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投资理财 > 剑指美联储宝座!多面手布雷纳德 不仅仅....

剑指美联储宝座!多面手布雷纳德 不仅仅是一个鸽派

2021-11-17 11:37:39 浏览: 58 作者: 财经一点通
摘要:一般来说,在十一月中旬,我们应该已经知道下一任联储主席是谁了,至少提名上如此。伯南克两次被提名的日期是10月25号和8月25号。耶伦上任的时候,是10月9日,而耶伦的离任,在分歧当中,特朗普也在11月2日提名了鲍威尔。而今天已经11月15日,我们依然没有看到拜登提名鲍威尔或者布雷纳德。这背后肯定有很多原因。比方说沃伦真……

一般来说,在十一月中旬,我们应该已经知道下一任联储主席是谁了,至少提名上如此。伯南克两次被提名的日期是10月25号和8月25号。耶伦上任的时候,是10月9日,而耶伦的离任,在分歧当中,特朗普也在11月2日提名了鲍威尔。

而今天已经11月15日,我们依然没有看到拜登提名鲍威尔或者布雷纳德。

这背后肯定有很多原因。比方说沃伦真的很不喜欢鲍威尔,但另一方面共和党又特别喜欢鲍威尔。有些民主党保守派觉得Brainard在自由主义上走得太远了,这点其实没错,我很喜欢Brainard的一个原因就是这个人非常灵活多变,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她有一些非常独特的特质。

目前市场给出的赔率大概75对25,鲍威尔连任的概率更大,其中财长耶伦在前几天说鲍威尔工作做得很好显然也加大了赔率,这事其实经不起细想…

但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定的,联储将来除了主席还会空出两个重要的位置,即便Brainard不会成为下一任主席,将来她的发言将会成为联储里面不可忽视的声音。鲍威尔不是经济学出身,很少给出经济判断,这个工作在未来4年,无论Brainard以什么身份出现在联储,她的看法大概率会比鲍威尔更有营养。

所以今天的文章我想说的是:Lael Brainard,简单用“鸽派”两个字,是不足以形容她的。

剑指美联储宝座!多面手布雷纳德 不仅仅是一个鸽派

- 承接上一点,Brainard最有趣的地方就是她对于金融监管的看法,上面几点展示了她对于不同领域的看法,我们按照时间顺序来排列一下Brainard看法的转变

- 2016年2月,在中国811汇改之后,Brainard认为不能抛开新兴市场单独行动,如果没有大家的通力合作,联储单独行动的货币政策效力会被汇率波动侵蚀很多,这点让她当时被喷了。但其实她是对的,而且耶伦也是这样做的,这一点上耶伦和她看法基本上一致。同时,Brainard认为从2008-2016年全球经济复苏有很多不可解释的地方,经济失速的原因未知,中性利率在低点导致联储的宽松没有看起来那么有效

- 2017年,在耶伦离任之后,Brainard面对加息的联储,她的看法是,“Monetary Policy in a Time of Uncertainty”,她认为经济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但当时失业率依然在下降,然后通胀依然不高,那么联储进行稍微鹰派一点的政策依然是有道理的。但与此同时,她对于美国单独实行财政刺激的看法并不乐观,和她在2016年看法一致,如果要实行财政刺激,就必须全球统一行动。

- 2018年9月,Brainard有一个很有趣的看法,当时虽然贸易战如火如荼,但美国的失业率和期限利差依然在降,那么按照历史经验,经济已经接近过热,Brainard的看法是“signs of overheating showed up in financial-sector imbalances rather than in accelerating inflation”她认为当时通胀很低的原因是因为金融系统过热了,多说一句,最近Brainard觉得通胀是暂时的,所以不难想象,她会被视作一个加强金融监管的人选。

- 比较悲伤的是,Brainard在2018年对于金融失衡的警告,并没有被鲍威尔以及联储在2019年采纳,在2019年5月,联储还有两个月就要降息的时候,Brainard再一次警告了金融失衡的风险“The past three downturns were precipitated not by rising inflation pressure, but rather by the buildup of financial imbalances.”作为Governer,Brainard在2019年鲍威尔说出Mid Cycle Adjustment进行降息之前和之后,她大部分发言集中在数字支付,社区建设等无关紧要的话题上。就我自己而言,2018年年底就警告说金融失衡的Brainard,不一定完全支持2019年鲍威尔的降息。用她自己的话说:“It is not hard to see why a high-pressure economy might be associated with elevated financial imbalances, especiallylate in the cycle。”我感觉她同样不认可鲍威尔说的Mid Cycle Adjustment

到了2021年,一切都快要过去的时候,Brainard认为我们距离经济复苏依然有一段距离,通胀是暂时的将来会要回落,而到时候就业情况应该比当下更强劲,但这需要时间。

媒体和大部分分析师用Brainard在复苏问题上的谨慎“Remaining Steady as the Economy Reopens”,说明她是一个鸽派,但你需要非常小心这个判断,一方面这个判断是对的,因为Brainard从2016年开始,到2018年,到2019年,都提到过她认为中性利率非常低,这点和Williams的看法是相悖的,但我看过很多文章都说明R-Star可能现在还是低于0的。

另一方面,Brainard有一个非常明确,但很被人提及的观点是,她在2018年就觉得金融板块失衡了,在2019年鲍威尔说Mid Cycle Adjustment之前她认为是Late Cycle。那么我们几乎可以确定Brainard将来会有更多发言权,我们知道这两年金融市场的高收益率是不可持续的。这是鲍威尔受欢迎的原因,但一方面不可持续的就是不可持续,另一方面,我不觉得Brainard真的有媒体说的那样是一个纯粹的鸽派

如果要我用一句话形容Brainard的政策观点

- 她觉得经济增速已经回不到过去了,原因未明

- 但她觉得金融板块的过热更加明显

用我们中国比较熟悉的语境来说,这可能会是一个宽货币紧信用的联储主席…她有可能会带来一个美国投资者不那么熟悉的政策组合

Lower for Longer + Financial Regulation

比较有趣的是,如果这种情况再一次发生,我比较建议美国的朋友参考一下中国的情况,中国在过去几个月实行的就是非常便宜的钱+金融监管。然后如果要复制粘贴到美国上,我觉得KBWB指数的下行和HYG的下跌是可期的…

剑指美联储宝座!多面手布雷纳德 不仅仅是一个鸽派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