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富商机 > 茶颜悦色的“雷”早已埋下....

茶颜悦色的“雷”早已埋下

2021-12-23 18:40:29 浏览: 64 作者: 科学求知者
摘要:techsina这两年提到长沙,茶颜悦色似乎是被谈及次数最多的词语。为了一杯奶茶,动辄排上半小时的队,在茶颜悦色门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令人意外的是,市场火热的背后,茶颜悦色的“后院”却起了火。最近,一则在茶颜悦色内部工作群的聊天记录将茶颜悦色推向风口浪尖。在流传的聊天截图中,公司员工人均工时11小时,时薪只有6-9元

茶颜悦色的“雷”早已埋下

techsina

这两年提到长沙,茶颜悦色似乎是被谈及次数最多的词语。

为了一杯奶茶,动辄排上半小时的队,在茶颜悦色门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但令人意外的是,市场火热的背后,茶颜悦色的“后院”却起了火。

最近,一则在茶颜悦色内部工作群的聊天记录将茶颜悦色推向风口浪尖。在流传的聊天截图中,公司员工人均工时11小时,时薪只有6-9元,月薪到手不满3000元。面对员工的抱怨,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回应,工资是按劳分配,并且事后联系涉事员工让其辞职。

或许是高层的态度和解决方式让员工心寒,这场以薪资为矛盾点的争论在茶颜悦色内部工作群中发生,并迅速蔓延至社交平台。

一石激起千层浪。随后,茶颜悦色表示由于11月份公司临时关闭几十家门店,对于薪资算法进行了一轮临时调整。与此同时,创始人吕良发布致歉信,“昨晚的争吵,无论如何是公司和我在管理上的失职。”

茶颜悦色的“雷”早已埋下

一时间,关店、降薪、创始人下场吵架等标签围绕着茶颜悦色,让这个本就困于长沙的网红茶饮品牌雪上加霜。

实际上,这次的大爆发,是之前茶颜悦色内部管理埋下的“雷”。曾在茶颜悦色工作过两年的铁铁深有体会,“店里规定的打烊时间是22点,但我经常24点才下班。”

仅工作了三个月的小卢戏称自己为“早8晚11”人,中秋节都没有休息。不久又赶上茶颜悦色在长沙的第三波“关店潮”。小卢告诉连线Insight,“闭店员工只能在家里休息,每个月有1700元的最低工资,最后也只能自己辞职。”

不仅是工资低,军事化管理让还没入职的陈香望而却步。“面试的时候HR就说没有节假日,而且还要军事化管理,我接受不了这种古老的管理方式。”陈香向连线Insight坦言。

茶颜悦色的“雷”早已埋下

放眼整个消费市场,今年是个实打实的消费大年。但资本火热的另一面,是疫情之下,餐饮迎来的“关店潮”。疫情之下,海底捞为了自救关闭了300家门店。无独有偶,茶颜悦色也在今年经历了三次集中关店,共涉及八十多家门店。

这些问题的背后,引发了市场对茶颜悦色发展的思考。从五十步一家店,到大规模关店;从估值200亿元,到月亏损2000万元……这个茶饮界曾经的“神话”,泡沫正在破裂,它还能火多久?

茶颜悦色内讧:大爆发前,早有端倪

每个月15日是茶颜悦色的工资发放日,但对很多长沙员工来说,11月的工资少得可怜。

从员工的爆料中看到,部分长沙员工表示,因疫情减、降薪,到手工资由原本的5000元左右降低至2000元左右、当月总提成仅8元。

“以前虽然辛苦,但是工资高,现在被压榨之后工资越来越低。”茶颜悦色前员工小卢向连线Insight表示。

茶颜悦色的“雷”早已埋下

当长沙门店员工抱怨工资太少时,茶颜悦色的武汉区员工张学潘却发布惊人之语:“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天下攘攘皆为利……一发工资就都有劲了可吵吵,为什么不够,那是因为天天蹦迪,高消费怎么够。” 这番看似“工贼”的言论,得到了茶颜悦色高层们的点赞,但同时也点燃了员工们的怒火。

一时间,这场以工资问题为核心的论战,开始爆发。

从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到,该员工的“硬刚”行为引来了高层的diss,同时也得到了其他员工的点赞。但令人下头的是,事后,公司高层给这些点赞员工打电话让他们“主动”离职,茶颜悦色公司群里一下午少了两百多人。

显然,舆论的方向统一站到了茶颜悦色员工这一面。不少网友直言,“这属于打工人之光了。”

“公司CEO亲自给我打电话,让我主动提离职,我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在茶颜悦色工作了三个月的小卢向连线Insight表示。

“下头操作当属茶颜悦色了。”另一位被迫离职的员工也直言。

当晚的大爆发,只是一根导火索。在众多茶颜悦色员工眼中,“活多钱少”已经是常态。更重要的是,一个现代化公司成长起来的背后,充满了很多令人窒息的内部管理文化。

曾在茶颜悦色工作两年的铁铁,见证了公司高速扩张的时刻,同时也经历了各种“过头”的服务。

“每次顾客点单前,门店员工要集体喊一次口播,才能点单。”铁铁认为,冗长的口播影响了工作效率,“我本身挺社恐的,每次口播时几十双眼睛盯着我,我真的很尴尬。”

