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中国金融》|供应链金融创新发展探索....

《中国金融》|供应链金融创新发展探索

2021-12-28 12:41:46 浏览: 91 作者: 川水往事
摘要:文章|《中国金融》2021年第24期供应链金融创新发展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助力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重要路径。为了精准服务供应链产业链完整稳定,推动山西省供应链金融发展,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于2020年11月会同省工信厅、省商务厅等九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发展的实施意见……

文章|《中国金融》2021年第24期

供应链金融创新发展是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助力提升产业链供应链现代化水平,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重要路径。为了精准服务供应链产业链完整稳定,推动山西省供应链金融发展,中国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于2020年11月会同省工信厅、省商务厅等九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发展的实施意见》,引导全省各金融机构从山西省供应链产业链整体出发,运用科技手段整合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信息,在真实贸易背景下,探索构建核心企业与上下游企业一体化的金融供给体系和风险评估体系,努力为产业链条上的企业提供系统性金融服务。

供应链金融发展的基本情况

供应链金融产品各具特色。目前,全省各银行业金融机构基于供应链金融的核心企业和上下游企业贸易关系,针对不同行业特点从应收账款融资、库存融资、预付款融资等各个维度加大产品创新力度,陆续推出80余款支持供应链金融发展的专项产品,缓解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例如,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网络供应链”产品,采取全流程在线服务方式为供应链条上的小微企业缓解融资困境,2021年以来已累计为70户核心企业的1466户链条企业投放130.6亿元,利率同比下降10个基点;晋商银行“证福通”产品为核心企业上下游客户提供国内信用证开证结算和表内外融资服务,2021年以来已累计为60余户链条企业提供46.64亿元的供应链综合金融服务,利率同比下降11个基点;工商银行山西省分行开发的“电子保理、电子订单融资”等产品用于解决上游供应商的应收账款融资需求,用“电子经销商融资”产品为下游经销商提供在线短期融资;广发银行山西省分行“医付通、医链通”产品推动了供应链融资在医疗流通行业里的应用。各种供应链产品的推出,支持了晋能控股集团、华阳新材料、太原重工集团、亚宝药业等重点核心企业及其链条企业,涉及煤炭行业、制造业、医药行业、建筑行业等全省传统优势行业和“六新”领域。

供应链金融发展模式亮点突出。各银行业金融机构通过对供应链核心企业实行“一企一策”,为上下游小微企业打造全方位金融服务方案等措施,不断探索推出供应链金融发展新模式。其中,由人民银行太原中心支行、光大银行太原分行、山西省财政厅三方合力推出的“政采智贷”模式亮点突出,最具代表性,打造出全国首家政府采购融资新模式。该模式以人民银行中征应收账款融资服务平台、山西省财政厅政府采购平台、光大银行普惠云系统实现无缝对接为核心,搭建了完整的集“申请、提款、还款、回款”为一体的线上化融资环境,最快可实现当日申请、当日批复,可为线上供应商提供最优利率的纯信用贷款。截至2021年10月末,“政采智贷”模式已累计批复小微企业客户297户、授信总额达8.14亿元,且未发生一笔不良,利率不断下降,目前在4%左右,切实减轻了企业负担。

自建供应链金融平台打造科技发展新业态。农业银行山西省分行、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渤海银行太原分行、晋商银行等多家银行自建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充分运用金融科技成本低、获取客户信息频次高的优势,在信息系统方面实现银企直连,选择重点行业,深挖核心企业与上下游交易场景,延伸服务链、交易链,同时在平台上为客户提供多种供应链金融产品,减少金融机构和融资主体间的信息不对称。例如,晋商银行以“数智科技+金融”为支撑,于2021年5月在省内地方法人银行中率先上线了“晋云链在线供应链金融平台”,将金融平台、核心企业及中小微客户深度融合,围绕核心企业供应链生态圈,通过对信息流、资金流、物流的控制,整合供应链生态圈资源,打造银行搭台、多方参与、利益共享的金融发展新业态。该平台依托核心企业资信提升产业链上下游中小微企业的信用,基于中小微企业自偿性贸易融资项下应收账款的管理,通过专用流转凭证“晋云票号”的签发、拆分和流转,确认各层级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为“晋云票号”持有者提供保理融资及支付结算服务,目前已为供应链上下游企业提供融资2.3亿元,共支持核心企业4家、上游企业24家。

