贷行业提升资产处置效率,优化资产结构的有益尝试。

展望后续,苏筱芮则指出,小贷行业的发展仍将延续分化之势,建议相关从业机构立足初心,充分挖掘小微企业、普惠金融的资金需求,提升服务能力与科技水平,打造自身的差异化、特色化业务,同时也要关注个人信息保护、消费者权益保护等重点合规工作,在合规的前提条件下稳健前行。

北京商报记者 刘四红

“去”“留”之间 小贷市场的上半年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