令员工无奈的是,口播直接与评分挂钩,而评分低会直接影响工资。“口播属于服务指标,主要看对顾客热不热情,话术完不完整,但是这个评分过于主观。”铁铁告诉连线Insight,“口播是店里最基本的工作,就连上下班都有口播。”

有时候,不仅是员工比较辛苦,顾客也会产生厌烦的情绪。铁铁告诉连线Insight,很多顾客都反馈与其有人力在外面搞这些,还不如都用在做奶茶上。

有顾客的时候要口播,不忙的时候要去外面拉客。这种高强度、高密度的工作,压得很多门店员工喘不过气。

茶颜悦色的“雷”早已埋下

而对于总部职能岗的员工来说,日子也不算好过。“职能岗没有正常假期,假期必须去门店援助。”曾在茶颜悦色总部工作的员工告诉连线Insight。

对于网上流传的“员工每天必须走五千步”的消息,一位茶颜悦色门店员工表示,这是总部职能部门同事做的,门店员工不涉及。

一项项除了本职工作外的要求,劝退了很多在职员工,同时军事化管理的模式也吓走了曾去茶颜悦色面试的“打工人”。连线Insight从多位面试过茶颜悦色人士处得知,面试时就会被告知入职前需要所谓的“团建”活动。

“美其名曰是培养团队意识,实际上是给我们军事化管理,这很莫名其妙。”曾参加面试的陈香向连线Insight坦言。

据茶颜悦色官方介绍,茶颜基石在去年五月份建成。每一个茶颜悦色员工入职之前,都要去茶颜基石进行三天的“团队塑造”。在茶颜悦色管理层看来,这是塑造未来门店“铁军”的第一步。

茶颜悦色的“雷”早已埋下

不得不承认的是,作为“湘军”的代表,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试图发扬湖南人“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的精神。但显然,茶颜悦色并没有把握好尺度。

盲目扩张:高层的错误决策,员工买单

在此次薪资问题登上热搜之前,上个月,茶颜悦色因为大面积集中关店便引起了一场关注。

仔细来看,前后两件事似乎存在着必然的联系。在茶颜悦色内讧的背后,是茶颜悦色难言乐观的经营状况。

过去,茶颜悦色创始人吕良一再表示:“我比较悲观,要么扩张死,要么不扩张死。不扩张这种死法,我们比较有尊严。”

但到今年,吕良的态度却变成了“2021年在武汉的目标是开五十至六十家店。”显然,这是在长沙被验证过且可行的方式。

一直以来,“蜂巢式”的铺店方式,是茶颜悦色出圈的秘籍。当你置身于长沙地标性建筑五一广场时,“五十步一间店”可以说丝毫不意外。更夸张的是,一个商场的不同楼层就可以分布两三家茶颜悦色,即便是对茶颜悦色毫无感知,也很难不注意到这个品牌。

据36氪报道,2018年,茶颜悦色在长沙尚只有70家店,此后两年迅速开了200家,其中仅2020年便在长沙核心商场开了120家。在本次大规模闭店前,仅在长沙,茶颜悦色就有近500家门店。

快速跑马圈地,内部员工自然是第一批感受到的人。铁铁在茶颜悦色兼职了两年,恰逢公司快速发展的阶段,他一个人先后去过两家茶颜悦色门店工作。

加班是大多数企业发展初期最直接的表现。铁铁告诉连线Insight,每天的工作时常至少在十小时以上。“每个人下班要负责店里部分的卫生或者去仓库补货,这一部分时间是不算入工时的,相当于白给公司打工。”

但茶颜悦色或许忽视了疫情对于餐饮行业的影响。反复出现的疫情,让正在从长沙扩展到外省的茶颜悦色,率先在“大本营”跌了跟头。

截止今年11月份,茶颜悦色经历了三次集中关店潮,均在长沙。此前两次分别发生在年初和7月末,而这三次关店潮都踩到了疫情发生的节点上。

茶颜悦色的“雷”早已埋下

对于三次关店的操作,茶颜悦色也曾发微博解释:“最近在长沙密集布点的区域有些门店临时闭店了。主要原因还是疫情反复下,高密度布点大家都吃不饱了。”

而当高层决策失误,盲目扩张导致企业陷入困境时,第一批遭殃的人也是内部员工。

在小卢眼中,茶颜悦色为了减少员工工资支出,正在尽可能地减少员工的工时。但工作量并没有变少。“收入变少了,事情变多了,经常一个人要忙三四个人的事。”