与第三方平台合作加强资源共享。全省各银行业金融机构不断加强与第三方平台的合作,借助中企云链等国内重点第三方平台,推动供应链金融在山西省的创新发展,解决企业全流程融资需求。例如,交通银行山西省分行先后实现与航信平台、中企云链平台的合作,并与小米科技、山西建投供应链金融平台积极对接,为中铁十二局集团等省内重点核心企业提供多元化金融支持;渤海银行与第三方共建平台,通过“金融+场景平台”的方式进入客户生态圈,与场景平台深度合作,批量获得客户,提升客户商业信贷效率。

跨境供应链金融服务发展势头强劲。在开展跨境供应链金融服务、支持全省进出口企业高效融资方面,山西省各银行业金融机构也进行了有益尝试。例如,中国进出口银行山西省分行积极开展贸易金融项下和贷款项下的两大类供应链金融业务,一方面推出了出口订单融资、国内订单融资、打包贷款等发货前融资产品,以及买方押汇、汇出汇款融资等发货后应付类产品,出口商业发票贴现、卖方押汇、议付等发货后应收类产品;另一方面推出了一般出口企业供应链应收账款质押融资业务、出口企业供应链订单融资业务及保理E贷等产品,目前该行已累计发放供应链融资19.08亿元,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从2018年的4.36%下降至2020年的3.21%,下降了1.15个百分点,有力支持了北方铜业股份有限公司、蓝顿旭美食品有限公司等进出口企业。

各项配套服务保障有力。一是组建专业团队或设立专营部门。例如,中信银行太原分行将供应链金融作为“一把手项目”工程,组建专业团队发展供应链金融;招商银行太原分行成立了专门的供应链团队,将供应链指标纳入考核体系,激励经营团队拓展供应链业务;晋商银行设立贸易金融部主要负责供应链产品研发、业务管理与拓展。二是出台多项业务制度。如渤海银行太原分行供应链金融相关业务制度共计24项,建设银行山西省分行相关制度共计15项,农业银行山西省分行共计10项。三是强化担保增信。如光大银行太原分行与担保公司合作开展分离式保函业务,助力无法在银行取得授信的中小企业开立分离式保函,解决招投标中保函的需求。四是推行减费让利。例如,中国银行山西省分行针对优质供应链企业办理结售汇业务的,给予汇率优惠和费率优惠;针对办理订单融资、经销商融资、应付款融资、出口退税融资等供应链融资业务的客户减免中间业务手续费。

供应链金融发展中的难点

供应链企业信息协同共享较为困难。依托于核心企业的供应链金融业务,融资主体都是上下游企业,由于很多大型核心企业业务遍布全国,导致供应商的分布也很广,银行机构在对异地上下游客户开展供应链金融业务时,涉及异地授信、异地服务等问题,多机构协调、多部门协同、总分机构统筹管理难度较大,业务成本也较高。供应链金融的发展核心是信息的准确性和安全性,而传统的线下金融模式难以有效服务于此类分散较广的客户,产业链全链条数据获取和信息协同共享比较困难。

平台创新和建设仍需进一步完善。目前,大部分银行机构都是依托与中企云链等第三方平台的合作,内部自建平台相对较为薄弱,在对核心企业与上下游企业交易的经营、信用、物流等风控管理,降低银行供应链金融审核成本等方面有待完善。同时,也暂未形成供应链电子化的行业标准和规范,缺乏行业指导和监督,容易造成资源的浪费和风险的发生。

科技服务金融能力相对不足。在供应链金融业务开展过程中,无论是核心企业还是上下游客户,线上化需求往往是最迫切和最直接的需求。但由于国有和股份制商业银行机构技术开发以及系统开发工作主要由总行技术部门统一负责,相应报备审批以及开发周期都较长,而省内地方法人银行机构受制于技术投入资金不足、开发能力有限等因素,在推进开展线上化为基础的供应链金融业务时,金融科技技术创新与业务融合发展方面缺乏大数据支持。

核心企业参与配合度有待提高。部分核心企业由于自身体系及天然的优势,对供应链的认知和重视程度不高,导致符合条件的核心企业没有参与供应链金融发展。另外,一些核心企业在管理上内部环节较多,业务相对较为保守,应收账款融资确权积极性不高,不愿提供增信也导致业务推进难。加之由于产业多样化,银行机构无法全面了解各类行业的情况,难以通过一种有效的模式或办法实现多个产业的有效匹配,增加了拓展核心企业的难度。

