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对话李国权:新加坡为什么能成为全球Web....

对话李国权:新加坡为什么能成为全球Web3.0创业的节点?

2022-06-01 10:39:14 浏览: 58 作者: 心暖与我安
摘要:文章转载来源:金融观察家金融观察家编者语对于新加坡,很多人好奇。为什么Coinbase、FTX、A16z等头部Web3企业会选择在这里设立区域总部和发展中心?有的南亚或者东南亚Web3企业,主要创业和研发团队基本都不在新加坡,但是他们为什么会把公司或者总部注册在新加坡呢?为什么像抖音和其他一些中国创新企业会选择新加坡作

文章转载来源:金融观察家

“工业元宇宙”进行时:英伟达、微软等巨头布局

金融观察家

编者语

对于新加坡,很多人好奇。为什么Coinbase、FTX、A16z等头部Web3企业会选择在这里设立区域总部和发展中心?有的南亚或者东南亚Web3企业,主要创业和研发团队基本都不在新加坡,但是他们为什么会把公司或者总部注册在新加坡呢?

为什么像抖音和其他一些中国创新企业会选择新加坡作为其全球化发展的基地呢?为什么一个被称为“小红点”的,像老子说所的“小国寡民”的城市国家,会成为亚洲,乃至全球Web3创业的核心节点呢?

近日,李国权教授就Web3的行业现状和未来发展深度发表了看法。巴比特“DeFi之道”整理访谈主要内容如下,敬请阅读。

受访者/李国权

DeFi之道:

大家对新加坡Web3.0的发展是既熟悉又陌生,您跟我们讲讲新加坡Web3.0的发展的“经验”。

李国权:

新加坡的部长们或者监管单位的领导们,比如,金管局负责金融科技和创新的领导,他们讲话的时候,通常不会说新加坡是金融“中心”或者区块链“中心”,我们大家通常会讲,新加坡是全球金融的主要“节点”或区块链行业发展关键“节点”。这是我们的态度,这个“节点”思想,是完全符合区块链思想,从哲学上讲,和“中本聪主义”,也是非常接近的。

新加坡国家很小,在金融创新跟科技创新方面,我们必须采取了非常开放的态度,因此我们真诚地非常欢迎国外的人才、技术和资金到新加坡展业发展。过去二三十年,我们一直都是这样做,未来也会坚持这个发展方向,绝不动摇。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为以区块链、元宇宙和Web3.0技术为核心的金融科技创新创业企业专门提供了“监管沙盒”政策,任何在现行法律架构不能够容纳的,或者暂时无法完全满足监管单位合规要求的金融创新,我们依然会允许这些企业和新创项目在新加坡进行试验。这使得过去几年,很多有创新能力的企业都把它们的总部,或者把它们的“节点”搬到新加坡。

现在,新加坡的Web3发展很热。一方面,我们的学校、专业机构训练了很多这方面的人才,当然,这一领域的人才依然是供不应求。另一方面,很多企业想来新加坡申请牌照,目前大概有七八十家公司还在排队申领牌照过程中。但在新加坡还没得到牌照之前,它们仍然可以开展业务。

除此之外,新加坡还有很多专业人士,包括律师、审计师、科技顾问,还包括很多在各行各业都有所成就的公司的董事。在新加坡成立公司,需要一个新加坡人或者是永久居民作为董事。有了他们的专业服务和真知灼见,技术人才来到新加坡,大家都觉得,即便是刚来,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创业所需要的市场信息、政策和监管信息都唾手可得,而且成本会比较低。

在Web3.0发展的第一个阶段,我想新加坡首先是吸引了很多需要牌照的公司。但是在接下来的第二个阶段,很多新的业务在将来是不需要牌照的,其它Web3.0创新的公司也会陆续进入新加坡,因为我们提供了最友善的创业环境,最开放、宽松,同时又是最完善的监管环境。

DeFi之道:

过去一年,在Web3创业领域,您会对新加坡哪些变化感到兴奋?