一时间,关于茶颜悦色“出了长沙就会死”的论调层出不穷。“活得不好是肯定的。”短短几个字,在茶颜悦色的关店回应中,尽显无奈。

令人不解的是,现有员工的工资越来越低,门店越来越少,并没有让茶颜悦色停下招揽新员工的脚步。

十月末收到通过终面消息的王筱,觉得自己被茶颜悦色“耍”了。王筱向连线Insight描述,自己通过面试,办完健康证,却迟迟等不来入职培训。紧接着,茶颜悦色在长沙关了七八十家门店,王筱等了一个多月公司也没发布培训时间。

而本想尽快入职的王筱,只能靠兼职赚钱。“一千多的房租,加上生活费,我需要收入,但茶颜悦色就这样拖着我,没有任何解释。”王筱对茶颜悦色失望至极。

事实上,和长沙大本营门店关闭同步发生的,是茶颜悦色对外扩张的脚步也受到阻碍。

今年四月份,茶颜悦色曾登陆深圳,开张时受到万人追捧,一杯奶茶更是被黄牛炒到了500元。但好景不长,仅入驻五个月,茶颜悦色便宣布退出深圳的消息。

茶颜悦色的“雷”早已埋下

正如吕良所言,“外面的世界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吕良曾一度很抗拒向外扩张,他曾坦言,对品控、组织能力、供应链都有担忧。

“茶颜悦色在长沙也谈不上是很好的工作,他们不好招人,人员也不稳定”,在长沙生活26年的业内人士大宇向连线Insight直言。“在长沙的奶茶行业里,茶颜悦色也是很累的差事。”

多个事实都在证明,此次关于薪资问题的争论,背后折射出了茶颜悦色扩张门店的决策失误,而降薪则成为了最简单粗暴的方法,愤怒出走的员工越来越多,曾经沉默的茶颜悦色员工们,也向大众描述出茶颜悦色的另一面。

茶颜悦色还能火多久?

在长沙,“五十米一家”的茶颜悦色门店,是外地游客来长沙打卡的胜地之一。可以说,每一杯茶颜悦色,都是长沙的文化名片。

“一天人多的话可以卖800多杯。”小卢告诉连线Insight。

众所周知,想要在茶颜悦色买奶茶,动辄几小时的排队时间是很常见的。一位茶颜悦色员工告诉连线Insight,“排队排得久一方面是的确生意好,另一方面也是口播太多占用时间。”

从网上流传的口播内容来看,一个口播涉及什么是奶沫、怎么喝奶茶等多个环节。五六十字的口播,加上特有的节奏,至少要说一分钟。

不仅是员工受“口播”之苦久矣,消费者似乎也不买账。多位茶颜悦色的顾客向连线Insight表示,“我只是想喝杯奶茶,品牌想要宣传就去花钱打广告,为啥要浪费我时间?”

而在消费者端,除了冗长的口播,茶颜悦色的出杯速度很慢,一杯至少要等十分钟以上。

茶颜悦色的“雷”早已埋下

毋庸置疑,在过去,密集地铺店让茶颜悦色吃到了长沙城市发展的红利,茶颜悦色也已经被长沙赋予了文化标签和定义,但这种强地方属性的策略让茶颜悦色迟迟走不出“舒适圈”。

从五个月退出深圳便可以看出,茶颜悦色在外面的日子并不好过。目前来看,茶颜悦色仅在距离长沙不远的武汉和常德,分别开设了数量不多的门店。

总体来看,这两个城市,无论是地方口味、地区文化以及地理位置上,都与长沙所差无几。更关键的是,距离大本营近,意味着便于茶颜悦色的直接管理。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茶颜悦色难走出长沙,本质上还是管理能力和供应链的欠缺。要知道,茶颜悦色采取的是和奈雪的茶、喜茶一样的直营模式。这意味着门店的租金、员工工资等都由企业承担,同时对管理人才的要求也就更高。

更重要的是,茶饮市场厮杀激烈,早就进入了竞争白热化阶段。根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发布的《2021新茶饮研究报告》,2017-2020年是中国新茶饮市场规模高速发展的4年,从422亿元增长至831亿元,几乎翻了一倍;2020年底,现制饮品门店数约为59.6万家,新茶饮占比达65.5%,约为37.8万家。

即便茶颜悦色是从长沙的新消费土壤中厮杀中“活下来”的品牌,但想要走出长沙,茶颜悦色面对的竞争对手还有很多。向上需要面对奈雪的茶、喜茶的虎视眈眈,向下要和蜜雪冰城短兵相接。与此同时,如何把握喜新厌旧的消费者的口味,建立品牌和规模优势,也是茶颜悦色需要面临的问题。

茶颜悦色的“雷”早已埋下

在餐饮行业,高淘汰率就像是悬在从业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会一直存在。仅靠一个城市就估值百亿的公司,茶颜悦色是先例,但眼下,随着内部管理危机的爆发,和大规模扩张导致的闭店潮,投资人或会重估茶颜悦色。

如今,茶颜悦色面临的问题不仅是能否走出长沙,还要重塑企业口碑,挽救自身形象,以及调整战略,重新让资本市场相信自己。

相关阅读茶颜悦色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