供应链金融风险管控体系不够完善。传统流动资金贷款的监管框架和风控制度,与供应链金融的特点不相适应。从实际情况看,目前大部分商业银行尚停留在传统的流动资金贷款风险管理范畴,只在意短期的利息收益,缺乏对资金面的全面封闭管理以及针对核心企业和物流监管合作方严格的管理办法,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供应链金融的风险。另外,贸易背景真实性及关联交易难以辨别,上下游企业参与方较多,易出现核心企业信用、法律合规等方面的风险。

供应链金融助推地方经济发展的对策建议

当前,山西省处于转型发展关键期,传统产业加快升级,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快速成长,转型综合改革示范区、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稳步实施,现代供应链成为培育新增长点、形成新动能的重要领域,成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抓手。加快供应链及供应链金融创新与应用,推动金融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是山西转型发展、综合改革的迫切需要。

打破壁垒,实现供应链企业有效的信息共享。促进供应链企业的经营、信用、物流等信息开发与共享。同时加强中征应收账款融资服务平台以及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公示系统的运用,进一步规范产业链供应链企业行为,促使银行机构较为便捷地获取有效充分的信息,推动供应链金融数据采集、治理和使用相关标准及流程的统一,确保数据流转的安全、高效、合规。通过加强金融机构、核心企业、第三方机构信息协同和共享合作,不断提高信息透明度和金融服务效率。

加强供应链服务平台建设,创新发展供应链平台金融。未来的供应链金融产品将更加强调深度参与核心企业交易场景,银行机构应提升供应链金融业务外部场景嵌入能力,全面跟进龙头企业线上采购及销售平台金融服务需求,打造与场景融合的供应链金融产品。目前,山西国资国企改革重组后的各大企业优势明显,产业边界清晰,有助于专业化集成和优势产业链的打造。因此,可推动建立省级层面供应链的相关合作平台,在山西打造“一站式”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促进省内核心企业与上下游企业交易的经营、信用、物流等数据共享,降低银行供应链金融审核成本,提高供应链金融业务服务效率,推动金融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强化科技赋能,提升供应链金融竞争优势。利用互联网技术对传统产业进行全方位全链条改造,推动产业数字化发展,促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以“数智”赋能产业转型发展。同时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物联网等金融科技,积极研究金融科技成果应用转化,并将应用成果迅速推广,推进产业与信息科技技术深度融合、金融科技技术创新与业务发展融合;促进各类网络金融系统与核心企业内部系统、物流仓储信息管理系统、电子商务企业等外部数据的有效对接,实现信息互通以及数据集中化处理,为供应链金融线上化、场景化提供技术支撑。

培育重点行业和特色产业,持续加强供应链产业链建设。实施山西省全产业链培育工程,分行业做好战略规划,加快煤炭、电力、钢铁、有色、焦化、化工、建材、装备制造等传统优势产业升级改造,推动煤电行业向绿色低碳综合能源服务商转变,推动生产性服务业由服务制造环节向上下游延伸,形成全产业链条,增强产业链稳定性。聚焦重点目标行业,持续推进与山西转型综合改革示范区供应链生态建设合作,强化对重点行业的深度研究,充分掌握重点行业发展趋势及发展周期、业务特征、业务模式、融资需求、主要风险等信息,在此基础上提升供应链金融业务重点行业渗透率,确定重点行业客户清单,深度挖掘供应链上下游潜力客户。同时,鼓励核心企业通过中征应收账款融资服务平台进行确权,支持金融机构与平台对接,帮助上下游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重塑风控体系,多渠道防范供应链金融风险。坚持场景化、线上化和数字化的供应链金融发展方向,借助大数据风控等技术手段,增强供应链上下游企业信贷的安全性。密切关注核心企业信用和经营风险,确保核心企业承担应收账款确认和付款责任,防止核心企业风险传导到上下游企业。严格审核供应链交易背景,防控虚假交易和重复融资风险,警惕虚增、虚构应收账款以及重复抵押、质押等欺诈行为。建立全流程线上资金监控模式,完善操作制度,防范供应链金融业务操作风险。■

封面图片来自山西日报

《中国金融》|供应链金融创新发展探索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