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共富贵难,千亿疫苗巨头的宫斗大戏....

共富贵难,千亿疫苗巨头的宫斗大戏

2022-06-16 23:53:43 浏览: 9 作者: 乐活都市
摘要: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凭借一款灭活疫苗,科兴在新冠疫情之后爆的大名,业界传说其2021年净利润超过900亿人民币。近期,科兴风波不断,年赚千亿的企业,居然要裁员70%,引发舆论关注。完成裁员后,科兴开始发放年终奖,据匿名员工爆料,在职的基层员工年终奖高达8-40万元。在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凭借一款灭活疫苗,科兴在新冠疫情之后爆的大名,业界传说其2021年净利润超过900亿人民币。

近期,科兴风波不断,年赚千亿的企业,居然要裁员70%,引发舆论关注。

完成裁员后,科兴开始发放年终奖,据匿名员工爆料,在职的基层员工年终奖高达8-40万元。

在铺天盖地的质疑声中,科兴管理层似乎有些慌张,连忙与部分被裁员工协商,补发了奖金。

2021年,靠市场对疫苗和试剂的强劲需求,科兴赚得盆满钵满,净利润应在800亿-1000亿元之间。

或许,科兴意识到如此高的净利有点发“国难财”的意思,特意在去年的年会上强调暂不发年终奖,让员工等一等,理由是“公司风头太大,要低调”。

树欲静而风不止,想闷声发大财的科兴还是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令人不解的是,科兴管理层已经意识到自己“风头太大,要低调”,为何仍坚持“先裁员后发奖金”?这或许与科兴内部复杂且混乱的管理有着密切联系。

简单来说,北京科兴内部有两个“司令部”。一个“司令部”是董事长潘爱华为代表的“中资系”,另一个是总经理尹卫东为代表的“外资系”。两派人马为争夺科兴的控制权,已互撕多年。

过程之曲折,都可以拍一部电视剧了,先是兄弟联手,为梦创业;后是反目成仇,相互攻讦。应了那句老话:可与共患难,不可同富贵。

潘爱华与尹卫东联手创业,白手起家的故事比较老套,这里不详谈。仅对两人背景做一些补充,潘爱华毕业于北京大学生物系,本职是北大的教授,兼任北大未名集团的董事长。

尹卫东比潘爱华小6岁,毕业于唐山卫校,后来在新加坡国立大学,进修了个工商管理硕士。

两人合作源于2001年。潘爱华让北大未名集团下属的一个子公司出资5100万,成立了专攻疫苗生产的北京科兴,尔后邀请尹卫东的唐山怡安加盟,唐山怡安是家小公司,没有股本,便以手上研制的疫苗当作股本,技术入股2400万,加上新加坡外资投的2500万,三方构成了51%:24%:25%的股权结构,潘爱华的北大未名集团处于控股地位。

集团官网简介显示,北大未名集团是北京大学三大产业集团之一,有国资背景。

2003年,为了推动北京科兴赴美上市,公司股权做了大规模重组。根据纳斯达克的规定,由于北京科兴第一大股东为北大未名集团,不符合上市标准,必须改组。

经过股权改造,潘爱华的北大未名集团放弃了控股股东的地位。

尹卫东在北京科兴名下,另成立了一家科兴控股,作为赴美上市的主体。北京科兴通过香港科兴间接控制上市公司。

可问题就出在了改造后的股权与控制权上。

2

北京科兴内部为何会有两个“司令部”?董事长和总经理为何相互攻讦十几年?科兴复杂的股权结构下究竟隐藏着秘密?

