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处置不良资产一箭双雕 农商银行调结构....

处置不良资产一箭双雕 农商银行调结构、降成本

2022-03-28 14:01:40 浏览: 55 作者: 一游之间
摘要:本报记者郭建杭北京报道2022年以来,为了改善资产结构,提高资产质量,降低资产管理成本,农信系统对抵债资产的处置也在提速。《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名为“中西部金服”的阿里拍卖陕西一级服务机构,正在持续推介陕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各级行社的抵债资产包,涵盖资产数量包括已开发的大型商业综合体、个人住宅,推介方向包括售卖和招……

本报记者郭建杭北京报道

2022年以来,为了改善资产结构,提高资产质量,降低资产管理成本,农信系统对抵债资产的处置也在提速。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名为“中西部金服”的阿里拍卖陕西一级服务机构,正在持续推介陕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各级行社的抵债资产包,涵盖资产数量包括已开发的大型商业综合体、个人住宅,推介方向包括售卖和招商。

与此同时,以“抵债资产”为关键词在淘宝中搜索,有不下十家农商银行、农信社的相关资产在售,售卖的资产通常为厂房、商铺以及个人住宅。

有北京法拍房人士告诉记者,从去年年底开始,陆续有大量断供房以资产包的形式流向市场,但从拍下资产包到手续完备后房产过户到用户手里,这个过程非常复杂,可能会持续一年以上。

抵债资产积极变现

虽然目前农商银行抵债资产真实数量一直没有准确统计数据,但在2022年春节前后,从代拍平台、处置服务公司等渠道可见农商银行抵债资产包流出的频率和数量有明显增加。

记者注意到,中西部金服自2021年9月开始持续推介多家农商银行和信用联社的相关资产,资产权利人包括陕西信合山阳农商银行、陕西信合留坝联社、陕西咸阳秦都农商银行、陕西信合蒲城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等。推介的资产项目包括大型购物广场、商业综合体、厂房以及部分住宅项目的资产包等,推介目的包括出售和招商。

针对记者询问各类资产推介项目的具体情况、市场反应等问题,中西部金服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公司作为信用社的服务机构,暂不方便回复相关问题。”

事实上,2022年以来,已有多地区农商银行、农信社发布抵债资产推介。

如山西尧都农商银行在3月8日发布了最新一期的抵债资产处置公告,出售资产包括部分已建成社区的多个住宅项目,以及部分企业的不动产资产;出租的项目包括底商及企业不动产等。此外,山东、吉林等地近期也有抵债资产公开推介。

某农商银行人士告诉记者,收取抵债资产是农商银行清收不良的重要手段。在收取抵债资产后,除了少部分会留作银行和信用社的固定资产自用之外,大部分要在两年内尽快出售变现,否则会对农商银行净利润和资本充足率等各项指标都有影响。

此外,从抵债资产对银行各项指标方面的影响来看,主要影响其拨备计提和计入加权风险资产的权重,进而影响银行净利润的实现和资本充足率指标。

记者了解到,收取后的抵债资产一般会被归类为关注类资产,计提减值准备比例为2%,两年内未处置的抵债资产一般会下调至次级类;次级类资产的计提减值准备比例则为25%。同时,拨备计提压力也会逐年增大。

目前,对于抵债资产的去向,以转为银行固定资产留用以及对外处置变现两种为主。

在抵债资产需加快处置的压力下,农商银行在抵债资产的收取时都较为谨慎,只有当抵押物拍卖处置失败,银行才不得不收取抵债资产,在收取抵债资产后也会尽可能地快速变现。

处置抵债资产已成常规工作

银行抵债资产处置并非新鲜事。早在2005年,为促进和规范抵债资产处置工作,防范抵债资产处置过程中的道德风险,最大限度回收不良资产,财务部印发《银行抵债资产管理办法》,商业银行开始采用公开竞争拍卖等方式打包出售抵债资产组合。

在近两年,加快盘活抵债资产已成为农信系统的常规工作。陕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书记、理事长毛亚社在2022年陕西省农信工作部署中提到要以系统思维推动资产风险持续化解。“从今年起,要在全系统实施信贷资产风险防控化解‘破冰、融冰、除冰’三步走战略,利用三年时间对难点焦点问题各个击破,实现信贷资产质量不断趋实、表内不良贷款稳中有降、特殊资产清收成效显著、抵债资产处置效率提高、风险防范能力大幅提升五大目标。”

3月18日,山西省农信联社临汾审计中心党组成员、副主任马飞龙在洪洞农商银行的工作走访中,也重点关注到抵债资产清收处置工作。其在听取抵债资产清收处置情况汇报后,针对处置变现过程中的难点,提出解决问题的思路方法。

马飞龙认为,按照“早处置、早收益”的工作思路,对抵债资产进行细致盘点,摸清底数、建立台账,专人跟进、逐笔落实,针对每笔抵债资产的实际现状,制定不同的处置方案,加快清收处置质效;科学应用第三方机构专业优势,巧借外力,强强联动,通过与优质房屋中介、拍卖公司进行合作,打开抵债资产处置“新通道”,全面推进抵债资产处置变现。

为降低减值准备提取压力,优化资本充足率、资产利润率等指标,农商银行普遍会将非生息的抵债资产尽快变现,并将处置抵债资产提到常规工作日程中,尽快处置,盘活资金。但同时,农商银行在抵债资产处置方面也面临处置难点。

农信合研究所农商银行不良资产化解服务中心主任、炜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胡波律师告诉记者,农商银行在处置抵债资产的时候,不良资产估值是个大问题——估值过高,投资人不认可;估值过低,银行风控过不去。要解决这一难点,需要引入专业机构来解决估值问题,鉴于农商银行在不良资产处置过程中缺少专业人才,在处置资产中缺少将资金、资源、资质、知识系统整合的能力,建议在各省联社的协调,加强与外部专业处置机构的合作,充分利用外脑和市场化手段,实现处置过程和结果的多赢。

对于哪些资产包容易变现等问题,胡波告诉记者,投资人还是对变现率高的资产感兴趣。

对于目前抵债资产处置面临的难点,也有专业人士曾给出建议,农商银行在大额不良贷款的处置上,首先,寻求与资管公司合作,通过转让的方式进行处置,避免收取抵押物;其次,在抵债资产收取时,避免相关税费由抵债资产承担;最后,在抵债资产价格上在保证抵押房产公允价值的基础上,尽量降低抵债资产的裁定价格对银行最为有利。

今年2月,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主持召开专题座谈会,听取有关部门关于促进中小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处置和兼并重组工作情况汇报,研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聚焦不良资产处置主业、发挥独特功能优势、助力化解金融风险相关政策措施,5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参加座谈。

2022年,包括农信系统在内的中小银行在不良资产化解方面的关注度空前高涨。记者了解到,已有中部地区省联社将全员化解不良作为2022年首要的工作重点。

但对于化解不良的具体手段农信系统或与其他商业银行略有差别。中国东方资产发布的《中国金融不良资产市场调查报告》提到,当前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最主要的方式是不良资产转让,且转让时最倾向的合作方为大型金融资产管理公司。

处置不良资产一箭双雕 农商银行调结构、降成本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