李国权:

过去几年,我一直都希望新加坡能成为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行业的一个重要节点,这方面新加坡的目标已经基本实现了。行业里面几乎所有最具影响力的企业,都在新加坡有了一个节点,或是至少也有了代表处,这一点让我觉得特别兴奋。

我们不能忘记中本聪的初心,应该继续努力发展分布式技术,努力实现“非中心化”,这可以作为我们发展区块链跟加密货币的一个主流精神。

如果我们不以区块链精神,不以我们倡导的“节点”精神作为未来发展的指导思想,不以一个非中心化的思想去发展我们的经济的话,我觉得新加坡未来在全世界也不会有重要的什么经济地位。你可看到,在非中心化的转口贸易与国际贸易领域新加坡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全球的贸易“节点”。

在金融方面。我们既需要拥抱非中心化,又要非常明智地控制风险。并不是说任何风险大的企业到新加坡来,新加坡都接受。我们倡导的是具有社会责任的创新。央行在风险管理方面采取了非常谨慎和明智的做法,鼓励与欢迎“有责任的创新”。

创新一定要对人类有贡献与帮助,必须“以人为本”。在中国是为民服务,小囯为了争取规模经济和网络的放大效应,就更有必要想方设法为全人类服务。新加坡不像中国有14亿人口。中国有内需, 有内循环,有战略纵深,国家可以持续增长。新加坡国家小,只有五六百万人口,市场是非常小的,不可能只为自己的公民服务。开放的、全球化的、普惠的、众包利益的、众智的、众享成果的、无我的发展原则和发展范式,才有可能实现稳健地发展。新加坡倡导这样的发展战略,不但能带动Web3.0的发展,也给中国Web3.0的新创行业一个域外发展空间。这是值得肯定和令人鼓舞的。

DeFi之道:

大家都在讲“Web3的革命会发生在哪里?”是新加坡市、迪拜、硅谷,还是阿姆斯特丹……看到很多城市都在Web3的浪潮里,努力吸引着全世界创业者的目光,你怎么看新加坡在这场全球竞争里的优势?

李国权:

我觉得新加坡不认为这个是竞争,我不觉得新加坡在与其它国家竞争,它只是将精力与资源集中在制造一个稳健“创新的环境”。

在风险控制、复杂性管理方面,新加坡在全球有一定的地位。国家政策是去创造一个环境,不管带孩子也好,读书也好,做企业也好,甚至你晚上在街上跑步,都会觉得安心,且无需操心。这个环境会适合创业者去发展,同时,它也让创业者全家人,不管在医疗、教育等各方面都感到安心。

不同地区都有自己的优势,像迪拜,它也吸引了很多人才,政策跟我们也比较相似,我们在互相学习,迪拜的发展对新加坡来说也是非常好的,可以说是相辅相成的,这就是我们期待的,这个行业的分布式的全球布局和发展。对行业发展来说,是有利的。Web3是无域的,无界的,无国的。“去牌照化”才是真正的Web3长期发展的目标,非中心化自主自治型的组织形式 (DAO) 才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DeFi之道:

对于新加坡,大家第一想到的就是宽松开放的政策环境,你刚刚提到鼓励“有责任的创新”,可否展开一下,我们如何理解新加坡的“宽松”?

李国权:

不管你要发展哪一行业,都会有一定风险。金融科技,数字货币,DeFi都是一样,最近火爆一时的 NFT,风险就更大,更难控制。

首先,你要明白风险在哪里,也只能降低风险,但没有办法完全消除。

其次,在考量政策时,先要了解Web3.0科技的红利,风险和复杂性在哪里,怎样平衡。

当风险和复杂性远超于Web3.0所带来的红利,那就是无节制的放松,会导致市场不能稳定的发展。投机,从金融角度看没有办法完全消除。我们可以说,没有投机就没有市场。过热的投机就是市场价格的涨幅远超于在基本面,人才需求过热,这种情况,我们认为对于行业和社会是弊大于利的。所以宽松,只是短暂的,无法持续。所谓新加坡式的宽松,就是有章法的,有规律的,有序的,和稳健的,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不是”野草丛生,野蛮生长“。

领了一个牌照,到全世界招揽顾客,公司没有经历过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没有经历过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没有一个董事或者管理层经历过这些风险,公司只是往前冲,风险是极大的。这样的公司,往往只会成为行业的“英烈”,而不会是最后的“英雄”。当市场持续往上走的时候,一时可能风光无限,但当市场崩溃的时候,所要负的责任是极大的,只有身经百战与对风险敏感的团队,才能有效的压抑风险,減少对市场参与者的损害。

最近,V神 (Vitalik) 也说,以太坊太过注重金融的发展了,以太坊应该更注重其它科技的发展。所以我想所有到新加坡来的公司,未必就一定需要的是牌照,你可以往其它创新的领域去发展,主要是很多底层技术还没有完善,包括存储,隐私保护,非中心化技术。要创新,就要像中本聪一样,设计尽量完善的非中心化架构,使得市场参与者的贪婪最小化,作恶最小化,而不是靠牌照来成为金融机构,更中心化的发展,这样的话,最终还是会变得贪婪。

DeFi之道:

新加坡吸引了像Coinbase、FTX、A16z、三箭资本等知名企业。但我们看到新加坡好像没有顶级公链,没有 DeFi、NFT、GameFi 项目,这种描述准确吗?你怎么看?

