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中小行重组化风险 四川银行处置百亿不....

中小行重组化风险 四川银行处置百亿不良

2021-11-22 12:06:48 浏览: 46 作者: 暗夜一束光
摘要:从四川银行到山西银行,再到辽沈银行,近两年来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情况愈加频繁。在中小银行合并重组过程中,化解原银行的风险是重点任务之一。近日刚刚正式挂牌成立一周年的四川银行,在筹建时的总体思路正是“以改革重组化解风险”。《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组成四川银行的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此前已被监管部门确定为高风险机……

从四川银行到山西银行,再到辽沈银行,近两年来中小银行合并重组的情况愈加频繁。

在中小银行合并重组过程中,化解原银行的风险是重点任务之一。近日刚刚正式挂牌成立一周年的四川银行,在筹建时的总体思路正是“以改革重组化解风险”。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组成四川银行的攀枝花市商业银行和凉山州商业银行此前已被监管部门确定为高风险机构,合计不良资产高峰期达300亿元。如何化解历史风险成为四川银行的重要命题。

普华永道中国内地金融业合伙人张红蕾指出,强化公司治理、健全股权管理、问责和清退问题股东等都是中小银行合并重组过程中需要重点关注的内容。

三招处置不良资产175亿元

进入11月,四川银行迎来了正式挂牌成立一周年。同时四川银行公布了成立以来的首个同业存单发行计划,其中披露了截至2020年底该行的部分经营数据。其中,截至2020年末,四川银行不良贷款率2.14%,不良贷款余额约为13.51亿元。

2020年底,四川银行成立不足两个月,其不良率高于四川地区城商行及民营银行平均水平。四川银保监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四季度末,四川地区城商行及民营银行汇总的不良率为1.84%。不过,在成立之前,四川银行的历史包袱更为沉重。

据了解,其整合的攀枝花银行和凉山州银行,受多方面因素影响,这两家城市商业银行长期积累的风险凸显,已经被监管部门确定为高风险机构,合计不良资产高峰期达300亿元。因此,四川银行筹建的总体思路是“以改革重组化解风险”。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谈道,城商行合并重组的根本目的已经发生变化,前几年合并重组主要是为了做大做强,现在则主要是为了抱团取暖、防范化解风险。

如何扫清“底子”?记者从四川银行了解到,为了化解两家基础行近300亿元的不良资产,四川银行前期工作推进小组采取了不良清收、打包剥离、老股东权益冲销、新股东溢价消化和注册地承接的办法。其中,通过“老股东权益冲销一批、新股东溢价消化一批和注册地承接一批”这三种模式,推进小组处置了175亿元不良资产。其中,老股东权益冲销25亿元,用于核销不良资产;新股东溢价资金消化两家银行对非成都地区不良资产81亿元;四川银行注册地提供的产业扶持资金承接69亿元。

为化解历史包袱,一方面通过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由四川省政府主导跨区域重组,协调攀枝花和凉山地方政府履行属地责任共同推进组建工作,选择天府新区作为注册地,通过路演引进战略投资人,以改革化解风险;另一方面,重塑管理体制、公司治理、股权结构、专业人员体系,避免走老路,避免陷入低水平重复循环。

“中小银行合并重组是一个自然的结果,因为中小银行本身抗风险能力相对弱,且本身受制于资本、人才、公司治理相对比较弱的限制,在目前宏观环境波动的情况下,要完全靠自身独立地应对这种风险,是比较难的。”安永金融服务合伙人许旭明表示。

强化公司治理

今年4月开业的山西银行是由原大同银行、长治银行、晋城银行、晋中银行、阳泉市商业银行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通过新设合并方式设立的省级法人城市商业银行;9月30日,银保监会官网的批复显示,同意辽沈银行吸收合并营口沿海银行、辽阳银行,并承接该两家银行清产核资后的有效资产、全部负债、业务、所有网点和员工;在10月底,中原银行日前发布公告称,该行拟吸收合并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及焦作中旅银行。

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认为,对于合并重组的银行,作为“后来者”,要想在激烈的同业竞争中占据一席之地,就需要建立适应中小银行特点和市场需要的公司治理结构和风控体系,使银行的大股东和中小股东之间形成有效制衡,既要避免“一股独大”可能给公司治理带来的非理性干预,又要避免“股权过度分散”容易引起的内部人控制。

记者从四川银行了解到,为避免重蹈中小银行公司治理失效的覆辙例如股权结构不合理,该行加强了股权结构设计的合理性,完善制衡机制,强化董监高履职的适格性。

在股东方面,四川银行第一轮引入股东28家,形成了省属国企、相关市州国企、民营企业,两家行老股东折股进入的股权结构。四川银行相关负责人指出,新的股权结构带来新的经营理念,助力四川银行稳健发展,并提供良好的资本补充;同时,股东企业规模较大,和四川银行形成了业务协同效应。在高管方面,四川银行的高管多来自国有大型金融机构。四川银行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样的高管结构对四川银行未来的发展将起到长远影响,助力其行稳致远。

光大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一峰谈道,中小银行合并重组、引战注资的趋势未来会更加明显,甚至可能会在“尾部”银行大面积展开。但他表示,合并重组不是最终目的,而是要增强自我的经营效能,除了形式上的整合,最重要的是在内部管理层面上进行相应整合,并妥善解决人员安置、网点设置、机构间的运转磨合等,真正提升机构的竞争力。

王军告诉记者,合并后的商业银行显然资本实力更加雄厚,在区域内的竞争力更强,如果新银行能发挥良好的协同效应,并且降低经营成本、提高经营效率,无疑将使其具有更强、更高效地服务当地实体经济的能力,同时,也会具有更强的抵御风险和吸收潜在损失的能力。

中小行重组化风险 四川银行处置百亿不良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