北京科兴并非上市主体,上市主体是香港科兴。北京科兴的股权结构变成了尹卫东的香港科兴占73.09%,潘爱华的北大未名26.91%。

潘爱华变成了小股东,当然这是两人协商后的结果,都是为了推动科兴上市。

为了补偿潘爱华,尹卫东的香港科兴承诺,给予北大未名永久实际控制人地位,潘爱华在董事会中拥有一票否决权。另外,董事会五个席位中,北大未名可以提名3人,香港科兴提名2人。

罗生门由此产生。

尹卫东代表的香港科兴坚决否认存在该协定,不承认潘爱华和北大未名“永久实际控制人”的身份。潘爱华本人也拿不出纸面协议,网上流传过一张双方关于此事的《备忘录》,但《备忘录》是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应的。

双方陷入拉锯战。香港科兴凭借大股东身份,在董事会中实际占了4个名额,北大未名仅有潘爱华一人。

香港科兴利用在董事会多数优势地位,任命尹卫东为总经理,负责科兴日常运营,把董事长潘爱华高高地供了起来,让他无法参与日常经营,空挂着董事长的名头。

香港科兴作为一家在美国上市的公司,47%的股权归美国股民所有,18.9%归赛富基金,22.5%归1 Globe,尹卫东本人占股10.61%。

整个香港科兴的股权结构很国际化,外资是香港科兴的大股东,香港科兴又是北京科兴的大股东,通过“套娃”关系,北京科兴在股权上属于外资企业。

尽管潘爱华对如此安排很不满,但也无可奈何,北京科兴不是合伙人制,也没有AB股分权设计,只能按照股权比例执行企业管理。

直到2016年,香港新科突然宣布要从美股退市,潘尹二人矛盾彻底公开化。

3

香港科兴控股在纳斯达克上市13年,股价和成交量都很低,市值仅3、4亿美元。尹卫东觉得股价与实际经营情况严重脱节,科兴被美国人低估了。

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科兴控股上半年实现营收6690万美元,毛利高达5900万美元!净利也有1090万美元。

在业绩的刺激下,尹卫东做出了从美股退市的决定,重回A股寻求更高的市值。潘爱华一看,这机会不来了吗?退市私有化就是他夺回科兴的大好时机!

不久,科兴股东们接到了两份私有化邀约,都许以高价购买他们手上的流通股。一份是尹卫东的香港科兴发出的邀约,另一份是潘爱华的北大未名发出的邀约。

同一家企业,居然在私有化上,发出了两份不同的邀约,企业内部的两个“司令部”相互拆台,矛盾公开化。

双方竞购到了2017年年底,也没分出胜负。恰在此时,尹卫东的总经理任期到了,潘爱华利用手中的“一票否决权”拒绝续聘尹卫东,自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尹卫东在一线经营十几年,北京科兴上下全是他提拔的人马,岂会听一个空降的总经理潘爱华?

两位副总经理和财务总监把北京科兴所有经营资料和财务资料带走了,拒不交给新任总经理潘爱华。同时,尹卫东宣布潘爱华的董事会非法,自己要成立新董事会。

作为反击,潘爱华派人前去科兴生产疫苗的工厂,叫停正常的日常生产,并在生产车间外面贴上了“北京科兴控股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封”的封条。

尹卫东则通过科兴官网发布消息称,自己的公司遭到了小股东纠集的不法分子的骚扰和威胁,他们的办公楼被非法查封,供电被非法切断,高管被非法拘禁,已严重干扰到企业正常的生产与经营。

此时,潘爱华和尹卫东的矛盾已经发展到了“兵戎相见”。

北京科兴最大的股东1 Globe的老板李嘉强特意从美国飞来,调解潘尹矛盾。李嘉强与二次多次接触后表示,潘爱华是一个有情怀的人,值得信赖;

尹卫东则受背后资本影响太深,李嘉强说:“我每次和尹见面,当面我们谈得都非常好,可他回去之后,所有的共识全被反悔了,所以我觉得他身后有很多人在影响他。”

直至今日,这场股权争夺大战已持续了8年,双方均声称对北京科兴拥有完全控制权。目前,北京科兴企业生产经营由尹卫东控制。

争端爆发时,科兴年净利润仅1000多万美元,如今科兴年净利润高达惊人的100多亿美元!潘与尹只是暂时休战,疫情结束后,新的争斗将不可避免。

潘爱华曾对记者表示,“我多次告诉他说,公司不是你的。遗憾的是,最终没有说服他接受这个观点,我自己也没管理好旗下的资产,这是我的两大遗憾。我从未想到,自己会遭遇现实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共富贵难,千亿疫苗巨头的宫斗大戏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