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时尚 > 时尚潮流 >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

2021-11-23 15:02:57 浏览: 25 作者: 财经新知
摘要: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藏皮埃尔-奥古斯特·雷诺阿“喜欢生活中一切快乐、精彩和抚慰人心的事”。在作品《阳台上的两姐妹》中,雷诺阿描绘了在一个温暖而美好的日子里两个可爱的少女。画中稍年长的女孩穿着海军蓝色丝绒衣,眼神遥视着前方,看起来自负却迷人;年幼的女孩像是突然闯入画面,可爱又天真。《阳台上的两姐妹》以停泊……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

雷诺阿 阳台上的两姐妹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藏

皮埃尔 - 奥古斯特·雷诺阿“喜欢生活中一切快乐、精彩和抚慰人心的事”。在作品《阳台上的两姐妹》中,雷诺阿描绘了在一个温暖而美好的日子里两个可爱的少女。

画中稍年长的女孩穿着海军蓝色丝绒衣,眼神遥视着前方,看起来自负却迷人;年幼的女孩像是突然闯入画面,可爱又天真。

《阳台上的两姐妹》以停泊在港湾的划艇和帆船为背景、以提升到半空中的高度为视角,描绘了法国沙图的春光一隅——雷诺阿在这个郊区小镇度过了1881的春天。从技法上看,这幅作品有着一种强大的力量:雷诺阿将实在的、几乎真人大小的人物置于一个像舞台一样的景观前,创造了一个纯粹的视觉和幻想的领域。左前景中的缝纫篮令人想起了艺术家拿着调色板,他仿佛将篮中明亮纯净的颜料,混合、稀释和重组,用于绘制画中的其他部分。

1875年,雷诺阿创作了《费尔乃兹餐馆的午餐》,描绘了人们在塞纳河沿岸划船休闲的景象,与此同期的《阳台上的两姐妹》则是这一场景的近距离“特写”。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

雷诺阿 费尔乃兹餐馆的午餐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藏

虽然雷诺阿回避了弗尔乃兹餐厅的标志,店主的身份也对外保密,但是雷诺阿流连于此并且溢于言表。他在1880年夏末写给收藏家乔治∙德∙贝利奥的信中表示,自己因忙于创作《船上的午宴》,所以无法抽身去巴黎,但是力邀德∙贝利奥先生去沙图与他小聚。雷诺阿写道:“找个好天气来这里吃午餐吧,你一定会不虚此行的。这里是巴黎周边最迷人的地方。”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

雷诺阿 船上的午宴 华盛顿特区菲利普斯收藏馆藏

如果说《船上的午宴》表现了夏日欢宴的场面,那么《阳台上的两姐妹》可以被称为春之序曲。

雷诺阿在1881年4月18日写给艺术评论家泰奥多尔∙杜雷特的信中再次表示,因忙于《两姐妹》的创作,他决定放弃原定的英格兰之行。他写道,“这里春暖花开,模特已找好,我只想专心画画……心无旁骛,难以成行。”

丢朗-吕厄藏品中的明珠

这幅画完成后不久,即被“印象派的传奇经纪人”保罗·丢朗-吕厄以1,500法郎从雷诺阿手中买下,当时这幅画的标题是《塞纳河露台上的女孩》,据说雷诺阿早在三年前就已收到这笔订金,当时是为了创作大幅肖像画《乔治·沙尔庞捷夫人和她的孩子们》。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

雷诺阿 乔治·沙尔庞捷夫人和她的孩子们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1882年3月,《塞纳河露台上的女孩》以新的标题《两姐妹》在第七届印象派画展上亮相。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

1882年法国《喧闹报》杂志中有关“参观印象派”的内容

雷诺阿私自认为,保罗∙高更和卡米耶・毕沙罗的政治观点过于激进,所以拒绝参加画展,于是丢朗-吕厄拿出私藏的25幅雷诺阿的作品参展。第二年,他还为雷诺阿举办了一场经典作品回顾展,这幅画以新的标题《阳台上的女士》Femme sur une terrasse 再次与公众见面。

法国作家乔治∙勒孔特曾经盛赞丢朗-吕厄独具慧眼,在印象派还没有引起社会关注时,最早肯定了印象派的创意与成就;丢朗-吕厄的藏品不仅反映了印象派成长的历史进程,而且代表了每位画家最出色的艺术才华。在谈到《阳台上的两姐妹》时,勒孔特甚至把它与大师的杰作相提并论:“微倾的坐姿和迷人的笑意给人感觉妩媚优雅、精于世故,简直就是现代版的《蒙娜丽莎》,集感性与魅惑于一身,风情万种。”

创意的印象派画风

《阳台上的两姐妹》中的田园背景带给人岁月静好的感觉,创作上别具一格,以强烈对比的手法烘托了人物与背景的关系,比如用稀疏、模糊的线条表现背景,用厚实的色彩、细致的笔触描绘人物。

雷诺阿在此之前的两年中,至少画过两幅类似的人物画,都是露台上的单人画像。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

雷诺阿 阿芳西娜·弗尔乃兹1879年巴黎奥赛博物馆藏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

雷诺阿 端坐的少女 1880年私人收藏

《阳台上的两姐妹》背景部分的水面以薄薄的粉色和蓝色为基调,雷诺阿用简短而厚重的蓝色和白色线条表现河里随波荡漾的涟漪与水花,用绿色、浅灰色和淡紫色轻轻勾画出树叶和枝条。笔调轻柔如纱,使行进中的船只、停泊的帆船及对岸的景物清晰可见,而背景上大量的白色或浅色区块描绘出枝叶稀疏的感觉。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

雷诺阿虽然对景物“轻描淡写”,对人物却“精雕细刻”,这种差别对待是他画风上的转变,他在1870年代作画时对所有描绘的对象都视同一律、不分轻重,这一时期肖像画的代表是参加了1877年印象派画展的《阿尔弗雷德∙西西雷》。与这种点彩画法相反,雷诺阿在处理“两姐妹”的肤色时,巧妙地把红色与白色调和在一起,生动自然,与之前的创作判若两然。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

雷诺阿 阿尔弗雷德∙西西雷 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藏

年龄稍长的女孩身上的深蓝色在繁花绿叶的衬托下给人凝固的感觉;红色与蓝色混合后加深了肘部阴影的效果;胸前因阳光在黄色亮片上的反射显得闪闪发光。小女孩的裙装为铅白色、肤色像瓷娃娃一般白净透亮、娇嫩稚气。

雷诺阿:阳台上的两姐妹

深蓝色的衣裙,配鲜红色的帽子,像这样直接把三原色罗列在一起不免有些突兀,但也许这正是塞纳河上划船手的真实写照。正如莫泊桑在小说《伊薇特》中对划船手的描述:“她们穿着蓝色或红色的法兰绒裙装,撑着同样红色或蓝色的阳伞,在骄阳下光彩照人……”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