李国权:

新加坡有很多低调的好项目,这些项目对社会有很多贡献,也能拿到金融管理局和其他国际机构的创业大奖。但他们都保持非常低调。因为很多项目跟实体经济是有关系的,它不仅在线上,它是在为公司服务,像风险管理、隐私保护,供应链,普恵通讯与金融,非中心化身份领域等。他们有公链或是DApp。但它们确实在 DeFi 或者公链的圈子里。没有很大的名气。

在新加坡,有全球的项目,也有很多项目是中国团队在新加坡发展起来的,很多项目做得非常成功,它们一步一步很稳健地在做,不是说因为有非常大的投机性才做起来,你没有听到它们,但这并不代表它们做得不好。他们在新加坡,就是珍惜个人的隐私和家庭的安稳。不希望自己的创业项目成为那种“只会在风口上飞的”项目

过去3年,因为新冠疫情我们都没有线下活动,而这次的“全球Web3生态创新峰会·-- 新加坡”大会上,我想你会看到它们。

DeFi之道:

请您跟我们讲一讲,您个人以及新跃社科大学在Web3领域的一些实践。

李国权:

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 (SUSS) 在本科、硕士、博士阶段有大概有30个课程是和Web3.0相关,包括计算机、金融学、行为学、社会科学、数学和加密学等。这些课程并不是散落在不同的学院里,而是跨学科地有系统地被组织在一起,成为一系列专门为学生准备的Web3.0金融科技课程。

我们的学生已经遍布全球各个主要的 Web3.0的项目。过去三年我们与社区出版的相关书籍,已经大概有15本书了。由新加坡多所大学支持的全球金融科技学院,已经开始了“特许金融科技专业人士”的认证项目。短短的一年,我们已经大概有了两三百个学员。他们来自央行,各大银行,还有大学教授,以及行业的专业人士,全球金融科技学院也与金融管理局在全球范围发起了很多证书课程。

另外,我们新跃社科大学也成立了元宇宙实验室,也有非中心化分布式的通讯项目与实验室等等。这些项目都会在大会上展示,请大家不要错过。

DeFi之道:

这次在新加坡举办Web3.0峰会,您有什么期待?

李国权:

我特别衷心的邀请中国的朋友,如果能够到新加坡来,我希望能够跟他们见面,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

我们这次大会的品牌是“GWEI”,我们知道这是以太币最小的一个单位。它也可以是 Good Work and Ethos for Innovation的缩写,我暂且将之翻译为“良好的作为和创新精神”。我想我们在Web3.0里不管做什么,必须要有一个宗旨,就是必须要有一个好的创新精神,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要以人为本,为全世界服务,将贪婪与作恶最小化,努力实践并争取实现对非中心化的追求。这也是我们大会一个重要的主题。

过去3年,大家都集中在谈技术,谈金融,谈怎么在线上合作和赚钱,但没有一个活动是去探讨整个Web3.0社区的风险在哪里?方向在哪里?

我不觉得任何外来势力能够消灭 Web3.0或者非中心化的未来,但是如果内部没有共识,没有方向,只为贪婪之心,以投机之心去发展这个行业的话,我们面临的风险将会非常大,会走弯路,会让社会付出不必要的成本。孔子说过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我们倡导的是“汇通天下、惠通天下、慧通天下”的精神。

这次大会我们请了央行的领导,另外,我们也邀请了一些对这个行业的发展非常关注的政策学者、以及行业里面的重要且有重大影响的人物。

我衷心希望更多嘉宾,更多演讲者会来参与我们的讨论,讨论我们社区的方向应该是在哪里?我们可能没有一个正确或者统一的答案,但我衷心希望我们能够在行业的晨曦薄雾中,看到一缕缕阳光,在过去的发展中,我们有成功的喜悦,也有失败的教训,但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我们正在找到一个方向,达成一个共识,然后大家一起往这个方向走,这是我对峰会最大的期望,希望大家可以看到我们的行业发展有朝一日会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在健康发展的道路上飞驰。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